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润十月 @ 1/8/2019

未分类
学习完篆隶楷之后,《遵生八笺》给了一个很好的总结:人生需“尊生”,即身心一体,不浪费。学书法是慢慢跟自己对话,是通过手上的功夫了解“尊生”可以递进的空间。

小时候在外公身边学过一年书法,说不上有多少基础但也知道书法是经年累月才能练成的功夫。书法课第一节引用《书谱》中“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想想自己几乎零基础,离人书俱老还有很大距离。于是第一阶段定的目标是能好好坐下来写出安静的笔画,第二阶段是熟悉楷书各种帖子锻炼眼力。蔡先生在回答许知远的问题"最喜哪个书家的字"时很谨慎,也说要练到老才算练得好。自己也就心安理得没有以练好字为目标。现在回过头看,得益于老师的安排,才能在10个月里学习了13帖,手上也积累些一些写字能力,超出学习预期。不知不觉经历了“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篆隶是求平正,楷书是能险绝,最后的《三门记》是复归平正。现在的学习仍然“初谓未及”谈不上能散怀抱,一是还有小楷和草书未学;二是手还在学规矩。法度和自由的学习其实也是贯穿整个学习阶段,《万物》这本书基于模块思维,在模块即规矩之外进行创造。

说起这10个月的所得是:1套工具、13种字帖、3本书法书。这三本书过一段时间拿起来读就会感觉不一样,常常觉得不能就说自己读过。

WeChat Image_20181205220418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1205220449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发布于 1/8/2019 12:37:20 | 评论:2

Integrated Week - 破冰 @ 10/14/2018

MBA Life
去年这个时候的法国已经是深秋,一下子从30几度的上海换到10几度的异乡,衣服带得不够,瑟瑟发冷。HEC新学期的第一周并没有正式课程,这一周被称为Integrated week。Integrated week是学校在开学之前能尽早地认识一些同学,能更轻松地融入到学习中去。

在暮色中,190多名学生坐大巴从如意小镇开往诺曼底,5个小时的车程有点百无聊奈,坐在尾部的老外同学发挥自娱自乐精神,带着音响啤酒一路狂欢,车似乎也跟着蹦跳着。远处烧得橙红的蓝天,似乎身处童话世界。不知道多久,大巴安全抵达诺曼底营地,车外依旧下着蒙蒙细雨。还好分到一间暖气十足设备齐全的帐篷屋,一扫一路的颠簸寒冷。虽然已经临近半夜,外国同学稍作调整后继续Party,没有不嗨只有更嗨。精力旺盛不知疲惫是我对他们的普遍印象。帐篷外的风雨呼呼地刮着,我们这些从世界各地来的交换生吐槽着这变化莫测又糟糕的天气,又觉得很新奇。

喝酒和party是在学校难以避免的场合。亚洲人更多地靠唱卡拉OK或者吃夜宵培养交情,西方年轻人的友情是靠Party里的一杯一杯地喝出来的,讨论过多学习工作严肃话题容易不招待见。不谈论严肃的话题,谈论个人与生活,聊着聊着碰一杯,就算无话可说时也不至于干站着。那一夜风雨交加的,没过多久我和香港室友撤回帐篷,洗漱好之后在暖气中沉沉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起来,神清气爽,外面依旧清冷。从帐篷里出来碰到不少同学抱怨昨晚风太大太冷,后来才知道,营中有些帐篷没有暖气,想着我们这些女生应该是被照顾了。前一天夜色朦胧地并没有看清楚周边,在餐厅才发现亚洲脸不超过15张,我们是少数派。早餐后,我们被分到小组里,每个小组分随机抽到一列看似平常其实不太好答的问题比如做过最尴尬的事,比如你为一个爱的人做过最夸张的事情是什么,如此等等。这些问题平时在我们的文化里对不熟的人很少会提起,但能看出回答的人有没有趣,熊没熊孩子过,幽不幽默,平时仔细地想过自己没。一组人围成圈分享,口音有阿拉伯、日本、法国、德国、以色列、南非,中国,故事也千奇百怪,一圈下来大家放松接近不少。解散之后,弹琴的弹琴,烧烤的烧烤,游泳的游泳(天气很冷依旧有很多人跳进泳池),我们一圈人准备在周边的海岸线走走。天很蓝,风很劲,人很高兴。法国海边色彩分明,十几个人只是走着在海岸线捡捡海藻看看潮来潮往。很快到了傍晚,清冷,我们沿着小镇的石板路回营地,碰到一列婚礼车队,大约30辆车,没有豪车的仗势都是各家的家用车, 每辆车里的人都向我们笑脸盈盈地挥手打招呼,那一天应该是法国当地的好日子。回程路上,我们被带到了象鼻山,风景太美,一下车大家鸟兽散地开始登山趟海滩。2个小时,我跟着几个从各地来的交换生从东边爬到了西边,一路爬着从学校生活到旅行经历神聊着,下山后在朝海的咖啡馆坐下,看海鸥在潮起潮落间飞来飞去一直等到队伍集合。

之后学习日子这样的机会并不常有。商学院生活繁忙,学生背景多元化目标也不尽相同,凸显出来的差异大过于相同。这次旅行让大家变成了朋友,在教室楼碰见或者想要互相交流,少了初见介绍寒暄,比起后来在商学院正式学习结交的同学更显亲近。 这正是学校所希望达成的效果吧。



WeChat Image_20181014145302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1014145308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1014145314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发布于 10/14/2018 15:50:53 | 评论:0

客户体验,想说爱你并不容易 @ 10/5/2018

MBA Life
最近BOF上发了一篇文章《为什么说零售届误解了“体验”?》,Doug Stephens是零售行业未来畅想家、Retail Prophet网站创始人。先不说他这个观点是不是正确,但这篇文章很好解释了我在MBA学习中理解的客户体验。
 
他提出客户体验不单单是升级客户的视觉美感体验(如新的logo、店内布局、科技升级)或者单单是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条路常常会引出另外一个问题:如何衡量投资回报比? 重新装修以及升级技术会带来更多的客户回报吗?文章将真正的卓越客户体验比喻成舞台制作,生动地形容了客户体验的目标:传递快乐、互动、建立情感连接、激发回味,从而让客户想得到更多。仔细想想印象中深刻且有回味的剧目如果再上演还会再看,比如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林怀民《云门舞集》,也许这就是想要得到更多的意思。
 
怎么看“传递快乐、互动、建立情感连接”还是抽象的概念。与我来说,在德国Career Trek中参观位于斯图加特的梅赛德斯-奔驰中心是一次很好的客户体验,效果是我对“奔驰”的印象从浮夸品牌变成了德国精良制造,从而将我从“不会购买”转化成“考虑购买”。
 
参观斯图加特的梅赛德斯-奔驰中心分成两部分:大厅和汽车制造工厂。大厅布局分成:车展示、服务区、衍生产品购物区、咖啡厅和餐厅;在工厂参观中客户可以亲眼目睹整奔驰车如何被KUKA机器人生产出来。展示大厅布置得像奔驰主题公园,从视觉(布局、车)上给人冲击,从触觉(手摸、试坐)上直观感受到新旧时代的概念车,从味觉上提供奔驰等级的服务,综合各种感受创造出“这是一个不同于一般商店”的特殊感。

在大厅欢欣雀跃地和不常见的车型合照之后,我们被领到了一个有高科技大屏幕的小型影院里,5-10分钟影片剪辑介绍了关于奔驰最新技术和概念车,我们多多少少开始期盼能在工厂参观到什么。Shuttle Bus靠近工厂时我们被要求换上消防背心和戴上特制眼镜,100米开外轰隆隆的工厂区里KUKA机器人正在挥臂组装车辆,空气中有金属尘粒的味道,机器发出刺耳声和移动的高速在视觉和听觉上抓住参观人员的注意力。在底盘组装车间,我面对2层楼左右高的机器人,被它的高效组织、快速、高灵活度、高准确折服,不禁联想到面对的不是机器而是一个有想法有判断的变形金刚。接下来在去其他车间参观途中随行向导解释工厂如何管理其他地区订单以及如何生产定制车,向我们传达着奔驰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样车的技术展览间、工作有序的无人操作运输车和工作几十年神色淡定的工人都给我留下靠谱的印象。在跟向导互动过程中,我们经历了愉悦、期盼、震撼、惊喜、敬畏以及独特一系列的情绪波动后仿佛已经坐了一趟穿越森林湖泊海洋的列车,这趟“专业制造”旅程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类似体验我在LA的Universal Studio变形金刚项目里也有过,不由地将奔驰车、KUKA和变形金刚联系在一起,一个品牌有了血肉和性格。如果按照Doug Stephens的卓远体验的5大要素来衡量:互动性、独特性、惊喜感以及可重复性(向导说他每天要讲3-4次)都已经具备,个性化暂时无法得知,我们进入时应该已经被分到一个客户类别。
 
然而要达到这样程度的客户体验,不是一个人成为一支队伍可以解决的。落实到具体细节,“这需要整个组织极大程度的内省、勇气、诚实、设计思维运用与调查研究;“意味着将整个客户的购物旅程分解到最小的组件,然后重新设计每个组件的外观与感受,最重要的是要以与之前不同、与竞争对手不同的方式去运作展开”;“如何将没有什么现成的解决方案与现成的应用程序,也没有什么魔法——有的只是你愿意去重塑、重新想象,愿意承担偶尔搞砸的风险。”这么看这段话还是很抽象,组织内部理解的体验是否一致,是否真实面对公司的现状;是否准确了解客户群体和竞争对手,将客户购物旅程分解到最小组件,设计理性说服和感性体验;最后还得面临一定风险。说起来总是容易,从理解到执行落地的过程中的效果损失估计很多企业难以言说,作者所说零售企业是否误解还是得具体企业具体看待。然而做出卓越客户体验如同导演一部好的电影,卖座的电影不常有,想说爱你并不容易。

Reference:
1. The Future of Retail | Doug Stephens,听听中国以外的声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fRdajGlRFw
2. 为什么说零售界误解了“体验”?
https://cn.businessoffashion.com/2017/03/op-ed-why-retail-is-getting-experience-wrong-2.html

斯图加特的梅赛德斯-奔驰中心
WeChat Image_20181003172527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1003172403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1003172439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1003172511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1003172517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1003172522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发布于 10/5/2018 12:35:47 | 评论:0

@ 7/29/2018

Journey
这一阵子,姜文新电影火了,周韵一时成了焦点,对姜文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北京人在纽约》和《红高粱》的阶段,其他几部他的电影也没有多注意。周韵四十更好看了。前几天看到一个帖子介绍新电影的御用服装品牌UMA Wang,一下子被吸引了。知道这个品牌大概7年前在富民路刚开张一星期的栋梁里。那时中国本土设计品牌方兴未艾,很多海归设计师,用料讲究,但价格和样式与平常百姓家还有点距离。仔细又翻翻周韵几张的剧照,中装穿得不松不紧,款式和颜色与人浑然一体,真是好看。做衣服的人和穿衣服的人功不可没。

WeChat Image_20180729212950 by Zhu Kathy, on Flickr



衣服和人浑然天成似乎是最好的局面。衣不属于人,只见衣未必见人;人不属于衣,只见人衣如衬。第一种情况是不合适;第二种是人点亮衣,电影 A Good Year(2006) 女主角简简单单的穿着,却印象深刻。
WeChat Image_20180729215043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周韵出席红毯的长裙也出于UMA Wang。人和衣相当地刚刚好,不再需要多一份装饰去衬托。
u=782348763,712107675&fm=11&gp=0 by Zhu Kathy, on Flickr

似乎人衣也需要天时、地利和人和。一说天时人和,7年前在栋梁被一件Ricostru黑色薄裙的棉质面料打动,买回穿了2次总觉得和周边和自己格格不入,束之高阁,前几天想起,拿出来觉得经典,穿在身上比之前自在;一说地利,意大利的热烈和法国的小碎花在国内容易踩雷。

影视剧中的服饰与日常不同,好似带着明显的人物性格。1999年的《大明宫词》叶锦添设计的唐服堪称经典,以至于以后只要是李少红+叶锦添的组合都多看俩眼。薛绍和后来的张易之虽面容相似,性格却大相径庭。

WeChat Image_20180729212958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几年前看过一本《Nancy的街头印象簿》,Nancy是一位旅居柏林的画家,这本画册记录了她在欧洲碰到的200个人(们)的穿着,包括她自己。一个组合配少许文字,一种风格一个故事。在欧洲时,我也不自觉在街头搜寻这些形象。与其说,他们穿得各有风格,不如说人的自觉闪着光芒。欧洲拥有完整广泛的美学基础,人们迷恋简约风,尤其青睐清冷感的黑白色。

法国历史上有名的黄金时代(1870-1914) “Le Belle Epoque”奠定许多城市现今的面貌,同时期印象派引起了话题性的浪潮,随后而来的是埃菲尔铁塔、红磨坊,工业科学文化时尚空前繁荣。这段美好时光至今被人们广泛传颂,巴黎之花(Perrier-Jouët)有个系列叫做(Belle Epoque),不知道取名是否和这有渊源,白中白却能恰当形容这段时光在人们心中的印象,香槟气泡在口中蹦跳着如空中礼花,吞后让人念念不忘。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时期欧洲的着装风格受一位来自美国的插画家Charles Dana Gibson影响比较多,Gibson girl 高高盘起卷发,穿紧身束腰衣,喜蕾丝装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女权运动兴起,宽松低腰裙流行,Flapper爵士裙和爵士乐兴起,Gabrielle Channel的设计促使女性意识进一步解放,日常、舒适、休闲成为更重要的考虑因素。

去年参观Dior70年展,300多件高定,经过时光Master Piece们愈现光彩。一说高定,似乎强调高字,但衣服本身并没有高高在上,因为精湛,吸引人们驻足观看,一张门票就可以大饱眼福。未必每个人能够为高定买单,美是开放给普罗大众的。

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多元,最常见来自其他地区,比如非洲、亚洲、中东。在交换期间我也常感觉欧洲同学灵感丰富,一是他们出生多元环境,二则旅行增添了灵感来源。在各地博物馆,我也试着看看源头和理解当地居民脑中的美。

高端设计的美高于生活,秀场的衣服只能特定场合穿,要在夜宵摊吃十三香龙虾和香辣螺蛳也许还是T-shirt更自在。不论是衣服和品牌都好似一个有风格的人,穿衣好像找一个相得益彰的朋友。也许口味很杂,不论是高古美还是繁复美都能接受,既能穿高定还能人字拖;又或者很忠诚,一件无牌白体恤就好。无论怎样,内心舒展才是美的重心,每个人因此有惊鸿一瞥的瞬间。



1. CHRISTIAN DIOR 2017. Épisode1. Christian Dior dans le rythme de la vals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hI8eMmF22o
2.CHRISTIAN DIOR 2017. Épisode2. Christian Dior dans le rythme de la vals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6lcO0onh4
3.Belle Époqu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elle_Époque
4. Nancy生活
WeChat Image_20180729223515 by Zhu Kathy, on Flickr

5. Doir 70th
WeChat Image_20180731095736 by Zhu Kathy, on Flickr

6. YSL Museum
WeChat Image_20180731095713 by Zhu Kathy, on Flickr

7. Israel, Jorden and Florence
WeChat Image_20180731095720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发布于 7/29/2018 20:17:27 | 评论:0

马卡龙和小鹿 @ 7/22/2018

Journey
昨天一起床,手机嗡嗡作响,五六条短信陆续进来,提醒年岁又长。下午收到一盒马卡龙,五颜六色的,还有一个手绘小熊,一下子又忘记自己年长了一岁,客户关系做的真体贴。法国马卡龙,甜度太高,吃一个似乎一个星期的quota已经用掉,胜在萌态。这萌态好像前些日在校园里碰到的那只小鹿,耳朵竖起来两只眼睛像铃铛一样。人和人的相遇大多数不是什么玄乎的事,或类似,或虽出发点不同但目的地相同就走到一起。六度空间理论”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虽然尚有争议,但好像在现实世界当中常常应验。

那天半夜,从慕尼黑机场落地戴高乐,一路不停地赶回如意小镇。拖着箱子从学校大门打卡走到S building,黑乎乎的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影子,一下子没有在意地往前走,影子突然抬起头咕噜咕噜地,活生生地吓了我一大跳,定神一会才发现是一只小鹿。隔着3米的距离,在一旁的我愣住了,在学校森林里碰到过能跳起来1米的野兔,但从来没碰到过一只小鹿,而且这么近的距离。一下子觉得气氛不亚于去参加Gala舞会。立了一会,周边荷塘中一波波的蛙叫一遍遍地划过自己和小鹿,静悄悄的,我在想人和动物不存在六度空间理论,如果有,是不是得通过那只野兔?这样想着,竟然想起一杯甜甜的梅酒来。
发布于 7/22/2018 14:12:47 | 评论:0

番茄意面 @ 7/17/2018

Journey
前两天有个快递没有递到,东西不昂贵,对别人可能也没有什么价值,丢了在国内却是很难找寻。没有指望能找到,还是抱了希望打了快递服务电话。快递大叔很快就上门来解释,连着跑了3趟,大热天地终于把送错的东西给我找了回来。末了还不忘叮嘱我撤销下电话,不然要扣20块。我想着,他来回跑几趟的时间都远远超过这20块。入伏天了,心有感触。不知道怎么,他让我想到在Siena碰到那位音乐家。

一直期盼自己能像体会 Under the Tuscan Sun里的意大利,能看到站在菩提树上的杜鹃,可以沿着梯田散步,在葡萄园里蹦跶,或许还能摘下些李子和橄榄。十几年前这部在学校看的电影促使我买了美国女作家Frances两本关于Tuscany的书,翻译十分晦涩,但Frances穿一袭白裙迎站在阳光下在十几年前构建出我对意大利所有的想象。12月的Tuscany天气并不可爱,阴雨绵绵,葡萄梯田灰蒙蒙的,人类认知系统中天生有Arching 和 Confirmation两套,先入很大程度决定confirmation的方向。虽然Tuscany没有以我期待的方式展开,几个月之后在其他国家才慢慢体会出意大利的魅力来。就好比在Reims的时候,大酒庄让我体会了一回很好的client experiences,然而尝到好酒却是在合作社里,意外常常是有的。后来每到一地对美食和美酒常常不做功课,而是直接尝试得到自己的偏好。在Siena,酒庄之行除去碰到几个同行的台湾人,食物没有惊艳之处,Brunello di Montalcino的劲道倒是印象深刻,一杯下肚有点微醺,还好这里没有干杯文化,后面的几杯点到为止便吐掉。一行人当中,4个亚洲人,除了我来自大陆,其他都来自台湾,其中一个柔柔的美女被对桌轻轻地护在身边,坐在隔壁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则是不停地用Leica相机拍细节,不时停下来也帮我拍两张又帮对桌拍两张再帮国际友人再拍两张,对取景的热情明显高于杯中物。

餐食结束是两小时的自由活动。Siena是比Florence温情得多的城市,走在石楼小巷,虽然依旧像Florence那样店铺满目,确实是小家碧玉似的胶着粘着的感觉。天空还是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没带伞把大衣拢了又拢,沿着屋檐走着看着突然觉得没有雨了。一回头一个老爷爷撑着一把巨大的黑伞盈盈地对着我笑,我想我大概有点狼狈。老爷爷是当地有名的音乐学院的音乐家,刚好所处的位置离那所著名的学院不远,于是带着我进到里面的音像店参观,他跟我细数了几盘经典古典乐,又领着我在学院逛逛,这方圆之地虽小却是每年世界级歌剧家经常到访的地方。La Piazza del Campo是Siena的中心,每年7、8月在这里会举行世界有名、最不专业、最短的马赛。广场不方不圆,像个贝壳,石板厚重,很难想象马蹄在上面奔跑不打滑,老爷爷说比赛时都铺沙。临近集合时,我想买瓶酒感谢他花时间让我像本地人一样了解这个城市,在超市里他帮我挑出一瓶Chianti Classico 和一瓶Brunello di Montalcino,将我送到集合地便抽身离开了。雨很大,送酒的手还没有抬起,黑色伞就已变成了一个中等的点。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想到了Florence中央市场里的番茄意面,在餐馆总是没吃到好吃的意面,市场里一次性餐盘上新鲜番茄酱和少许芝士却让我觉得是人间美食。新鲜番茄碾压出的青草味,酸到恰到好处就噶然而止,芝士混着碱性面条的粗感泛出微微的甜味刺激着味蕾,一份淡淡的面却印象深刻。

National Geographic:Every Day in Tuscan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38rWsEUiTY

Siena and Tuscany's Wine Countr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UT78N6OQuA


Florence Central Market

WeChat Image_20180801080051 by Zhu Kathy, on Flickr

Siena
WeChat Image_20180801172752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80801172759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发布于 7/17/2018 11:13:18 | 评论:0

人美如画 @ 7/4/2018

Journey
前两天落地,觉得欧洲几月内心满满,欧洲一定还会再见。说是内心满满,一是学校课程设计很好,让在国内雾里看花的自己多了一些新的体会,二是边行走的过程当中觉得人景美如画。

如果国内是潮起潮落,欧洲各地则是各自隽永的森林湖泊,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来体会。走着走着碰到不少有趣的人,觉着好像是看到了很多欧洲各处的微观人物雕塑,有些直立屋顶,有些临挂墙面,栩栩如生,充满灵动。这种感觉好像我在科府时遇到的那些可爱人儿一样。我想应该是内心的热爱让他们熠熠生辉。热爱未必如奔涌的潮水,更多的时候好像涓涓细流。有一次在瑞士边境缆车上跟一个法国籍导游大叔聊天,上到山顶时,他笑眯眯地指着右边说那是Bern,又指着左边说那是Lyon,在湛蓝的天空下两座城市好像触手可碰。望着天空大叔脸上有着难挡的笑意,在天空已经飞了二十八年仍说每天如果看到太阳升到天空就觉得是a beautiful day begins。看着他的侧脸我想像他飞过森林,飞过湖泊,飞过城镇,与悬崖咫尺天涯,风湍急也未吹散对工作的热爱,平淡又平常。末了,他又加了一句,跟人面对面聊天真好。我在心里回应了一句,是的,有血有肉的。之前参观过Lesage,Chanel的御用刺绣商,高级定制界的刺绣梦工厂,里面保存了从1870年至今的闪光水晶、二十世纪单面切割宝石等样品。在工场里看到秀场高定服装的刺绣,感叹这项法国国宝殿堂级技艺的精湛,百年前的古老技法依旧无法超越。那些百年前的刺绣样品,现在拿出来仍然很美很实用。Lesage开设 Master school,想要学习这门技艺不仅花费不菲,还要经过7年学徒的生活。在Lesage工作间,大多数刺绣师穿着朴素,没有戴首饰,我想她们应该是为了工作方便。大部分的刺绣工作都非常复杂和繁复,需要刺绣师很强的耐力与技艺,发自肺腑地佩服。学习这样的技艺在国内是风险系数很高的选择,时间长到无法知道未来的某个点突变是否还能控制职业发展路径。看着他们专注手中的刺绣工作,真是觉得人美如画。

Lesage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mnhs4oHfzo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JmMZ6wfa00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vKI32tI3Uc
4. Lesage的刺绣针法
WeChat Image_20180730153040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发布于 7/4/2018 23:05:25 | 评论:0

第二眼的巴黎 @ 6/14/2018

未分类
云深不知处,越了解越知道自己不了解。前一阵子在La Marais,走在十字通天的道路上和略显粗糙的建筑边,恍若走在意大利和法国的交界处,明晃晃的阳光又让人想起马赛,空气里混合着法国的优雅和意式的粗糙,街面上Brazil的击鼓跳跃表演吸引游人驻足观看。La Marais 不是我第一印象的巴黎,但激起了记忆中很多碎片,这个城市如同太平洋的深海,进入哪一层全凭自己潜入的意愿。大概一千个人会有一千个巴黎的印象。

这一次在巴黎,有机会进入到古老建筑城墙后的一道道门,每个门后都有不曾了解的一面。就好比法国总是以罢工为名,但此时此刻坐在左侧的陌生人键盘声电话声不息已经一个半小时。去年刚到巴黎,在城中见到不少Shakespeare & Company,随机走入几家看了看,并没有觉得惊艳,之后也数次路过巴黎圣母院门口那一家,人太多,我有密集恐惧症,未入。前两天去找几本英文书,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才得以进入,通过狭窄的木楼梯到二楼,见一络腮胡中年男子忧郁静默地望着窗外,时间好像回到了一百年以前。在其中一面墙停了一会,体会出Shakespeare选书的特别来,只是店面偏小书籍数量有限,店员友好地推荐了另外两家英文书店MHSmith和Librairie Galignani,两家都在 Rue de Rivoli上,距离不过200米。找寻这两家店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路过好多回,因为书店身在旅游区,被一群定位游客的餐厅和品牌店杂乱地包围着,很难想象进门后是另外一个世界。

MHSmith两层楼,配有间有名的Twinings茶室。选书有点像国内大众书局,能找到一些,却有些乏善可陈,好处是店员讲一口流利的英文。Galignani确以内容夺人的英文书店,陈列主题有图书馆馆藏的架势,书店后方有位穿着长裙优雅中年女士,把每本翻乱的书再归归位。我咨询她时她刚好在书梯上,见她不方便,便说只要指个方向就好,她微笑地淡淡说:please wait a while. I will show you later. 她把手上3本书插回书架,徐徐地从楼梯上下来,带我穿过两排书,仔细地解释了书的陈列。我想我体会到了某种old manner。

成立于1997年Zadig & Voltaire是近年法国轻奢的新贵,以羊绒毛衣和皮衣皮具出名,据说是拒绝过大奢侈品集团的收购。摇滚风和大文豪Voltaire结合多少让人联想到在圣贤祠附近碰到的那些巴黎女大学生,黑色大框眼镜透着知性,眼神衣着却又游离在知性之外。在店里也能邂逅不少40开外的女士,年龄对巴黎女人似乎从来不是重点。这也是巴黎千面中的一面吧。
发布于 6/14/2018 20:04:40 | 评论:0

审美是个人的 @ 6/5/2018

未分类
4月再次去了Reims,上次去小雪,这次去小风,但毕竟是春天,路边上撒满了柳絮似的花。上次一个人去,这次结伴同行,多了很多的乐趣。我们抵达Reims火车站时,离酒庄预约时间尚早,于是又去了一趟Cathedral。

去年路过Cathedral,正逢圣诞,边上搭建了集市,寒风凛冽,不宜在室外长待,并没有仔细地看教堂正脸。这次教堂周边棚建全部拆除,才发现教堂的正脸美得不亚于圣家堂,或者说我觉得美过于圣家堂。去年在教堂一个人看彩色玻璃觉得美到忘记了身边事。今年再来,眼睛好像发生了变化,点了一只烛台,站在那块蓝色斑驳的窗台下看了很久,心里五味杂陈,想着会对那个时候的自己说几句话。在教堂走动的时候,无意发现日本艺术家Fuji的名字,感慨在这个小镇在这个古老的建筑里也有日本艺术家的身影,法日两国互为表里真是名不虚传。同样的感受在莫奈故居也有过,浮世绘的画挂在莫奈的小屋里,可以想象莫奈多喜欢。同样,喜欢日餐的也会在法餐里找到同样的细腻感。我想其实每个人的审美是连贯的,藏在每个人的过往和基因,不去外界遇见,很难意识到这是一条线。比如自己,虽然痛恨日本帝国主义,但对于日系美物都有无限好感。在国内的时候,也知道自己喜欢法国,来到这边,才意识到这是一条连贯的线。喜欢日本美物的,对法国必然会有好感,喜欢法国的也难免对日本喜欢,会体现在食物、绘画、建筑、花朵植物很多很多方面,法国和日本的关联度不低。

法国人爱花,生活中很多元素都少不了花,连男士围巾上的花朵有时很美,即使颜色在亚洲人看来有点夸张,也毫不影响男子气概。喜欢花,就会喜欢自然,喜欢自然,也难免对印象派画有好感,大概率也会喜欢高迪。喜欢高迪也难免会联想到宫崎骏那些绮丽的想象力是否和这有点点关系。虽然高迪不是法国的,但是他在巴塞罗那营造出的童话意境与法国如出一辙。最近有机会参观了Chaumet,第一次近距离了解这个品牌,也第一次近距离看了这家珠宝的传世之作,产生了之前没有过的好感。它的设计灵感来都来自自然,Jardin和Bee系列取的元素都很特别,带来视觉和气味联想和一般花园隔开了一段距离。虽然现实中约瑟芬皇后未能为拿破仑产下子嗣,却将代表丰产的Wheat作为珠宝的主象征,可以想象她性格强悍。Wheat虽然普遍,但一经打造放置皇冠之上,却比一般的花草印象深刻,同样元素还有蜂巢、橡树、榛子,都不是气味浓郁之物,但多少都是有点内神的东西。

我想每个人的审美中是不是都有一个中心元素,只要和这个中心元素关联的,都会划到这个圈子里来。至少,我现在还谈不上喜欢毕加索,而喜欢靠近自然本真的东西。审美也不是凭空来的,不去了解不去体会,也谈不上判断。

Chaumet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CZBNg8iog8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jEJqc4LQuc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cp25j4_vRg
发布于 6/5/2018 3:53:44 | 评论:0

日长如小年-2018年新年小年 @ 6/5/2018

未分类
每到小年,我都会在心里脑里多浮现下这两个字。舅舅出生在小年,小年这一天妈妈总是要打电话给舅舅祝他生日快乐。今天去姐姐家拜完早年,姐姐拿出一包干红薯片,小时候的记忆好像涟漪一样泛开。看着这机制的干红薯片,不由地想起了外婆,这是外婆的拿手小食,每次回外婆家捧着她给我的红薯片磨牙,细细地回味口中留的一点甘甜似乎是我那时不可或缺的乐趣。与奶奶到八十岁依旧能够保持一头乌青黑发不同,外婆则是很早就花白,而且是全部花白地莹亮。外婆是极其爱整洁的人,小辈们如果上她的床玩耍,是要被严肃地驱逐的,记忆中她的床永远是干干净净的白色蚊帐飘着,现在回想起来她应该是处女座吧。她的脸也颇为白净,七十几岁虽然皱纹已经爬上了脸,但却白的干净没有斑点,稍微爬点楼还有红润跑到脸上。于是小时候我的妄想就是遗传奶奶的头发和外婆的皮肤,但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我遗传头发的可能性大于皮肤,但基本也很难遗传到奶奶一头全乌青的头发。我妹倒是继承了外婆的皮肤,也算个例外。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大品牌可用,奶奶的秘诀是不用任何化学用品也包括天然皂角制品洗头,只是定期用天然的茶油按摩头发。外婆则是洗脸,觉得脏了就洗,有时一天能洗好几次,喜欢用厚热毛巾敷脸。我想旧时代出生的女人对外貌有自己特别在意的地方,奶奶是头发,外婆则是皮肤,方法很朴实简单,效果也还不错。

外婆除了皮肤和房间的整洁干净,还觉得家里不能没有小食,否则便没有了烟火气。于是有着铜环的古老高柜上摆了好几个大号玻璃罐,放着都是外婆自己做的小食,有各种干果、紫苏梅子姜、红薯干,时常时新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底。每年我都有机会近距离地看她怎么做这些小食,以红薯干最为印象深。红薯煮好搅成糊加入切得细碎的新鲜陈皮,用工具一次抹成厚度合适均匀的片。不能太厚,太厚干后会变得很硬,难以咬断,食客除了干着急只能放弃,太薄没有嚼劲,失去咀嚼的乐趣。这一步跟写毛笔字练笔画一样,要求稳定和力道。之后撒上芝麻,加持香味。最后不可烈日晒干,只能半阴干,否则同样因为太硬食之如鸡肋。做出有嚼劲又味道恰到好处的干红薯片各家各户都有不同的方子。邻居们觉得外婆的红薯片不错,每年都会要去几袋,外婆也乐得多做一些。小食的用处,除了镇压我们这些小辈,还会用来待客。有客来,桌上不摆几盘小碟子总是过意不去的,按照长沙的习俗,还得奉茶。平时喝的都是普通茶,但客人来了,外婆倾向于用带花纹的白茶杯泡豆子芝麻姜茶或者紫苏梅子姜茶。普通茶叶中加入这些东西之后,就有了不一样的味道,即便是不吃小食,喝的人也会感到泡茶人的心意。
发布于 6/5/2018 3:51:44 | 评论:0
Tag 云图
活一天好像就活了一辈子

categories
recent comment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79
  • 评论数: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