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游荡记 - ABC+poonhill 第五天[20111104] @ 3/7/2012

→风卷云舒←
一早起床兴冲冲的去体验登高望远,不想天明雾重,不识山中面目,皆缘已身处山中。索性不再耽搁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邻家的大家族也都起了,大孩子小孩子的,拿着向导临时给做的竹弹弓玩的不亦乐乎。再看看云深不知处的石阶从来时路笔直的铺下去,很庆幸头一晚一鼓作气的爬了上来。为此感谢老天爷,让人可以在时间中遗忘痛苦,一旦熬过了那个点,盘面就啪的一转,从张牙舞爪的小鬼变成了热情豪放的怀抱。
From Trip to Nepal


门口的格桑花开着正艳,想起了广州的开心小盆友,一边举着小卡片的镜头,一边干脆脆的说:格桑梅朵!
From Trip to Nepal


门口的水壶里也有花,大概是敬神的,静静的流淌着山中岁月的安好。
From Trip to Nepal


上路,有繁花在一侧相迎。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点,生命茂盛繁密,自由的舒展。不像都市,资源紧张,在缝隙中求挣扎。还有野果,红扑扑的,兜兜早上问的最多的一句是:这个能吃么?看来是山里缺嘴了。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在乔姆隆的小山包顶向右转,就是去往布恩山的方向了,首先过得是一个村庄。这里是山区的农区, 种植的东西不认识,猜测是和青稞差不多的东西。 年轻人们已经下田劳作去了,我猜是个收获为主的季节吧,谷穗青青的,一浪接着一浪的迎着阳光。 看了下,人们劳作方式很简单,人力为主,畜力为辅,没有机械化自动化,让人想起八个大字:靠天吃饭,自给自足。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背夫小孩摘了一支问我们是不是也种这个,结果开始我还告诉小孩这可能是我们的小麦,老天爷,原谅我一个五谷不分的人吧。小东西长的倒是七窍玲珑,像个小灯笼。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能猜出这个是什么么?小孩问我的时候我反应的是晒谷子用的谷场。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答案:篮球场。闭上眼睛,听听孩子们玩耍时候的呼喊声。

村庄之后是一小段上升,视野在坡顶变得非常开阔,大大草坪上趴着只小赖狗,见我们过来,直接把肚子翻出来让我们摸。若有机会在这里住上几日,喝着咖啡,看着书,再在草坪上打几个滚,该是怎样的惬意?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还有这个,尼泊尔人民的养蜂巢,极具特色。
From Trip to Nepal


之后是石阶,下入山坳,这里遇到的人比较多。问我们从哪里过来的,很自豪的告诉他们头一天还在ABC看到了日出。 下山的心情和上山是截然不同的,“淡淡”的告诉人家我们头一天从ABC过来,然后看人家瞳孔放大的说:神马?你们从ABC过来? 这就是心中的小得瑟吧,只是再牛B闪闪的风淡云轻也都是一步步苦哈哈的爬过去的,所以说有牛B都是从傻B过来的,都走过了,就完成了2B的篇章。我试图去剽窃前几天老头告诉我的那个“和太阳公公谈谈”的故事,却最终以失败告终,幽默细胞发育不完善。

过了山坳的小桥就是下个山包包,上山,把巨石和激流甩在身后,开始进入树林。这条路人不多,但是abc行程中走的最舒爽的一天,脚下不再是硬邦邦的石台阶,粘稠的土泥在脚下,走的很松软,每一步都是享受,好像是最上乘的足底按摩。空气很清新,最宝贵的东西不需要金钱,只要张大嘴,吞吃自由和健康的味道。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中午吃饭的时候已经是阴天了。小孩照例客串了服务生的角色,我们照例点了炒饭。天很阴,小雨哒哒掉了两滴泪却又没了下文,但山里的凉意十足,屋里屋外跑了两趟,镜头就笼了一层哈气,于是有了这张“艺术效果”十足的烟熏照。
From Trip to Nepal


眼看雾气浓烈了,做好了再次冒雨赶路的准备,不想却一路向下,一头钻进了山沟。秋天的颜色,羞答答的藏在静谧的山谷里,潺潺溪水,好奇的探头张望。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遇到一队老外,一个胖胖的女的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大意是:加油,我从那边过来的,我了解的。她指的是后面的上升,但其实还好,事实上这一整天的徒步是非常的舒爽惬意的,所以我很同情那个胖女人后面的上升之路。和背夫小孩也聊的渐渐多起来,他说他爸爸是个喇嘛,还给我们看他的护身符,一个方形的线状的香包,挂在脖子上。 上升远离了溪丛,树木又变的高大挺拔。 抬头一看,咦,有蘑菇嘞。兜兜还是那句话:能吃么?
From Trip to Nepal


个人觉得这片怪树林很适合拍鬼片,树木很高大,雾气在丛林若隐若现,也没有人,很安静。忽然听见沙沙声,吓了好大一跳,发现是水牛,躲在灌木里面进食,看看我们,恍若无人。往前走,又几只再另一丛里面,但总觉的有点诡异,好像时时被人偷窥的感觉。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在这种怪异感觉的伴随下走到山顶,中间路过一个挂满经幡的小空地,若是童话里,我们大概是要遇到仙子或者恶魔了,可惜我俩眼神都很不济,所以神马都看成了浮云,再一抬头,密林消失了,眼前的视野是一片开阔, 一览众山小的畅快。
From Trip to Nepal


小孩说,今晚的目的地ghorepani不远了。可惜下山变的又是石阶,登山鞋下已经挤满厚厚的湿泥,有黏性,蹭了几次都效果不理想。 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径直躺在了石阶上,还好身手敏捷支住了自己,所以不曾受伤。晚上6点半抵达了目的地,看人来人往的嬉闹,终于回到了人类社会,却已经开始怀念丛林的神秘。 ghorepani是一个挺大的镇子,当然,人也更多。遇到一队国人,打个招呼,说他们是过来摄影的,我们说从ABC过来,大家都露出一脸茫然的样子。 客栈客满,所以也无缘再多聊,小孩带着一间间的问到临近山顶的位置才找到一件空屋,这时候已经累了,以至于上完楼梯都不太想动换了。
From Trip to Nepal


晚上挣扎着下了几级台阶去ghorepani的商店小转,以筹备第二天看日出前的果腹之物,算了下价格比国内要贵一些,士力架好像要合7元多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景区的原因。 回到旅舍,约小孩第二天去看日出,小孩乐了,但毕竟也习惯了我们的自虐了。
发布于 3/7/2012 0:02:39 | 评论:2
兜兜 @ 3/7/2012 10:01:33
一路上,看见满树的红果子,小蘑菇...啥啥啥啥的,我就特别怀念神农氏....能吃莫?
gai @ 3/16/2012 10:52:15
旁边的香港同事说10年前去过尼泊尔,说那里值得一去,看了你的游记,我才更加相信这一点。

看帖要回帖...



    --  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
    --  生命中,不断地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
    --  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
坚定的大无畏败金主义者!
为繁荣市场经济而努力奋斗!

----------------------------------------------

@ 易涨易落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

@ 人各有道, 冷暖自知

@ 处阴则心静,处静以息迹

@ 和敬清寂

@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 做一个简单的人 平和而执着 谦虚而无畏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304
  • 评论数: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