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来巴黎的第九周
后一篇:安心贴 »

想写点 @ 12/1/2017

未分类
自从写了上篇文章后,感觉一直很想写点什么,这一个星期心里很平静,但是能量太满,不写出来不舒服。

好像很多年循着直觉在找的困惑算有答案,虽然完全不在范围内,这种平静、无得失心和无所求的心态怕是这一路走过来的最大补偿。以至于现在应该才要发动贪嗔痴,感觉暂时已经没有心量,还好暂时没有心量了。至少有一点,我没有疑问了,也算是一种交代。

一路顺着发心和直觉走到现在,居然走了这么远,还走得有点太不一样,大概是重新出发时的自己是万万想不到的。一路一层一层的经历,看到路途风景已经很不一样了。

关于钱

钱不是不重要,当然重要,这是基本生活的保证,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只是到达一定程度,它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要用很多其他东西去换取,代价可高可低。对于生活,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优先级别,在不同的人生的阶段,想用什么去换,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虽然有时候要做取舍,伤害再所难免,尽量做到不产生大面积伤害就好。

可能10岁之前,我几乎在医院长大,见了太多不应该死去的婴儿胚胎,经历过病人被抬进停尸间和一个壮实的新生儿如何难以产下,产下后又死亡的过程。那个在手术室死亡的男婴对9岁的我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在高考志愿的时候,我坚持没有报父母希望我报的临床学。在自然律面前,人的力量很有限,金钱有限,权利有限,感情也有限。苦痛已经太多,不用再给自己加点了。

关于其他

我从小在一群朋友里长大,我们就像兄弟姐妹,友谊的情谊我有,再加上从小我妈的解剖书就是开放给我看的,所以我对生理结构没有太多的好奇。那种因为陌生产生的情愫实在是没有那么强烈。或者我青春期因为读了《挪威的森林》产生的冰冷感促使我去读了渡边淳一,后来再读到萨特与波伏瓦的故事,这么聪明的两个人身体力行各种相处模式,最后也没有克服人类自带矛盾性带来的痛苦和混乱。加上看到周边同学折腾,动不动伤筋动骨,我感觉尽量少点麻烦比较好。所以我也就此错过最佳犯错期。至于我的父母,是非常尊重的我的意思,10岁后穿什么都是自己买的。

这一路情和义都真诚,恩怨在所难免,现在只有感激。无论以前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在不涉及会出现重大的伤害下,仍然保持一定天真信任,觉得会提高幸福指数呢

婚姻,婚姻制度以及社会的婚姻世俗观是三件事情。问询制度和文化也不太有解,普通人怕是刚开始预设好好的还是逃不出后来衍生出来的人类意念和社会规则。


发布于 12/1/2017 5:54:38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