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年过去了
后一篇:4月 »

白骥过隙 @ 3/15/2016

未分类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3月中旬,春暖花开又还寒。身体不断忙碌着各种杂事,脑子趴在地上偷懒。时间白花花地不留情地流走。直到学校同学的各种活动以及各种不重要但紧急的事如铃声般响起来,才缓过神来。原来新的一年已经扑面而来,想着没做的新年计划,各种想看的没看的书,各种想做的还没做的事情,以及各种家庭育儿琐事都在挤压着所剩无几可以自己安排的时间。一晌贪的清欢,好像慢慢走向霓虹闪烁。

说脑子趴在地上偷懒,但好像也不完全是这样的。中间听了许定波教授讲上哈佛的女儿讲座,颇有共鸣,那些在各种育儿理论下产生的疑惑好像在这个案例中得到了答案,然后还隐约听出许教授似乎是浓浓的湘音,百度一搜,原来是岳阳人,岳阳出文人名不虚传。另外还去观摩了VCIC的比赛和听了人民币SDR的政策seminar,继续感慨现在时间还算灵活,以后就没有那么逍遥,有点时不待我的感觉。

这段时间,脑子想多最多还是38妇女节提到女性的问题,家庭暴力法的通过引起了很多的讨论,自己也想了不少。这几年可以明显感到周围的女性意识的崛起,这得益于祖母那一代老毛爷爷将妇女解放,母亲那一代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们这一代女性高等教育的普及,我们后一代女性视野逐步国际化。在可以说是最好的时代里面,似乎又是最坏的时代,当代女性夹在这新旧交替里面,似乎感受着各种尴尬甚至不乏恶意。各种标签贴在很多优秀的女性头上,遗憾的是贴标签的人还包括很多女性,多多少少让我想到了鲁迅的文章。路漫漫其修远兮,女性之路应该是建立在平权之上,即在理想状态下,个体的选择权能够得到最大可能的尊重。通俗点讲“不管出生时生理构造有什么样的差异,一个人,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想穿什么衣服,留什么发型,有什么爱好,是什么性格,从事什么工作,爱什么人,生不生孩子-这些事情可以随意组合。”也就是说重点不是区分男性或者女性,而是尊重个体的差异和选择。在流行各种Feminism意见的今天,心里问问自己好像自己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Feminism,读过的书很碎片,印象和受启发最深的居然是考G时的关于女性发展的各种文章。好像再细究就需要再读一些东西了。今年Emma在UNWomen发言是Heforshe,说的很好。记得前几天看到一篇关于对《女医明妃传》好评中写那些帮助过允贤的男性良师益友比喻成圆桌骑士,他们有着对普世的认同,这世界圆桌骑士永远比白马王子更值得珍惜五百八十倍,难得三观正的电视剧,终于从满屏宫斗剧透出了正常生活的样子。作为平常女性和一个男娃的妈妈,我能做大概也就是不断提醒自己尊重个体的差异和选择和尽我所能培养一个有着圆桌骑士思想的HE吧。

最近又发现一首歌好听,原因无他,歌名取得好。

少年锦时

又回到春末的五月
凌晨的集市人不多
小孩在门前唱着歌
阳光它照暖了溪河
柳絮乘着大风吹
树影下的人想睡
沉默的人从此刻开始快乐起来
脱掉寒冬的傀儡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仅有辆进城的公车
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
爱很简单
钟声敲响了日落
柏油路跃过山坡
一直通向北方的
是我们想象 长大后也未曾经过
爬满青藤的房子
屋檐下的邻居在黄昏中飞驰
秋天的时候,柿子树一熟 够我们吃很久
收音机靠坐在床头

贪玩的少年抱着漫画书不放手
陪我入睡的 是月亮的忧愁
和装满幻梦的枕头,沾满口水的枕头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仅有辆进城的公车
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
爱很简单
爱很简单...

发布于 3/15/2016 23:17:05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