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春节计划
后一篇:二、孔胖子其人 »

连载 《对赌》 一、新来的实习生 @ 7/19/2012

未分类

        7月初的北京总是灰蒙蒙的,林立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散发着浓浓的热气,刘钧田让出租车把窗户关上,开开空调,司机师傅嘟囔了一句“空调坏了,不制冷”。刘俊田张了张嘴,想争执一句,忍住了,没说话,坐直了些把窗户摇到底,把头凑到窗户前面,看着陆续飞过的电线杆。收音机里Hit FM正在播放着《因为爱情》,听到的是王菲和陈奕迅的声音,他脑海里却闪现的是一个老太太尖细的江浙口音“一枚耐情,蓑衣每有被桑。。。”,“完了,这首歌算是被那个节目给毁了”。

        那是一个访谈节目,一对钟爱一生的夫妻,老伴多年前去世了,但是妻子却每天仍然保持者两人一起的生活习惯,每天都做两个人的饭,摆两幅碗筷,在节目结束的时候,老人家深情的演绎了《因为爱情》,声音不大,很温柔,尖细的嗓音,老人家唱着唱着泪眼朦胧。从此,这首歌的原唱便成了这位江浙老人。听着听着,刘钧田想到刚刚分手的李舒洁,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不由得有些落寞,拿起手机给李舒洁发了个短信”是我对不起你,感谢你给我的回忆,你一定会更加快乐的。Jacky“。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期望的回信,哪怕是个再见也行。刘钧田无奈的看了看窗外。

        出租车还在三环路上堵着,刘钧田要去中煤集团总部,是北五环外,本以为下午两点多了应该很顺畅,谁知道还是一样。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是《Because of You》,他就知道是Sheiry的电话,”姐姐,你能让我消停一会么,我知道这是个要死人的事情,但是我正在处理,我正在赶去见张处,跟她核实这个事情,你让罗主任等等。“刘钧田还没等贾秀芸说话,一炮筒子就打出去了。那边沉默了一下,说”刚才你的电话打不通,陈魏宏急着找你谈事,就找我了,你有空给他回一个吧,嘟嘟嘟。。。“

        贾秀芸没等他回电话就挂了,剩下刘钧田张大嘴巴愣了一下,不过Sheiry就是这脾气,几年下来他都习惯了,虽然刚才冤枉她了,不过回头请她吃个宵夜就没事了。刘钧田知道 陈魏宏 要找他谈什么,还是新升级项目配套硬件的事情,刘钧田就是要拖一拖他,何况他要等的电话还没有接到呢。可是一想到Sheiry上午接连的三个电话,关于江煤集团机构改革的消息,他就头疼,这对于ERP项目来说可是巨大地变化啊,不亚于重新来做啊,机构要重新设计,代码要重新导,固定资产。。。。。。算了,不想了,先和张强探听下风声吧。他决定不想工作的事情了,等到了中煤楼下等的时候再说。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刘莉莉的电话,刚响了一声,想到她应该正在碉堡上班呢,他立刻又挂了,把身子深靠在座椅上,回想起上个月的那个晚上。

        刘莉莉是刘俊田在江城煤炭项目群的实习生,是项目管理组打杂的,平时帮助项目组同事贴贴发票,记记考勤的事情。小姑娘是江大的研究生,第一次见她是三个月前招聘的时候。项目组管理组组长李迪嚷嚷着前一任实习生辞职了,没人帮助项目群的四五十号人做后勤工作,要赶紧招聘。

        刘钧田当时正为新的合同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就让李迪自己全程搞定,最后他签字给HR就行了。李迪还真当回事情,几大论坛发帖,让本地同事介绍,综合组的组长章图也掺乎者加入面试,两个人经常从一堆彩色,黑白的简历中挑出几份,给刘钧田晃一下“老大,你看这个怎么样?”刘钧田赶紧挡开,“还行,还行,你们自己定吧,要找能干活的,又不是选美,尽快吧”章图嘿嘿的笑道“那起码也得看的舒服啊”。
        过了两天,李迪和章图兴致勃勃的从会议室出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小姑娘,短短的头发扎成小马尾,两只手挂在大腿边,李迪很官腔的说“谢谢,我们有消息会很快通知你的”。小姑娘点了点头,说了声“哦”,拖着步子就走出了碉堡的大门。
        当时,刘钧田正抽着烟和肖芳在门口谈着合同分工的事情,一抬头看到这个穿白衬衫,灰仔裤的女孩,愣了一下,小姑娘的皮肤太好了,白里透红,粉嫩粉嫩的。刘钧田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和舒洁进行了对比,嗯,女孩年轻就是好啊。
        刘钧田是BJT公司的项目总监,在江城煤炭集团负责企业的ERP项目群实施,他已经习惯了在四海为家的生活。BJT是全球最大的软件服务集团,基本上每年招聘都是全国TOP5的研究生才有资格面试,待遇很好,但是外企资本家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挣的,做软件服务的基本没有加班的概念,而由于外企的绩效体系很巧妙,薪资又看似比较高,所以员工们也明知其实性价比并不高却也忙的不亦乐乎,每年指望着Level的提升,指望着Point的增加。

        刘钧田来江城煤炭已经两年了,用他的话讲,虽然是上海人,但是在上海的人脉圈子还没有外地的多,已经完全适应了江城的生活习惯,学会每天早上吃着江城的皮肚面,到夫子庙去掏最新的美剧,然后去西湖遛弯看婚纱摄影的现场。但是也是因为这个,他的未婚妻李舒洁一直有意见,希望他能稳定下来。李舒洁也是外企的,是刘钧田三年前打羽毛球认识的球友,逐渐的相互交往起来。舒洁是一个典型的江浙女孩,皮肤很好,肉肉的脸蛋,性格比较委婉。但是当看到这个小姑娘,刘钧田不由得觉得,李舒洁毕竟是28的人了啊。

        肖芳看了刘钧田一眼,把脸凑过来,伸手在刘钧田的眼前晃了晃,“醒了,醒了,人家都下楼了,赶紧追下去啊”。声音不大,但是已经了下楼梯小姑娘似乎听到了什么,回头瞄了一眼,赶紧一缩脖子又下去了。
        肖芳是刘钧田这个项目的合作伙伴项目经理,如果把BJT公司比作江城煤炭集团的外部服务公司,那么肖芳所在的六合集团就是江城煤炭集团的内部服务公司了。六和集团是江城煤炭集团的第三产业公司,现任的管理层基本都是从江城煤炭集团出来的,董事长还担任着江城煤炭集团的副总经理的职务。只不过由于前几年主业,辅业分离,现在98%的员工都已是社会编制人员。
        刘钧田有时候对这种服务项目的关系真是无可奈何,但是却有无能为力,只能尽力周旋。江城煤炭集团从三年前启动ERP项目,经过半年的招标准备,最后BJT公司中标,成为主实施商,但是江城煤炭集团为了培养自身的信息化团队,遵守中国煤炭集团总部的“培养内部团队”的要求,,硬生生的在原来从事部分煤炭外围服务三产集团公司中成立了一个ERP实施部门,临时招了一些刚毕业的学生,当然这些都是与江煤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关系户的孩子。在ERP项目群招标中明确规定, BJT公司的所有实施项目必须与六合集团合作,分包主合同额的40%给六和集团。作为全球顶级的软件服务集团,BJT公司的人员成本非常高,又分包了40%的合同额出去,所以这个项目上的人员那是能少则少,成员也基本上都是新人,主要的开发和测试的工作都只能让六和集团的员工承担。而这两年来,刘钧田顶着总包的责任,带者十几个BJT员工做着架构,设计,指导者刚开始啥都不会的用户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们干活,这感觉真是欲仙欲死。
        肖芳是去年六和集团从上海找来的项目总监,据说和中煤总部的一些领导很熟悉,动辄在各种场合说“昨天刘处给我打电话了,说他们家孩子考上华中了”。这个女人很泼辣,很强势,但是的确有一把刷子,业务虽然不懂,技术更是不通,但是搞人那是杠杠的,刚来的那段时间,天天围着江煤的陈主任,经过一个月愣是把陈主任哄的眉开眼笑。刘钧田一想到肖芳,脑子里不自由的就头疼。
        “瞎说什么呢,我有女朋友的人了。”刘钧田走了两步把烟屁股扔到碉堡门口的烟灰桶里,“走,咱们去把SOW再理一遍吧”。
        江煤集团对ERP项目很重视,专门把原来一个电教中心腾了出来,给ERP项目组作为实施办公楼,而这个楼外顶是圆的,有点像战时的碉堡,从此就有了碉堡的名字。在这个煤炭一条街上,经常能看到一群衬衫西裤,背着双肩包,随口说着“回碉堡啦?”的服务顾问们。

        第二天,一上班,刘钧田正在擦着桌子,碉堡的门禁响起了门铃声。刘钧田没搭理,结果铃声响了半天,他回头扫了一眼,哦,他习惯来的比较早,整个办公区都还没人来呢。他沿着办公区中间的走道走到碉堡玻璃门口,看到那个小姑娘正在等着。她今天穿了一身套装,小花边衬衫紧紧的,把不大的胸部包的呼之欲出。刘钧田开了门,问了句”你是?“
        ”您好,我是新来的项目实习生,我叫刘莉莉,是江大经管系的研究生。“小姑娘双手勾着耷拉在裙子前面,答道。
        ”哦,你进来吧,李迪还没过来,先找个地方坐着等吧“。刘钧田转身就回到了座位上,心里想,李迪这小子速度还真快,昨天上午刚面完,今天就来上班了,也没跟自己打个招呼。
        过了一会,顾问们陆陆续续的都来了,李迪果然还是来得最晚的,晃晃悠悠的,把电脑包往桌上一放,然后就凑到刘钧田椅子旁边。
        ”老大,我今天去趟煤研院啊,昨天周主任打电话来了,要让我们去给他们做个项目管理的培训。“
        ”好吧。记着要让章图跟着你去,拍点照片,做个报道,还有,一定要让用户填了满意度调查表回来啊,别跟上次似的,做完了还被陈主任骂一顿“。刘钧田又赶紧叮嘱了一翻。
        ”记着呢,您那“。李迪就是典型的北京油子,说的呗溜。
        ”哦,对了,你的那个刘莉莉过来了,你给她安排下吧“,刘钧田想起那个小姑娘了。
        ”哦?她在哪里呢?没看到啊“,李迪回过头扫了一眼,”嗨,她怎么坐到财务组那边了,贾组又抢我的人啊!“, 李迪边说就边走了过去。
        这是刘莉莉到项目组的第一天,接下来的日子里,刘钧田这一排的工位上就多了一个腼腆,不怎么说话,自己带饭的单薄的身影。从此,本来比较冷清的项目管理组从此热闹了起来,每天各种单身汉以各种理由来这边串门。搞得刘钧田不得不经常赶人。
        过了一个礼拜,刘钧田和刘莉莉也就熟悉了,但是可能因为是领导的原因,刘莉莉逐渐显出的在熟人面前开朗的性格一看到刘钧田就很紧张,总是刘总刘总的叫着。
        有一天晚上,刘钧田刚刚从江煤大楼走出来,很郁闷的回来碉堡,因为本来约好了陈主任一起吃晚饭的,结果饭店都订好了,在办公室门口等了半天,陈主任说在开会,过了一会又来电话临时有安排,改天。可是当刘钧田想抽烟,就趁着下班从楼梯往下走而没有坐电梯的时候,刚下到三楼,就听到肖芳熟悉的夸张的笑声,"哈哈,陈主任,你那天真的给刘主任打电话啦?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物资部是有动向吧?"
          刘钧田立刻往楼上跑了几步,想了想,垫起了脚尖,轻轻的上了两层。他狠狠的抽了口烟,嘴里骂了句脏话。
          刘俊田的心情一下子差了起来,本来今晚想在吃饭后和陈宗去在水一方泡泡澡,然后说说和六合的分工的事情的,最近物资组的丝丝小姐反映六合新近来的人不仅能力不行,而且态度极差,上个礼拜给六合煤矿培训竟然和用户炒起来了,可惜肖芳在场,吃了顿饭把事情摆平了,本想趁着今天的机会背后扎一针的,结果又被肖芳中途截胡。
          刘钧田气冲冲的回了碉堡,刷开门一看,顾问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加班的竟然没有一个BJT公司的。刘俊田无奈的谈了口气。外企绩效靠地就是上下级评价,但是评价只有一年一次,而项目经理对项目成员的绩效虽然有较大的影响力,但是这些顾问来自不同的部门,别的部门的人最终的考评结果还是有部门经理确定。而六合集团的项目经理对顾问们则有生杀大权,工资升级甚至辞退。所以肖芳的人们虽然能力技术不太好,但是好管那是一定的,对肖芳那是毕恭毕敬。而刘钧田则要被动很多。
        走到大办公区最里边项目管理这一排,他看到刘莉莉正专心的敲着键盘。他走过去在背后看了看,刘莉莉在写项目报告。"这个李迪,真是偷懒,连项目报告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丢给实习生写"楼均田刚想给李迪打电话叫他回来,但是当他看到刘莉莉前面码的字的时候,他停住了。文字逻辑清晰,结构还算合理,也不向李迪那么啰嗦,恩,写的还不错。刘钧田不由得恩了一声。
        刘莉莉听到了,立刻站了起来,”刘总好“。
        ”哦,没事,你还没回去呢“,刘钧田问到。
        ”嗯,李组长让我帮他改一下报告“
        哼,还挺护着李迪这小子,什么叫改,李迪以前写的可比这个差多了。刘钧田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嗯?我怎么有点吃醋的意思。
        刘钧田叫她坐下,”哦,早点回去吧,晚了一个人回家不安全,你吃饭了么“
        ”我回去吃,待会就走了“
        刘钧田做到自己位子上,想到还有下个月的财务预测没做完,而这个礼拜就要交了。
        打开电脑,调出这个月的财务预测表,看着人工,费用的数字,他就头大了。上个月借了个老外过来已经Over Charge了,他找Leo王借了个代码,然后又申请了个打标项目才刚刚好抵扣过去,而这个月屋漏偏逢连天雨,前几天SBP系统的速度突然很慢,而项目上的Basis却休假了,临时从中煤总部项目组调了个Basis来,结果这个哥么的级别很高,一天顶别人两天的钱,干了一个礼拜,一下子就把这个月的计划成本又都吃光了,而且还超了不少,可是下个月是系统单元测试,原计划还要从上海协调两个测试人员来帮忙,加上现在物资组肖芳的人又不得力,可能还要加人,就更加雪上加霜了。
        BJT公司的项目管理非常的标准化和严格,全球统一的项目管理平台,财务,进度,人员计划都要每月实时更新,有一堆后端的人员每天拿着放大镜象看贼一样的看着这些在前面冲锋陷阵的总监及经理们。而项目在现场的情况是千变万化的,可很难按照合同和进度的计划来按部就班的进行,所以象刘钧田这样的项目群经理经常就要东拼西凑,拿几个合同的钱来相互拆借,有的时候还要找兄弟项目来周转。当然这里的周转都不涉及钱,而是项目的财务代码。例如,每个项目上的顾问干一天活就需要占用这个项目的财务代码来支付这个顾问的人天成本,如果没有代码,这个顾问就算白干,而这个顾问的部门经理就会找上门来,除非这个顾问肯把自己的休假代码提供出来填坑。所以,如果这个项目的财务代码这个月计划资金不够了,为了让这个月的报表好看一些,项目经理之间经常拆借代码,这个月你的代码借我用两天,填几个人,下个月我的情况好转了,把我的代码在给你用几天。而对于没有签下合同的项目来说,在打标阶段可以申请一笔费用,这笔费用将以一个打标代码的名义提供给打标的项目组使用,不过钱都不多,一般都只有几十个人天。
        刘钧田挖空心思把自己手头的两个项目代码,一个打标的费用代码拼来凑去,一会把这个人放到这个代码,一会吧那个人放到哪个代码,看着Excel表格最下方的总数变来边去,却总是红的。看来内部是解决不了问题了,只能找人拆借或者找几个兄弟填休假了。
      想到这里,刘钧田打开项目休假表,一看已经两个月没有更新了。他只好打开邮件,一封一封的找每个人的休假申请,然后把这两个月的休假记录都填进来,可是整个项目群50多号人,找起来真是费劲。
        嗯?嗯  ,刘钧田对刘莉莉说了一声”Lily,你过来一下,帮我个忙“
        ”哦“
        刘莉莉挂着双手又移了过来,”Lily,你用内部PMO的邮箱把所有休假批示的记录都汇总一下,分人更新到这个表里,然后同时出一个透视表,做个统计“
        ”嗯,好的。你把表发给我吧“
        ”好的“,刘钧田突然想到,刘莉莉是实习生,是没有公司邮箱的,而自己现在在外网,又无法发内网邮箱。
        ”嗯,你在外网内网?“
        ”我在外网,刚才看了看学校邮箱,说明天下午要开会“刘莉莉象做错了事情一样,因为一般情况是不准在上班时间访问外网的,当然刘钧田和项目经理们除外。
        ”哦,好,我通过什么发给你?“
        ”您有QQ么?“刘莉莉怯怯的问了一句。
        ”QQ啊,好久不用了,我MSN发给你吧“
        ”哦,好,我去申请一个“
        ”额,我U盘拷给你吧“,刘钧田突然想到,自己恐怕和这个小姑娘差出去得有10岁了,真是代沟啊。
        ”没关系,您告诉我您的MSN,我申请好了加您,以后发东西就方便了“
        ”LJT_1977@gmail.com"
        ”好的“
        刘钧田把手机链上的小U盘考了表格给刘莉莉,然后就各自干活了。
        过了一会刘钧田余光扫了一眼刘莉莉,看她对着电脑键盘也没怎么动,就问道”怎么了?“
        ”刘总, 什么是透视表。。。“,刘莉莉粉嫩的小脸泛着红,慢慢的问。
        ”哦,呵呵,对不起,我忘了你可能不会“,刘钧田站了起来,走到刘莉莉旁边,伸出手 拿鼠标,刘莉莉赶紧把手挪开,站了起来,”刘总,您坐”
        “没事,你坐你坐,很简单,你一学就会”。
        刘钧田就一只手撑着刘莉莉的椅背一只手操纵者鼠标告诉刘莉莉如何做透视表,顺便也透视图演示了一下,刘莉莉捧着双手“哦,哦”,好神奇的样子。
       
          他无意间低了下头,下巴碰到了刘莉莉的头发,痒痒的,挺舒服,他低眼看了一下,刘莉莉略有紧张的听着,不时的嗯嗯的应着。  突然之间,刘钧田感到这种氛围和环境很良好,很温馨。
      刘钧田把自己做透视图,透视表的技巧都讲了一下,最后还秀了几个复杂的公式,图形,搞的刘莉莉,小声的哇哇乱叫,“好厉害”,“好神奇”,“还有着功能呢”。
      平日里刘钧田在办公室里不苟言笑,毕竟现在是三个项目的项目总监,手底下50多号人呢。和刚来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才7,8个人的团队,原来的项目总监黄伟还没有走,刘钧田做集成经理,大部分也都相对熟悉,都是从黄海油田项目下来的,所以比较随意,经常Team Building的时候,刘钧田还霸着麦克风不放。可是后来黄伟高升了,刘钧田也顺利的升到了总监,同时团队也扩充到了30人左右,由原来的ERP实施项目扩展为三个项目群,人多了,刘钧田就发现不好管了,平时嘻嘻哈哈惯了说话有时候都不管事了。所以后来逐渐的刘钧田把项目管理办公室搬到办公区最里边的位置,离大家远一点,同时每天进出的时候也方便巡视一下其他同志的工作。然后吃饭、活动也都尽量少和大家一起掺乎,顶多适合集成经理和几个子项目经理一起讨论工作的时候一起,大部分时间都在客户办公室或者会议室,果然有一定的效果,大家的称呼慢慢的由“钧田“,”小田”也变成了刘总,有了位置的潜在意识,有些事情也就顺理很多。不过逐渐的刘钧田也慢慢的有了一些高处不胜寒的感觉,特别是在吃饭和下班以后,一个人感觉很孤独。最近舒洁又出国陪客户培训去了,忙的连一个电话都打得不多,刘钧田只好经常和孔胖子泡在一起,现在在江城,孔胖子可能是刘钧田生活中最直接最真实的朋友了。
        所以今天这种手把手教人干活的事情,刘钧田已经很久不做了。说着说着,刘钧田感觉旁边有人影晃动,一侧身,看到六合的几个顾问在办公区前方的大主席台会议室前讨论着事情,还在白板上画着各种东西。
        “唉,看看人家的顾问,还真是勤快啊”,刘钧田不由得冒了一句,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刘莉莉肯定听到了,小声的说了一句,“那是您太好说话了”。
        “呵呵”,刘钧田本想追问一下,但是忍住了,没说。
        给刘莉莉讲完,刘钧田看了看表,已经7点半了,说“走吧,我请你吃饭,你回去做就好了,不过要晚上发给我,不管多晚”
        “不用了,我回家吃,家里做饭了”
        “嗯,那也好,改天吧,算我欠你的,让你加班了”
        刘钧田也没有强求,自己继续扎到让人头疼的一堆表格中。
        这时电话响了,刘钧田一看,是孔胖子。
        “小田田,你吃瘪了吧,今天,哈哈”。孔胖子粗狂却又绕着弯的声音通过Iphone4传了过来。
        “哦,我在办公室呢,吃了么”。
        “还木有啊,知道你吃瘪了,没饭吃了,我来安慰你啊”。
        “好啊,待会你来碉堡接我吧”。
        “好,10分钟后到”。
        刘钧田干了一会,收拾收拾东西,往碉堡外走。这是一个江煤原来的研究院,院子是典型的老国企的丰字形字形,一条主路两边树木已经开始发芽了,两边都是园子,夏天的时候花草茂盛,3月份的江城还是有些冷。刘钧田踩着方砖的格子,一步一格的往前走,走着走着,步子调整的有些不合适,就开始跨步了,突然他意识到后面可能有项目组同事,所以赶紧又正常的走了起来。
        江煤研究院门口是煤炭大道,从2年前来江城,这个路就一直再修,基本上没有停工的时候,开始是往返四车道,中间没有护栏,然后开始加护栏,护栏拆了又开始建花草隔离带,刚建好没几天,整个煤炭大道拓宽,拆两边的房子,重新规划,可是正在拆房子的时候,江城又开始大盖地铁,还没铺好的地面,又被挖开,现在只剩两条车道,路边的施工带里还灯火通明。
发布于 7/19/2012 20:58:19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345
  • 评论数: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