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又过了一大半 @ 9/27/2010

读书与感受
这一年,又过了一大半,看自己怎么想,如果看收获,确实好像还进步挺大的,但如果放在三十而立的时间段上,也许更多的是不满足和些许的焦虑。

我对自己的不满一直以来都是集中在觉得自己不够努力的问题上。简单的认为是自己努力的不够就搪塞了一些过错和失误,但我今天开始觉得也许不是我不够努力,而是不够有智慧,不够注重细节吧。
发布于 9/27/2010 14:10:41 | 评论:0

包子而已 @ 9/16/2010

平日生活
题目随便写的。包子也没有得罪谁。

跟一傻大姐交流,挺好的孩子,就是愣了点。

本来是下午要去香港的,领导过来了,省得就跑来跑去,昨天刚刚去过。

今晚上游泳,晚一点要去见个朋友。

昨天游泳,然后吃火锅,游泳消耗200卡,吃进去1200卡。。。得不偿失的,整天。

跟自己说,不瞎操心,对谁都是。我就是一不务正业。

昨天喝了点酒,好久没有喝了,头脑很清醒,就是手有点麻,赶上我前一段时间睡觉不好,眼睛跟兔子似的。反正我也不在乎,得快乐就快乐些。

发布于 9/16/2010 15:02:24 | 评论:0

包子而已 @ 9/16/2010

平日生活
题目随便写的。包子也没有得罪谁。

跟一傻大姐交流,挺好的孩子,就是愣了点。

本来是下午要去香港的,领导过来了,省得就跑来跑去,昨天刚刚去过。

今晚上游泳,晚一点要去见个朋友。

昨天游泳,然后吃火锅,游泳消耗200卡,吃进去1200卡。。。得不偿失的,整天。

跟自己说,不瞎操心,对谁都是。我就是一不务正业。

昨天喝了点酒,好久没有喝了,头脑很清醒,就是手有点麻,赶上我前一段时间睡觉不好,眼睛跟兔子似的。反正我也不在乎,得快乐就快乐些。

发布于 9/16/2010 15:01:52 | 评论:0

许久 @ 9/6/2010

平日生活
好久没有写bolg。偶尔在开心网上写点,我日本的Blog网站又可以用了。再加上胶囊日记,好多个地方,也不知道应该写在哪里。但总之我现在写的是比以前少了很多。

不想让自己老是很纠结着,总有那个问题在那里。无休无止。
也许我人离开问题会解决,比如飞到海的那边歇歇

倔强的一种表达是无情 没有表情也是一种表情
看到你的时候 发现是这种表情 我便开始沉默
什么时候开始 你已经无法让我觉得放松和快乐
你我相反的很多 穿过你温暖的外在 触摸到却是冷冰
我外面冷冰冰 里面却柔软得一触即破
我真的想换个环境生活了 虽然我爱深圳 如此深爱到难以割舍
发布于 9/6/2010 9:36:04 | 评论:5

创业开始 @ 8/28/2010

平日生活
在一个很高的平台上创业开始了,11月份开始的常驻日本,开设事务所的准备。
还没有开始,早已经兴奋不已。
发布于 8/28/2010 9:24:56 | 评论:5

苏力教授今年的致辞 @ 8/14/2010

平日生活
我爱听他说话,我觉得我和苏力老师一样有着浪漫主义情怀,有着身肩重任的历史责任感,有着激情澎湃和情真意切的言辞。读苏老师的演讲,如饮美酒,自得其乐,陶醉其中。

世事变迁,人情冷暖,信仰永在空中飘扬。

北京大学法学院朱苏力教授的演讲(节选):

    ――其实入学和毕业都只是人生的片刻。“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想来,在天地的眼中这一刻也不会有什么特别。 

    ――在这个因市场竞争而日益理性和匆忙的年代,说实话,我希望你们保持这样一份真性情。有所追求但不刻意,渴望成功但也接受平凡,无论是在学业上还是在事业上,无论是从政还是经商,无论是面对爱情还是面对功名。不是一切努力都没有结果,但也不是一切努力都有结果;不是最努力的就一定最有结果,更不是努力就有一个确定的结果。不要把生活变成一项志在必得的竞赛,因为生活不是竞赛。 

             
  ――不要总是拿自己同别人比,无论是昨天的同学还是明天的同事,除非你想把自己往死路上逼,把自己变成别人的影子,把生活变成自己的炼狱。每个人的天分和机会都有差别。

    ――我们当然希望,也相信,你们有骄人的成就;但如果没有,只是做好了自己的事,问心无愧,那就足够好了,那就是有出息。不要仅仅生活在他人的期待中,或者被北大的牌子压得喘不过气来,也千万不要把“明天北大为我而自豪”太当真。什么地方规定了北大的毕业生就不能平凡、平庸甚或是失败?就不能比别人收入低,房子小,就必须有车?请记住你父母亲的话,一句老百姓的话,“平平安安就是福”。 
  ――你们千万不要上了某些法学教科书的当,总觉得,或刻意寻找,社会或某个人欠了你什么,这里没有起点公平,那里没有结果公平。一不小心,你会把一生都用来挑剔抱怨了。生活从来就有许多偶然、意外,幸与不幸,以及许多你认为的不公平,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在情感上。但无论什么,都只能面对,那为什么不从容一些——人所谓的荣辱不惊?其实,你走进和毕业于北大法学院,虽不是纯属偶然,但也并非天经地义;其中就可能有一丝幸运,而你这一丝幸运的背后或许就有你的许多不知名同代人的失落、遗憾甚至不公平感。

    ――理想并不完全是个人的选择,在相当程度上,它是社会的构建,基于一个人对自身能力、时代和社会环境的理解、判断和想象。你们也不例外。也许你们的理想会显得比我们的,比我们前辈的更宏阔,更高远,但那不过是你们的能力以及北大和今日中国为你们展示了更多选项以及更大的可能性。而我们最关心的是,许多年后,在漫长的再也谈不动理想的年月后,你能否像你所敬重的甚或不那么敬重的前辈那样,拿出一个作品,值得你向世人自豪——即使仅仅如同此刻站在你父母亲骄傲目光中的你?
  ――真正的理想,无论大小,无论高下,最终都一定要用成果来兑现。 
    ――玻璃墙隔离了城市的喧闹,会不会也隔离了你对城市以外的感知?成天的飞来飞去会不会令你疏远了土地,走南闯北多了会不会什么都看不到了,或懒得看了?成堆的文件让你变得更务实了,但会不会也让你变得漠然?严谨的法条让你的思维更象法律人了,但会不会使你的判断远离普通人?不错,知识改变命运,也确实改变了你的命运。当某个午夜从律所加班归来,打开房门,你是否会感到孤独,或有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恍惚?而且,你们还有时间,或还有心情同你的父母对话吗?说得更俗一点,你会不会忘了自己姓什么?

    ――社会和学校很不一样。在校园里,个人努力也起作用,但作用更大的其实是天分。社会则很不同。社会更多是一个世俗利益交换的场所,是一个市场,是“平民政治”;评价的主要不是你的智力优越(尽管你的聪明和智慧仍然可以帮助你),而是你能否拿出什么别人想要的东西。因此,我们的同学千万不要把自己16年来习惯了的校园标准原封不动地带进社会,否则你就会发现“楚材晋不用”,只能像李白那样用“天生我材必有用”来安慰自己,更极端地,甚至成为一个与社会、与市场格格不入的人。 

    ――尽管社会和市场的手是看不见的,但它讲的却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它不讲期货,讲也都是将之转为现货。你可以批评它短视,但它通常还是不会,而且没有义务,等待你成长和成熟。它把每个进入社会的人都当作平等的,不考虑你刚毕业,没有经验。如果你失去了一次机会,你就失去了;不像在学校,会让你补考,或者到老师那里求个情,改个分数。“北大学生有潜力、有后劲”;别人这样说行,你们自己则千万不要说,也不要相信。这种说法不是安慰剂,在某种程度上,实际上就是说你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如果你有什么素质,有什么潜力,有什么后劲,你就得给我拿出来。

    ――我们每个人都只能生活在日常的琐细之中。我从来也不担心北大的毕业生会没有理想以及是否远大,而更多担心你们能否从容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特别是当年轻时的理想变得日益遥远、模糊和暗淡起来的时候;还因为,我要说,几乎——如果还不是全部的话——每一个雄心勃勃的人都注定不可能完全实现他的理想。我当然希望而且相信,你们当中能涌现杰出的政治家、企业家、法律家、学问家,但只可能是少数——多了就挤不下了,多了也就不那么值钱了——边际效用总是递减的。无论在世俗的眼光还是在自我评价中,绝大多数人都必定是不那么成功的。但是,我们要知道,成功并不必定同幸福相联系,所谓的不成功也未必等于不幸福。 

    ――你们不再提问了,因为你们接触了更多的课程,遇到了更好的老师,有了更宽阔的视野了;因为你们不再迷信老师了,因为你们已经懂得了,其实许多问题并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因为你们有了你们的判断、你们的兴趣和趣味了;以及,因为,最重要的,你们懂得了如何自己学习了,懂得了如何寻找你们自己学习的、生活的、工作的以及人生的答案。是的,你们不再提问了。但这也就到了你们毕业走人的时候了。 

  ――如今社会上流行“爱心”这个词。把动词名词化,是20世纪中国语言的一个重大变化。这种语言的变化也许意味着社会现象包括主观感受的客观化过程,也许意味着社会科学的发展,因为社会科学需要稳定客观的研究对象。我不喜欢这种“爱心”的说法。传统有时还是好的,我坚持传统的主观的动词表达式。在你们临别之际,我只是说:我爱你们。
发布于 8/14/2010 19:51:10 | 评论:1

李香兰的曾经 @ 8/11/2010

平日生活
日本朝日新闻上每天都会有一小块地方留给这位老人,每天这位老人都会将自己的一些记忆写出来告诉大家。她曾经的生活,她曾经的喜怒,她曾经的辉煌。

昨天晚上出去吃饭的时候,自己无缘无故的聊起,可能是因为她的声音已经留在我的脑海中,下意识的触发到相关联的点时,就情不自禁的说起来了。一个80后,有些意外地喜欢三四十年代的歌曲。

李香兰才是一代歌后,当时的传奇,虽然任何传奇最终都会被人所淡忘,但她依然是曾经的传奇。她曾经如此的辉煌。

让我告诉大家,曾经有个很会唱歌的人,名字叫做李香兰。

李香兰(1920年2月12日-),本名山口淑子,生于辽宁省抚顺市,祖籍日本佐贺县杵岛郡北方村,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著名歌手和电影演员。

1906年举家迁到中国东北。1933年被李际春收为义女,改名为李香兰。1945年日本战败,李香兰以汉奸罪名被逮捕,后被无罪释放。1946年遣送回日本,1947年改回原名山口淑子继续其演艺事业。1958年冠夫姓成为大鹰淑子,告别舞台转而从政。1974年当选参议院议员。李香兰受过正式的西洋声乐教育,代表作有《夜来香》。后来有根据她的故事改编的很多同名艺术作品,如流行曲、舞台剧、电视剧等。
发布于 8/11/2010 7:49:28 | 评论:0

fay wong @ 8/5/2010

未分类
家里熄了灯 只放着王菲的CD

闪电又闪过 明亮到照进了整个房间

对暴雨无奈 对酷暑也无奈 气候似乎没那么平和

对着1000片的拼图发呆 好喜欢凡高的《夜色下的咖啡厅〉

前一段日子 在上海百货店里不看价格的买了下来

放在行李箱里怕挤到 还是手提上了飞机带回了深圳

真希望能有一天拼完这幅画 镶上喜欢的深墨绿的框

我会把它挂在客厅一进门就可以看到的位置

如今 它碎乱着  无头无绪

都需要勇气  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
发布于 8/5/2010 20:33:04 | 评论:1

to 晓阳 我30岁party的感言! @ 8/2/2010

平日生活
大家好,很高兴大家参加我的聚会,有些人还不知道,今天是我30岁的生日。

今天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和感觉,因为我为了迈进今天,2年前就开始做准备。2,3年前我就想,我30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会在做什么事情,我为此做出了一些努力。

20岁,像是一颗蒲公英,飘在风里,每天都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情,遇到很多惊喜。20岁需要惊喜。30岁有很多的不同,30岁更像是山坡上盛开的一朵小花,在暴风雨里摇曳纵情的哭喊,但她不会有绝望,因为她知道暴风雨终将过去。30岁开始会欣赏安静的夜晚和明亮的星星,30岁还是学会欣赏雨后大山散发出的泥土的清香,更重要的,30岁,学会了欣赏自己。

我开始真正的欣赏自己。我觉得我挺不错的。

今天参加聚会的有我的朋友,同事和我的贵人,是你们伴随着我走到这里,我非常感谢你们。

让我们举起手中的酒杯,为大家的健康幸福干杯!!
发布于 8/2/2010 18:50:56 | 评论:6

像个孩子 @ 8/2/2010

平日生活
LOFT...柔和的路灯.....平静的心......

走过那条长长的路...居然可以安静地一句话都不说....

我对你没有任何企图......你看到的我........就像个孩子一样......

我安静而平和.....没有虚荣和贪婪.....

我任性地按照内心中的自己生活.....风雨也不曾让我改变.......我挣扎着.....从没有放弃....
.....有时候这种感觉没有谁能了解......

.....我大声哭泣的时候经常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你看到的我....就像是个孩子....

......脆弱却坚持......容易被伤害但依然保持善良....
发布于 8/2/2010 0:01:02 | 评论:0
博主:koning
性别:女的
职业:金融
宠物:小白↓



Web Site Statistics
X Box Game Rentals



categories
recent comment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485
  • 评论数:1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