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翡冷翠.圣诞节
后一篇:巴黎 »

旅途(一) @ 1/7/2018

未分类
已经在一个人的路途中半个月了,实属相当奢侈,但也一路把夙愿的折子都烫平了。行走的意义在于验证你对生活的认识和假设,也在于得到新的启发。回头看上篇文章已经是25号圣诞节那天,真是好远的一个日期。意大利一直没有让我一眼惊艳,却在相对长的旅程里看到了它光亮柔和的一面,这是个艳阳照在柑橘和葡萄上的古老国家。今天人一落到雅典机场,机场书店整整齐齐地摆着各种旅客需要的商品,一出出口便看见一排全球连锁的租车公司,ATM机有银联标志,打开手机Uber赫然可用,购买地铁票沟通顺利,地铁线路简单明了,空气中清冷的气息让我觉得思路清奇,心里有莫可名状的安全感,我觉得清水和水果便可以让我在这生存好几天,一抵达住处身心舒展,觉得可以写写这段时间在路上的一点零星感受。

Hostel
青年旅社。最后一次对青年旅社的印象还是在好多好多年前的西湖边上,二十几岁觉得不住青年旅社都对不住年纪。在交换期间,有不少同学旅行中都选择hostel,我起初对这种混住的模式表示顾虑,毕竟异国文化不同,4-6个人住在一起会怎样。这次在米兰的hostel经验直接打消我的顾虑,应该说是超出预期,不仅设施和餐饮不输给国内4星级酒店,还提供类似Airbnb的体验项目,还有公共社区,形式上有点像在华盛顿看到的Co-Workplace住宅区,在科技设施上考虑周到,唯一不方便的是行李寄存。最重要价格才10-30欧之间,在年轻背包客中打败Airbnb和传统酒店几率还是蛮高的。在米兰hostel停留的时候,在公共社区里面,很多人都在交谈,或者演奏自己擅长的乐器,开始理解欧洲同学在consumer intelligence课上描写的那些栩栩如生的千禧代的来源。上课时好奇为什么很多欧洲同学描写非常细致且每个个体都很立体,似乎就住在客户隔壁,现在也算大概有个了解,住在传统hotel里是没有机会近距离了解的。这也就引出另外一个问题,中层管理人员的生活方式其实和年轻千禧代有点距离,长期的生活差异以及只靠类似检查(research & consultancy)的方式足不足够了解有血有肉的年轻代人从而做出相对明智的长期决策,如果不面对面和客户深入交谈如何做到了解客户有血有肉的一面?

经济
从12月中旬,我所走的大部分地方应该来说经济都一般,有些城市主街道上很萧条。在Palermo虽然我吃到了在意大利旅行期间最好吃的米饭,但走在大街上萧瑟感以及两次被陌生人提醒要注意飞车党都让这个城市蒙上一层灰色,经济一般带来的失业率偏高让很多年轻人无所事事。天朝过去三十年中有短期保就业中期牺牲经济也有短期牺牲就业率长期保经济的时刻,阴阳两面福祸相依,过百年再由人来评说,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另外一个万历十五年的瞬间,是走上或走下,普通人只能想想罢了,但越来越觉得天朝很多发展决策是明智的。中国历史撰写注重人治,没有这个人,历史就不会发生;西方历史撰写注重客观,不管是张三还是李四,这个时刻怎么都是要发生的。作为普通人生活在盛世中实属幸运。

在Palermo我有非常好的住宿经历,host是一个头发发白的大概70岁左右的优雅女士,进门挂着她年轻时候的黑白大头写真,非常美,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她一定有过特别的经历。整个楼面都是房间,房间的建筑高度完全符合我对西西里的想像,旧蓝色的双边开门,擦得干净略有刮痕的旧银器,10平米左右的烫衣间堆满有些年头的但是干净优雅白色的蕾丝边床件,这个房子一定有过女眷拥满的繁盛时代。早餐时间我在客厅里碰到了另外一位来自叙利亚房客Mohanmmed,一位在中东、欧洲和亚洲都有business的商人大爷。刚开始我只是礼貌客气地在边上吃着我的面包,寒暄之后,大爷说上个月去过中国扬州,他的工厂在那里。在Palermo能说英文的不多,还能碰到个去过中国的,耳朵不由地竖了起来,接着他说他从叙利亚来,从事化妆品行业。想着我不是前二个星期才去过中东,以色列和约旦去过了,只是没有去叙利亚,专业还是化妆品行业。一下子话夹子都打开了。后来才知道他说的化妆品行业其实口腔护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这位大爷敏锐,一个小时的早餐时间,他几乎打中我最近想的所有问题,而且点点都有启发,而我其实只在中间发言过两次且没有明确提出过这些问题 。因为生意散落在世界各处,他对各个国家有自己的认识,比如很多欧洲人需要面对收入不够的问题,也说中国人过于追求金钱好像普遍不怎么快乐,再说自己在一个独裁国家经营生意面对的问题,如何管理各地的生意,最后从我的说话中他还引出了give and take以及宗教信仰哲学的话题。末了还给我看了他一家人的照片,两个酷似他的儿子,大儿子在Hult读书,还有跟妈妈长的一样美丽非凡学装饰设计的女儿,交叉遗传在他家真的完全不work。大爷给我最大的印象是圆通从容,整个人放松真诚,对待金钱的态度颇为豁达,说起中国几十年的变化时很是佩服,只是他觉得中国把金钱看作幸福入口过重了,容易不快乐。他说他在叙利亚的生意一直在亏损,但是有一群人为他工作,这些员工很乐意为他发展长期事业,他就觉得很高兴满足。大爷说旅行时候希望认识不同的人,所以倾向于选择家庭旅馆而不是五星级酒店,人是生活很重要的部分,日常生活中餐桌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末了,还说到了宗教的问题,我很小心地表达了我没有任何正式的宗教信仰 ,但我会到各处看看教堂寺庙什么的,他沉默下说从生命起点到终点,终有一天你会做选择。我不知道我最后会不会做选择,我比较感叹我在这个穷乡僻壤普通家庭旅社里跟一个大爷在一个小时聊了这么多形而上的话题 ,这个大爷来自一个战乱的国家且敏锐和融通应该不是普通人。接近吃完的时候,大致从大爷的话语中知道了他家族从父辈起就衣食无忧,但从父母那秉承了普通生活的原则。

至于际遇,我觉得好的际遇会给你打开一面镜子,看见过去的自己和看到现在,没有太多的得失心。现在回想一个月前的自己,好像现在更平静放松了些,也会想起自己过去二逼的时刻自己把自己逗乐了。想起高中物理老师说的功不唐捐,我想这就是一点小进步吧。
发布于 1/7/2018 14:32:57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