洁毛 @ 6/20/2006

吾爱吾友
她因为初中同学穷追不舍从她所在的地级市转学到我所在的县级市念高中,和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她一转学就成为焦点,隔壁班的男生都说28班转来一个美女,争相排队来观赏,一两个星期以后才恢复平静。
她和爱玩的我们立刻打成一片,下了晚自习一起回家,一起在路上打台球,然后一起因为回家晚了而被各自的家长臭骂。
她基本上不记得谁挤兑过她,我们对她的总结是“少根脑筋,多根神经”。
她爱跳舞,她在的那年,我们这个不活跃的理科班居然凑了很多人排了一个联唱加群舞,虽然结果不太理想我还是记住了她们跳的那首歌《喜乐年华》。
她在的那年我们组建了Happy girls女子篮球队,队服是当时皇家马德里的白色球服,在学校里掀起了女生打篮球的风潮,然后我们欺负低年级的小师妹们,从来都不让她们赢。
她又转学去了本市的另外一个中学,具体原因不详,也记不清楚我们同学是一年时间还是只有一个学期。
她最后转回了地级市,回到爸妈身边念高三,看她信里的描述,她变得很勤奋,不过英语始终都很烂。

她考上了湖南农大园林系,大学里没有听过她有什么烦恼,自然是穿梭在各种活动中忙得不亦乐乎。
她也会回到我们的那个小县城去看我们,我们在某个寒假或暑假终于逮到机会聚会唱KTV,好像还是高中时候的样子。
她交了男朋友,大她两届的师兄,好像是最稳定的一个。
她和我们常常很久都不见面,不过彼此都留着电话号码、QQ号,我们保持联系的状态仅限于知道对方在哪大概在干什么,又已经很久都没有联系了......

她上午给我发短信说打算来北京玩,但是还没定好机票,我说好啊,来我这吧。下午就给我发短信说已经买了晚上6点的机票,很快就到北京了。
她那天被一个男生截走了,后来我才得以见到她,她还是觉得住我那比较舒服。
她辞职了,因为新来的老板不给她涨工资,极不公道的处理她和她的同事。
她男朋友不陪她来,因为怕累,她男朋友在她手机里的称谓是“残疾人”。
她每天都自己玩,我工作太忙了,有时还加班,请不到假。
她抱着一本自助游攻略,去各个她想去的地方玩,晚上回到家就开始balabala跟我说当天的见闻,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最能夜聊的我,一到12点就睁不开眼,而她依然像高中时候一样精力充沛。
她和他在深圳买房了,在很靠市中心的位置,本来打算五一结婚,又打算推到十一。我能喝到喜酒的吧~~~
她自称是个老“玉米”,只要李宇春在广东一带出现就会去追逐,唯一一次去香港是因为李宇春在那参加一个颁奖典礼。去年买了7张手机卡,为李宇春投票投到之后看到手机短信就想吐。我没见过什么“玉米”“凉粉”,不知道她们原来离我这么近。
她工作很忙,经常加班,但是越是这样越觉得必须折腾别的生活才有乐趣。
她喜欢听许巍、汪锋、崔健,我们一起去后海酒吧街,找到一个声音不错的帅哥唱歌的酒吧,她开始点唱许巍、汪锋的歌,专门唱给自己听的歌和路边听到的歌感觉就是不一样,难道听歌的感觉也是钱可以买到的?
她喜欢踢球,连续两年组队参加深圳的业余五人足球比赛,来北京还和截走她的男生去踢了一场球。现在估计每天都在守着世界杯吧。
她是党员,因为周末要参加党支部的文艺节目排练所以不能玩太久,可能是党的生日她们的流动党支部有活动吧。

她在北京玩了五天,就觉得没有可去的地方了,就回深圳了,说以后如果我去深圳一定好好招待我。
她回去以后把qq签名改成了:北京....灰灰的.....她说她看在北京的照片,全是灰灰的,远不像深圳那么色彩鲜艳。

她就是洁毛,精力充沛、爽快洒脱的洁毛。我总是偏爱痛快洒脱的人,可能自己做不到吧。
发布于 6/20/2006 18:02:39 | 评论:1
辉 @ 6/21/2006 9:43:35
小样,不就是赢了我们两场球吗?要是有机会再碰碰,你们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洁毛?我认识不?
对了,忘了对你说了,你妹妹偶也是“玉米”,哈哈!

看帖要回帖...

Loading...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中

----汪国真《热爱生命》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221
  • 评论数:1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