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游荡记 - 蓝毗尼之世界公园[20111108] @ 6/11/2012

→风卷云舒←
一早起来先去搞定去奇旺的车子。这个是跑到攻略上推荐的lumbini villeage guest house订的。见到了网上传说的那位“年轻人”,只是人家不再年轻吧。包车费用最后以5500成交,要不然公交车要倒来倒去太费劲。之后谈起骑车去转园子,店主说只要100卢比就可以。事实上,我们之前问过几家租赁,有的居然报了1000卢比一个小时。不过店主家的自行车所剩无几,于是他指点我们去街对面要车,说他会打电话。这点让我疑惑不已,明明是一条街的距离,一定要打电话说而不能走过去说么?不解。最搞笑的是,店主指点的那家正是给我们报价1000卢比一个小时的地方,蓝毗尼的收费还真是匪夷所思。

自行车都是旧的,左右挑选了下,算是凑出两辆看起来还算过眼的车子,吱吱呀呀的骑上去,颠颠撞撞的就又进了园子。 今天避开了圣园,主要去看看各国在蓝毗尼修的寺庙。

先是永久和平之火,据说是永不熄灭的。上海世博期间,尼泊尔馆就曾在此将圣火引至上海。不过我个人比较阴险,若是永不熄灭,那不知道用的什么燃料去抵挡的住大雨倾盆?但想归想,只要人心不灭,这火其实无关紧要。
From Trip to Nepal

之后向前,再向左转了下,竟然一下子就看见了中华庙,门口挂着个大横幅,我们还琢磨,不晓得挂了多久,颜色都有些褪了。看数个僧人聚集在门口,净水洒道,咱一想,不错啊,小庙子还挺讲究。结果锁了车刚要往里走却被拦住了,说是今天赶上了北京市市长到访。旁边一个小和尚还打趣问我们哪里的,我们是从北京来的,他乐,说你们的市长也是今天来。片腿要进门,旁边一个和尚拦住我们说,不要进不要进,先等下吧,等人来了以后再说。我们哑然,不过想来也是理解的,大人们身份尊贵,在如此晴好的日子不远万里逐风踏浪而来,若是让我们小民污了法眼,真真糟蹋了大好行程,想来是不必要不划算的。
From Trip to Nepal

不得已,只好先去对面的韩国寺看,韩国寺与中华寺是门对门,坐南朝北。这点比较疑惑,像国内更注重坐北朝南来的敞亮,为什么韩国寺院是坐南朝北的设置?不过北京八大处的殿宇依山而建,也有不少坐南朝北。而在五台山台怀镇的庙宇群落中也有座藏传佛教的小寺,当我问及为什么他家连廊上的转经道是在左手侧而非右手侧的时候,寺内的喇嘛是这样回答的:“没地方了……”。那么一切建筑因地制宜,也不一定有多强求吧。

院子很大,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主殿,水泥磨好的建筑,有点背光,更显得庄严,朴实,主架很有威慑力。主殿前右手是一棵菩提树,下面聚着一些人,分辨了一下,好像是新的僧人在菩提树下进行剃度的仪式,比起刚才那几个站在中华寺前光鲜亮丽的和尚,倒是觉得这帮僧人更可亲近。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大殿旁边是个草场的样子,有当地人在劳作,高高的草类植物有一人多高,被收割,捆扎,不知道用作什么处理。
From Trip to Nepal

抬步要进大殿,便听得有人唱经,顺着声音看过去,空寂大殿内站着个女法师,面对佛像背对门口,一动不动,便是那飘渺佛音的来源。声音很是好听,空灵干净,字字音色饱满圆润,像钟声一样清幽绵长,让我和兜兜在门口听了好久也不敢进,生怕扰了人家。后来来了一队尼泊尔当地的旅游团,信步进去,我和兜兜才尾随着跟进了大殿。其实大殿的装饰不多,只是空旷中更显得宏伟,加上那位法师的唱诵,更让人印象深刻。而那法师也不仅只吸引了我和兜兜,走在前面的旅客团也是把法师围了个圈,看了又看,更有人掏出手机拍照,闪光灯打在法师的眼镜上,闪了我一惊。倒是法师一动不动,只继续闭眼唱经,不曾因为这一切有所打断,好像外界什么也不曾发生。我不由得佩服起法师的定力,就算看淡身外物,应激反应也算是人的本能,真能做到心无一物的,师傅功力深厚了。
From Trip to Nepal

出了大殿往外走,菩提树下的剃度已经完成,僧人们在合影留念。想想时间应该差不多吧,抬腿去中华寺。这时寺门口居然已经没人们,这让我不由得又开始钦佩大人物们的办事效率,我们在韩国寺呆了也就半个小时,这效率,风卷残云也要汗颜吧。后来才知道,好像是大人物计划有变,行程改动,所以一级警报解除鸟。中华寺的建筑特色就是典型的汉庙结构,山门,庭院,连廊,大殿,金黄的琉璃瓦,华贵的颜色。进到大雄宝殿,地上放着不少跪垫,中间是个莲花宝垫,估计是大人物的专座吧。正想着,兜兜已经要开始参拜了,用的正是那只莲花垫,这时刚好进来一个僧人,一句“不要跪不要跪”,挡起了膝盖已经半弯的兜兜。我们满是疑惑看着他,“那边跪去”,僧人指指一旁的侧垫。开始兜兜还很听话,乖乖闪到一旁,几秒后反应过来,两眼一翻,不拜了。

“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中华寺的大雄宝殿,倒是十分庄严。难怪出门前一直也没怎么看到中华寺的好评,包括关于中华寺不许挂单逼得国人都挂到了韩国寺,之前一直不曾评价,现在倒有些感慨了。佛度有缘人,想是吾等小辈在人家的眼里也就是个泥鳅缘吧。。
From Trip to Nepal

再出门去看其他寺庙,越南寺锁着门,只是远远的看着大殿的龙雕。受中华文化影响,越南也是龙图腾的崇拜,不过越南龙没有角,比起中国龙来,更显得清丽柔弱一些,少一些中国龙的庄严威猛。又好比越南旗袍,比起中国的旗袍,一样是更清柔的感觉。
From Trip to Nepal

至于这几个,能分得出哪个是哪个国家的么?我们只去了右边第一个,也就是泰国寺,右二忘掉了,左一应该是个机构,左二好像是日本寺。中间还看过两个非常小的小寺,是哪个国家的忘了,其中一个通往中心的花坛上落满了蝴蝶,印象比较深。
From Trip to Nepal

泰国寺很大,风格也很明显。先是门口龙图腾的造型,泰国龙更加写意一些,在屋角只是幻化成一条曲线的样子。不过这个大殿好像融合了一些藏式的风格,倒不像我在曼谷见过的那样。绕大殿一周,草坪的塑像还是很泰式的,头戴宝冠的泰国面孔人骑着宝马,暹罗风味十足。但所有的寺庙都是一个特点,因为看过人家国内最好的寺庙,这些依附在蓝毗尼下的小庙多少有些世界公园的感觉,像玩具一样。值得一提的是泰国寺的门卫很友好,殿内不让带包,门卫就主动帮我们把包锁进他的岗楼,为此很感谢。回想一下,上午走了这一遭,倒是只有自家的地盘碰了一鼻子灰,说没有落差那是骗人的。
From Trip to Nepal

From Trip to Nepal

因为下午约了去奇特旺的车,所以往回骑。路上我那车的车链子很不给力的掉了好几次,好在兜兜会修,两三次下来,搞得我自己也学会怎么给车上链子了。兜兜也好不到哪里去,说她那辆自行车座上有个凸起,差点没硌死。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印度电影里面常常是一个小毛孩骑着一辆28大车,一副全身散架的样子骑在沙砾路上,他们的补胎业务一定不错。

中午吃饭、退房。大包小包的来到lumbini villeage guest house等车,前台无人,就进里面去找,出来个老头,大眼睛很精神,说是“年轻人”的老爹。帮我们打电话给他儿子,说是一时半会回不来,老人就主动留下来陪我们聊天。这一聊,从尼泊尔废除君主制聊到毛泽东,再到他家的发展史,提到他每天打坐修瑜伽,还恨不得立马给我们做出几个动作来证明。感觉老人的心态真好,尤其是他要给我们坐那几个打坐动作的时候,真是怕老人扭到腰。我又顺便参观了一下guset house的整体布局,老头说的他的那间屋子正处于二楼正面,有个平台面对阳光,老头说时不时就可以晒晒,日子过得惬意充足。不过车子左等不来右等不到,老人打电话去催,说是车子过不来,因为有中国官员到访,所以限行中。再次无语。

终于车子到了,比计划的晚了一个小时,这车算是老头家旅馆的专车,比出租要舒服,和老头话别,开赴热带丛林——奇特旺。
发布于 6/11/2012 17:23:59 | 评论:1
TJS @ 6/29/2012 22:25:51
还是五台山的大雄宝殿牛,匾牌是竖着挂的。

看帖要回帖...



    --  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
    --  生命中,不断地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
    --  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
坚定的大无畏败金主义者!
为繁荣市场经济而努力奋斗!

----------------------------------------------

@ 易涨易落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

@ 人各有道, 冷暖自知

@ 处阴则心静,处静以息迹

@ 和敬清寂

@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 做一个简单的人 平和而执着 谦虚而无畏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304
  • 评论数: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