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来巴黎的第四个星期
后一篇:想写点 »

来巴黎的第九周 @ 11/23/2017

未分类
来巴黎的第九周,感觉马上就要回国还没有待够,做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事情没做。这两天总觉得有些事情过去没有做好的,现在想做好点。远在国外,以字代人吧。

作为很普通一个人,感激所有遇到的人和事,这一路上伸手帮助过的,都带着令人感动的善意,非常感恩。当然也看到了很多的自己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我想长辈都是由衷地乐于提携后辈,看到后辈胜任进步。

在这过程中,有得到也有失去,失去的时候不能形容。我知道这是由善念而起,抬头算起来居然又要过去一年了,现在除了感激和希望都安好没有他念。

关于说服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常在想这个词。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用“互动和影响”来形容比较好。以前也问过一些职场前辈这个问题,有些说人是无法被说服的,有些说可以,这些结论都是基于自己的经验所得。但不管能还是不能,结论都不重要,其实在双方的互动中,对方的观念都在关系中产生了影响。比如我记得有前辈就借历史写过一篇“什么是政治”的文章,这篇文章包括后来的经历都让我明白了政治中的关键元素比如团结和舆论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这也是一种说服和impact。我有在认真思考的说。

关于明智
一提到智,中文含义是模糊的。根据自己的理解可以从宗教、哲学和历史角度诠释不同的含义,然后路漫漫地修炼。所以大家一讨论起来,很容易不在同一理解线上。想了想,明智的起步线是不是可以设为:分清fact, opinion/judgement and story。分清这三类是不是可以算是明了一点点呢?

Fact:事实是如何的,事实包括感情的状态、实际的结果等
Opinion/judgement: 可以包括对人和事件的判断和解决方案。通常基于自己的经验和有一定的个人感情色彩。比如:事情的责任判断、当事人的性格以及品性判断。
Story: 通常有叙述方,故事可以有事实、看法和判断夹杂在一起,fact可能不完整。

以产妇跳楼事件为例。一开始以故事出场,然后众说纷纭,出现很多opinion和judgement。作为一名普通群众而且也没有住在产妇产床隔壁,到后来觉得取证还是交给专业机构来做比较好。但是有几点是可以看得到的:1. 产妇死前情绪激动后跳楼死亡;2. 可以实施剖腹产却没有实施,产妇缺乏法律知识;3. 事件过程如何各方声音大小不一,特别缺乏女方家庭声音,事件事实可能不完整。尤其第3点,估计得投入不少时间和精力弄清楚。

那么关于第1点和第2点: 第1点,医院是不是能配备心理医生,疾病的恢复很多时候靠的是意志力和心理状态,产妇如果有人做专门的心理辅导至少降低极端跳楼事件的可能性。第2点,配有第三方律师,明白自己的权利会让事情变的更加可操作,产妇需要跪求是件让人心酸的事情。

感觉在这个分辨力上努力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人在欧洲,感觉和互联网舆论远了些,希望有一天我们也有完善的系统来解决各方问题,而不再是吵来吵去了。

关于做事
现在都强调认知,在中文里面还有很多名句包括菩萨心肠霹雳手段等等。仔细想想,很模糊,可操作性很弱。所以从认知--->操作--->结果。操作中把问题分解,可衡量可执行可比较可提高更加重要些。在步骤上磨比在认知上磨对当前的阶段对自己有效。

关于旅行
最近开始跑法国国外,跑得越多越觉得和欧洲大陆有connection。对自己而言,我做了个非常明智的交换决定。
发布于 11/23/2017 4:21:16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