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游荡记 - 我和天空有个约会[20111106] @ 3/28/2012

→风卷云舒←
From Trip to Nepal


一早起来无事,找地方用早餐又把自己吃的很撑,毕竟300卢比的早餐再加上服务费,换成人民币一想还是要努力吃回来的划算。离和旅行社约定的滑翔伞时间还有段距离,索性去费瓦湖边消食。湖边找个凳子一坐,便开始发呆。 湖水潋滟,思绪静止,见到有东方人样子的,就去问是不是中国同胞,打打招呼唠唠嗑,惬意。然后看着当地人洗衣划船,平静的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你只是看客,来过去过,不留一丝痕迹。
From Trip to Nepal

期间去了旅行社两次,被告知天气不好,飞行时间要所有延后,只得又回湖边转悠。滑翔伞是半个小时左右,有车接送去起飞降落地点。全部费用算下来旅行社的美女报价是9600卢比,砍了一下减到8000卢比,再加上要飞行时候拍照和录像,又加了几百卢比,但机会难得,花钱买体验,加上旅行社的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大大的眼睛苗条的身材,说起话来娇软贴心。等到快11点再去旅行社,小姑娘说时间差不多了,在沙发上再等等其他人就好了。旁边坐着个老外玩ipad,刚开始没注意,想是滑翔伞的教练。过一会,他主动把ipad递上来,说如果飞的话就是这个感觉,照片是什么样子。 被旅行社留下来的照片自然是最好的,人们咧着大笑张牙舞爪,背后是蓝天白雪,与雪山共舞,梦幻迷离。我问那老外,飞上去会不会很冷,在山上被冻怕了的我特地穿了两条裤子,还带了羽绒服。老外表示温度还好,不过多穿点也不会太坏。

之后和兜兜跑到门口玩了好一会门口的降落伞秋千,待再回到屋子的时候,老外坐在沙发上,没了ipad。我说:穿了太多了。老外看了我一眼,没有搭话。我讨了个没趣,只好坐下来看照片。 过一会老外问我们哪里的,我们说是中国北京来的。“北京小妞~”老外一句话让我们差点眼珠子掉下来。于是聊起来,他是保加利亚人,在这里带滑翔伞有好几个年头了。

有一搭无一搭的直聊到客人和教练都到齐了,车子也来了,坐进去发现人还真不少。这才发现滑翔伞是一个教练带一个旅客,一趟车子大概能拉5、6对。 兜兜终于发现事情不对了,她问我是不是把两个教练当成一个人了?“是2个么?我说怎么开始他不理我呢”我恍然。 兜兜无语。 于是我认真仔细的看了下,然后问兜兜:“那是不是我左边这个是我们第一次聊的,我前面右边的是我们第二次聊的?” 兜兜扭着头扫了下我左边,然后把头偏过来,直盯着我,一字一顿的说:“你左边的,是第三个人。”诶?!我承认,我眼神不太好。

车子要从湖边的旅行社绕过半个湖区开到北面的山上,大概是40分钟,最终停在一个半山坡的空地边。路上这种空地有2、3个,大概是不同旅行社各自占据的山头,人和动物的区别只不过是是否用尿液来圈地,进化这么多年,表面的方法改了,但本质目的还是没变过。说实话,我多少还是有点小担心的,自从那年两腿发软的从十层楼高度做了速降下来,再也不敢吹牛说不再惧高,何况这次是几百米的高空全身悬挂。之前陈老大也在微博表示让我一定要hold住,我回说一定一定,否则就掉进费瓦湖了。为此我还很认真的想了下,鄙人会泳,游回去应当是不成问题的。 甚于,我还特地穿了2条裤子三件上衣(包括一件羽绒服),以免高空冻着自己,做天空下的一只球也比在高空跳霹雳舞强。

教练们已经是轻车熟路了,自己背着包径直下去整理东西。 滑翔伞放在一个类似于登山包的大包里面,把伞倒出来,再把包一翻,竟又成了座位,倒是物品最大化的合理利用了。 之后把伞铺展在地上,座位各自绑定好,游客坐在前面,教练坐在后面,向前冲几步,然后忽的一下,两个人就飞起来了。 然后那伞越飞越高,融入天空那些更早些出发的伞群中。这种感觉彻底冲销了我之前的小小忧虑,我跑到平地中间让教练帮我穿戴好安全座位,这次我没认错,是那个叫着我们北京小妞的家伙,不过这场景从后来兜兜给我的视频里面,相比之高大帅气的教练安德鲁,我就像一只矮胖矮胖的企鹅伫在那里手舞足蹈。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安德鲁告诉我,座位穿好先不要坐,当他说向前跑之后,我们就一起跑,飞起来也不要坐,直到他说坐,就把自己调整到舒服的坐好就可以了。 我还是有点担心,前面几步就是悬崖,不晓得会不会有失重呢? 但实际比想象来的更快,安德鲁说跑之后我跑了两步就跑不动了,巨大的滑翔伞迅速张开,差点没把我拽回去,脚都反应过来,还下意识的想跑着,就已经离地了。这时安德鲁的第二个指示:“坐”。坐下很稳当,当我彻底回过意识,滑翔伞已经飞离地面十几米的高度了。
From Trip to Nepal

看,已经飞的比别人高了。
From Trip to Nepal

队列式前行哦。
From Trip to Nepal

鸟鸟,你去哪里,加我一个呗?
From Trip to Nepal

这种感觉很好。全身心的和天空接触,没有任何隔阂, 脱离了地心引力之后,把双腿双脚都暴露在自由的味道里面,试着松开握住伞绳的双手,然后把两只胳膊也伸出去,天大地大,刚刚想应该去拥护蓝天,才发现其实心已经被蓝天狠狠的拥裹住了。温度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冷,和平地一样的衣服就够了,倒是我里三层外三层的,在阳光感觉有些燥热。 我告诉安德鲁,小时候就常常做梦在天空飞行,没想到今天终于实现了。安德鲁乐了,他大声告诉我,他做着是世界上最好的职业。我大声表示认同。顺着气流,我们渐行渐上,大概有500米了。 这时安德鲁让我开始去握控制滑翔伞的两个拉手,想向左转就拉紧一下左边拉手,向右转就拉右边拉手,两手松就是下降,收紧就是上升。然后他淘出相机来给我照相。 相机是安置在一只棍子上面的,伸出去,然后通过传动装置来按下快门。我们从山上一直飞向费瓦湖,而我和他的话也渐多了,我问他哪里学的中文,他告诉我他的前女友就是个中国女孩, 这让我们一下子又拉近许多. 安德鲁让我抓好,然后忽的一下子拉紧一侧绳子,再拉紧另一侧,我觉得像是荡秋千的样子一下子做了个旋转。 他问我,下一站去哪里,我说是蓝毗尼,他大声说:好,蓝毗尼就在我们前面,我们现在就飞到蓝毗尼去!当然我们是不可能飞去蓝毗尼的,但那画面定格在阳光下湖水上,面对着天地的交界线,迎风而上,成为我记忆里有一篇美好的收藏。

下降的地方就在湖边空地,大大的标记在天空里面看的很清楚, 同样,下降很平稳,在落地跑了几步之后才站稳,然后就可以抱着东西去一旁清理了。 之后帮安德鲁收了下滑翔伞,先折一侧,压扁,再折另一侧,其实不晓得这个参与会不会有些僭越,因为毕竟伞是人家吃饭保命的家伙,不应该由外人插手,但安德鲁还是让我做了,我很感谢。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回去的车上依旧是满满一车人,一个尼泊尔教练找我聊天,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北京。“北京?”他乐着调侃,“没有听说过啊,和加德满都一样么?”我想了想,说:“好像就比加德满都那么一点点,人口不太多,两千万而已吧。”

回到旅行社,安德鲁居然提及晚上要约我们吃饭。当时我是听岔了,因为他的意思我理解是晚上有个教练们的party之类,所以欢迎我和兜兜参加,于是我告诉他我们还有两个朋友在山上今天下来,可能一起。 他说没问题,晚上如果来的话可以给他电话,反正我当时是这么理解的。

会雪域宾馆收拾东西准备午餐,刚进大厅赫然看见了小木和老李,刚刚从ABC回来,正在前台check in。于是一起出门吃饭,听闻老李的骑马下山经历。这一坐就是一下午,中途遇到了上海过来的夏姑娘,据说在尼泊尔飘荡了很久,而对尼泊尔围巾的狂热竟然达到了几乎每天买一条的地步,两个月买了一堆围巾。也是这里,终于意识到了尼泊尔厕所旁边的木桶是来做什么的,从前只是以为是冲厕所,原来竟然是和“神奇的左手”有关系的。从前只是听说印度人民如厕不用手纸,只是右手拿桶然后用左手搞定,但从未把尼泊尔厕所里面的小桶和这个扯上关系,而自从意识到这点之后,每次看见那些小桶,我总有种看待文物的心情。

晚上叫了老李小木夏姑娘一起去找安德鲁吃饭,先去了趟夏姑娘推荐的“我爱博卡拉”围巾店,店主是个伊斯兰教徒,中文名字叫小龙,中文也说的不错。看了下他家的东西,很不错,小龙说后一天是他们过节,会吃阿訇宰杀的羊肉,邀请我们一起,这让馋肉的老李兴奋不已,欣然应约,可惜我和兜兜第二天要赶往蓝毗尼,所以无缘口福了。之后去了旅行社,博卡拉开始下大雨,把安德鲁忽悠出来后发现原来木有什么大型聚会,只是他又叫了个教练小餐。汗一把,搞得倒是我兴师动众的。找了个地方和安德鲁聊天,追忆了下安德鲁的传奇人生,从保加利亚到现在,十几年都在飞翔,第一个到尼泊尔发展的保加利亚人,保加利亚的滑翔伞记录的保持者,飞过很多国家,经历过婚姻破裂,妻女远离,最后放逐自己,四海为家,多年下来漂泊已经成为习惯。每天看看书,再工作1-2小时,拿着一百美金的肥厚待遇,在博卡拉可以活得很好。提到他的女儿,他还是会不时露出神往,舐犊情深,人类天性。他说他女儿11岁的时候就带出去飞行了,我说你那你女儿第一次上天肯定感觉特别好。他想了想说:“事实上她吐了,因为我带她上了5000米。”

我们还谈到了他的前任成都女友,没想到他的那任女友是个有妇之夫,而最后两人分手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的“女友”担心他的安危而不再让他飞行。他承认滑翔伞是一个危险的行业,经验丰富如他,亦是谨慎的亲自处理自己的装备,一年一淘汰,再去买最好的,从不用旅行社提供的装备,而且每次飞行一定是带备用包的。他说他飞行十几年,有四次都是死里逃生,靠着备用包活到今天,但是放他放弃飞行,做不到!我看着面前这个人,瘦长的面孔轮廓分明,头发花白透着一种稳重,胸口的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是松下来的,又显得玩世不恭。十几年的独来独往在他的身上刻画出一股子洒脱,自由独立,不妥协于任何束缚,这态度成为一种魅力让青春定格,丝毫看不出他已经50多岁。问他将来的路在何方,他说他不知道,也不在乎。当漂泊成为一种习惯,已经不需要终点了,网上总说有种鸟没有脚,会一直飞到死,或许就是安德鲁这类人的写照。
From Trip to Nepal
发布于 3/28/2012 23:17:27 | 评论:3
天魔 @ 3/29/2012 16:22:25
这个太爽了...有空中的视频么?
静水 @ 3/29/2012 21:31:13
哈哈。真有的说。不过没放出来。
pc @ 3/31/2012 21:06:25
给力。。。和跳伞有一拼。。。

看帖要回帖...



    --  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
    --  生命中,不断地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
    --  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
坚定的大无畏败金主义者!
为繁荣市场经济而努力奋斗!

----------------------------------------------

@ 易涨易落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

@ 人各有道, 冷暖自知

@ 处阴则心静,处静以息迹

@ 和敬清寂

@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 做一个简单的人 平和而执着 谦虚而无畏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304
  • 评论数: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