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游荡记 - ABC+poonhill 第六天[20111105] @ 3/11/2012

→风卷云舒←
从ghorepani出发,想的是一路下坡,下午无论如何也应该是能回博卡拉了,也就意味着我们五天半走完了全部的ABC+poonhill, 想到这点多少有些小兴奋,回去后又有的牛皮可吹。

ghorepani有一个登记处,照例去登记某某于某年某月某日离开前往某地,这一页页大厚本子,记录了世界各地人民来来去去的匆匆行程。布恩山徒步是3天到4天的行程,所以人走的比较多,路况也“好”的让人咬牙切齿,因为一路都是石台阶。比起之前的ABC路线,这里的感觉像是从自然公园过渡到了公园的感觉。 人很多,记得小木说之前在网上看攻略,说ABC见人的时间大概是20分钟左右,poonhill遇见路人的时间间隔则是2分钟。虽然有些夸大,但也不是空穴来风。不过遇人不一定是坏事,尤其在这个各国文化交集的地方,会格外有趣。事实上,我们刚走出去不久,就遇到了一队尼泊尔本地人组成的下山队伍,5、6个小青年,拄着路上拣的树枝做拐,齐声唱着歌,走的虎虎生威。忽然有人脚下一滑,随即引来众人的开怀大笑。 我们也被他们所感染,追着走了老长一段。
From Trip to Nepal


中途也常遇到马队上山, 马儿脖子上挂着硕大的铜铃,叮叮当当的老远就可以听见。poonhill的路面更宽一些,所以马队比背夫倒是更多一些。
From Trip to Nepal


山谷里还偶有秋意,但大部分已经开始回归浓浓绿色了。 从ghorepani出来不久遇到过几个广东的男孩女孩,同龄人,互问了招呼,又讲了讲之后的路程,临分别时候一个女孩说:“后面还一对老夫妻,也是北京来的,特别强!”20分钟后,我们见到了那对老夫妻,60岁左右,背着双肩背,笑起来的样子十分开朗。大家攀谈起来,老两口是自助旅行,也没找背夫,英文说得也不好,说一路上很多都没有听明白,但也这么踉踉跄跄的上来了,我们则报之大拇指,告诉他们ghorepani就在前方,马上就可以享受胜利的果实了。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小孩也会多一些,见到人知道摆姿势。有的小孩会知道要钱,但大部分还很纯良,只是好奇的盯着游客看个不停。
From Trip to Nepal


和背夫小孩的话也多了很多,谈到他的名字长相和家庭。我说从第一眼看他就不像尼泊尔人,更像是日本人或韩国人。他说很多人都这么评论,他父母是地道的尼泊尔面孔,但是他却是个例外。我当时脑海里的一下闪过的玩笑就是“完了,你是捡来的”,但考虑到关系没有那么近,终究没说出口。 实际上我们那天下山的时候曾经遇到3个从西藏过去的国人,聊了好几句后一个女孩很疑惑的看着背夫小孩问:他怎么不说话?我们都笑了:他是尼泊尔人,听不懂你的话的。 背夫小孩倒是很羡慕那几个人手里的佛珠,他说他爸爸是喇嘛,也有这么一串的。 这话让兜兜记住了,下山后竟把自己养了几年的星月菩提送给了小孩,让小孩激动不已。

很奇怪一点,从ghorepani下来的一路虽然很成熟,但是却没有见到一张像样的地图。ABC一路上每个站点都有明确的地图标明路线和所在地,但是今天却是基本没有见到一张。 路过一个小拐角,居然看见一树盛开的樱花, 这繁花似锦的落寞,无声的燃烧着,亦美好而宁静。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之后是个特色小店,店主把鸡蛋壳收集起来涂上不同的颜色挂上树枝上,搞得颇有些圣诞氛围,没有见到店主,只是匆匆而过了。
From Trip to Nepal


再向下走,发现这张名片,店主出来和我们打招呼,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摇摇头,说是头一天一队中国人留下的。我翻译给他听,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From Trip to Nepal


在后面的路线进入农区,梯田再次成片的出现在眼前。这里的人们不靠游客生存,所以游客和他们只是共享着同一片天空的两个世界,各自有着自己的忙碌。
From Trip to Nepal


丰收的作物需要人力来打理,辛劳一年也就是为了这一刻了。再多忍耐一小刻,收割、筛选、去粗取精,只有厚重而饱满的才是最终所求。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不为农忙的,也有自己的工作,更加沉重,好托起生计的希望。记得下ABC的时候和兜兜开玩笑,看那一笼笼的鸡安稳的端坐,再想到后面被宰杀的命运,可见舒舒服服向上爬的,可不一定都是贵宾。还不如这一路一个脚印,走的踏实。
From Trip to Nepal


孩子们倒是不用考虑这些,童年游耍在田间,是经年累月后甜蜜的回忆。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这个又是神马?
From Trip to Nepal


过了农区峡谷变得狭窄,河水变得湍急。一低头,居然发现有独木舟横在水流旁边,但是人呢?在向前走,又过了一个小瀑布。哦,看到了。尼泊尔水资源丰富,是极限运动爱好者的天堂。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再前行是个小镇子,一鼓作气穿过去也不容易,一路的下山全是石阶,即使带了护膝手杖也感觉到了膝盖的难过。兜兜膝盖有伤,只是自己忍着不说话,小孩也累得够呛,走一段就把大包靠在一旁去休息。中途蛮庆幸老李没有选择这条路,我们尚且如此,若是换成膝盖有伤的他,估计哭死的心都有了。后来听说老先生居然连ABC的下山路也没有坚持住,找了马骑下山,这事让我笑了好久,事情并不丢人,而且算下来能骑马骑下ABC的,老李估计也能算是古今中外的传奇之一了。终于看见了进山时候Birethanti的大桥,转了一个圈,回来了。
From Trip to Nepal


过了桥又见这个神像,出发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拍,正好回来补上,古老的印度教特色之一是生殖崇拜,那蛇守护的小突出,代表的是男性的生殖器,在尼泊尔几乎随处可见,当然,在加德满都见到了更直接更火爆的,那是后话。
From Trip to Nepal


Birethanti的签注点完成最后的签注,5点半总算回到了Nayapul。 包车价格要的太高,索性去体验尼泊尔的班车。坦白讲,感受并不太好:玻璃窗少了半个,一直在灌风,吃了个半路买的桔子,差点没被酸死。 破车走走停停,一路上都迷迷瞪瞪的。 唯一比较有意思的是,发现尼泊尔人民的倒车很逗,有个人再侧后面不停的拍着车厢,司机便知道后面是安全的,一旦那人不拍了,就说明倒好不能再倒了。这种拍法要是换在其他地方,估计司机们早就忍不了下来暴打一顿了。来时包车一个小时的路,公交回去居然花了2个半小时,还只到博卡拉镇。背夫小孩拦了辆出租,从200卢比砍到150卢比带我们回了湖滨区的雪域宾馆。剩下的就是结账,多出来的一天的费用我们偷偷全给了小孩,兜兜有褪下佛珠,也一起送了小孩。

晚上和兜兜跑出去吃牛排来庆祝完成所有行程,从新走在博卡拉的街道上,感觉很好。苦旅结束了,要好好腐败来补偿自己。找了家旅行社,谈好价格,定好行程。在脚步丈量雪山之后,我要飞,飞过高山,飞越湖泊,像鸟一样去俯瞰大地,然后再亲手摸摸神马一样的浮云,该虐的都虐完了,享福的日子开始了。
发布于 3/11/2012 18:54:39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  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
    --  生命中,不断地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
    --  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
坚定的大无畏败金主义者!
为繁荣市场经济而努力奋斗!

----------------------------------------------

@ 易涨易落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

@ 人各有道, 冷暖自知

@ 处阴则心静,处静以息迹

@ 和敬清寂

@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 做一个简单的人 平和而执着 谦虚而无畏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304
  • 评论数: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