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感恩
后一篇:白骥过隙 »

年过去了 @ 2/25/2016

未分类
今年算是大家聚的最全的一次,同学+家属+娃聚在一起黑压压二三十个人。二三十年交情将我们团在一起像兄弟姐妹般,天天一起吃早中晚饭,走的时候常发现总有一人先走悄悄地把帐结了。说起这几年来,我也很惭愧,回家的次数很少,过年有时候就回长沙了,就连前几年大家去越南和泰国我也是各种原因没有参加。今年大家计划去斯里兰卡,看样子我又要去不成了。

过节期间,去中欧参加一个“中欧二代”讲座的活动。题目叫做“坚毅成就人生”,分享嘉宾 Danny Wang 是西点军校毕业生。其他的细节我有点记不住,其实和坚毅没有太大的关系,展现在面前的是西点军校以及学生特有气质。Danny挑战了很多常人不会挑战的极限项目,并且在伊拉克服役,有过战士好友牺牲的经历。他在介绍西点军校的时候,让我想起在美国西岸自驾和LG不小心开进美国某海军基地碰到美国士兵印象深刻的气质。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带娃去参观这座位居要塞的学校。

记忆中,我小学3-6年级参加过少年军校。我记得好像是很多人都可以去的,后来一问起来,只有我和麦克是军校毕业的。说起来也不是全职的军校,像是part-time,应该是3-6年级所有的业余时间+寒暑假都贡献了给武装部大院。当时是第一届搞得非常正式,我们算是武装部有编号的队伍,教官是武装部的头。服装也是很正式,正装、训练服和休闲服都有。因为非常严格大家也真是把自己当兵来对待不敢丝毫怠慢。我记得有一次有一个班报数节奏因为一个同学老是不对声音太小,结果她所在整个排在烈日下报了一下午数,大家嗓子都哑了。回到寝室,就听到她一个人呜呜地哭想回家。因为是全封闭训练,大家都不能回家,虽然站岗的人是同学,但是一旦发现,所在的班以及站岗的人都会遭到重罚。作为队伍里最小的老报12号的自己,那个时候真是提着自己的心不让自己出一点差错。后来当然还有练正步等等一系列苦逼的训练,最后大家不仅仅的腿的高度就连偏头的角度都完全在一条线上。烈日下晒晒也无所谓了,每日毕了,很多时候是衣服已经湿透大家话也不说直接在床上睡死了。基本训练过去之后,上到了军械理论课包括步枪和手枪拆装,大家意兴盎然地终于摸上抢,原以为马上就能真枪实弹地打靶,结果也没有。练了差不多快3个星期的瞄准,才真让我们出发去打靶场。头让我们负重拉练到打靶场,在酷暑下我们就这样穿着总共3层衣服,腿上绑上沙袋,身上水壶背包,爬山奔跑,我还记得树枝把手刮伤了汗水熬的伤口生疼。走了整整6个小时,3个排全部断水了,终于到了打靶场。休息片刻,开始打靶,枪声如雷。虽然我小但是当时觉得自己对打靶还有点信心,之前用气枪模拟的时候我的成绩很好。真的上了场,真的不是那么回事情。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用肩膀和头用力地夹住步枪的后座,扳机扣下之后,枪座的后坐力差点没有惊到我出声。后来下场,觉得肩膀嗷嗷地生疼,打开衣服一看,红肿了而且汗水在红肿的地方熬的生疼。结果是忽略了后坐力的因素,所以也没有上靶,也就是说是鸭蛋。后来人也大了,报数从12号也报到1号。现在想起来,这些都是美好的回忆。至少我从此可以号称自己是女汉子了。

前两天wedu写了篇人到中年,这一两年也确实越来越感觉四十岁近在咫尺,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也觉得很美好,愿未来还能继续留下美好的回忆。
发布于 2/25/2016 20:50:51 | 评论:2
gai @ 2/26/2016 8:46:41
小时候的事情有趣又精彩呀:)
鱼 @ 2/26/2016 11:46:27
是啊,估计我们的经历都差不多

看帖要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