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孔胖子其人 @ 7/19/2012

未分类
        刘钧田站在研究院门口,对面是春园宾馆,但是春园宾馆的招牌却不大,而旁边的红色霓虹灯招牌“高档洗浴桑拿”却闪着夸张的色彩。
        刘钧田拿起电话想给李舒洁打个电话,刚拨号,想起这个点她还没起床,就又算了。总是这样,在一个人的时候想给舒洁说点什么,但是最近拨通了,却又只有常见的吃了么,最近开心么之类的,似乎感觉越来越远了。他叹了口气,掏出一包黄金叶,点上四处踱着步。
        过了两分钟,一辆路虎闪着大灯就过来了,停在旁边,刘钧田径直走过去拉副驾驶的门,没拉开,他拍了两下门,开了。
        孔胖子带着穿着休闲装,踩着大片布鞋,把脚搭在副驾驶座上,看刘钧田进来了,把脚收了起来,问到“去哪里吃啊?”
        刘钧田想了想说,“回酒店吧,点一些外卖”
        “欧克啊,欧克,去买点张黄鸭吧,我后备箱里还有红酒,你在煮点面,吃完了我们下去打打台球,在泡个桑拿边喝红酒,考,完美的夜晚啊” ,孔胖子一脸的灿烂。
        孔胖子是江煤集团总部规划处的科长,正好和信息处是一层。一年以前在项目调研规划阶段和孔胖子开始接触,开始的时候打得不可开交,怎么看这个家伙都是个纨绔子弟,整天找不到人,但是思路却很清晰,把刘钧田手下的顾问折腾的那叫一个惨。

        没办法刘钧田亲自出马,经过多次交手,两人吵架,拍桌子,骂娘,最后竟然成了很好的朋友,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而且人在交往之前,纯粹客户关系和成为朋友后,相互的了解和认识是完全不同的。交往之前,刘钧田觉得丫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每天吊儿郎当的,晃晃悠悠油嘴滑舌,一看就是背景深厚的高干子弟,指不定是那个高层的侄子外甥什么的,被安排进来了。但是当开始在一起工作,打交道的时候,又逐渐认识到这个胖子可不简单,思路很清楚,看问题很透彻,眯缝小眼一眨就是一个主意,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等后来两个人逐渐成了朋友,无话不谈,相互进入了8小时以外的世界后,才知道这个胖子可不简单,除了工作的事情以外,自己是一个职业投资人,还在专业帮助别人打理理财,掌控者上亿的资金,唉,人不可貌相啊!
       
        路虎的马力很足,一会就到了张黄鸭的专卖店,这是一个江城口味的连锁卤菜,狠辣,很麻,但是下酒那是绝对的佳品。
       
        买了一些鸭架,鸭腿,又买了点新鲜的油菜和手擀面,啤酒,两个人就心满意足的回酒店了。
        BJT公司不愧是全球最大的软件服务企业,一般员工出差住的都是五星级酒店,在江煤项目,50多个人住的都是江煤宾馆,这个对外挂牌是四星,但是由于江煤集团财大气粗,硬件和服务设施非常好,请的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打理,订房很难,基本上都是煤炭行业的关系户才能入住,这也是刘钧田去年在和江煤集团后勤管理公司黄总吃过几次饭后,才定下的长包房。
       
        江煤宾馆共38层,刘钧田项目群的同事分别住在10到18层,刘钧田在20层长包了一个行政套间,除了不能明火做饭基本上啥都是齐全的了。其中4-6层是餐厅和娱乐层,游泳池,桑拿,台球厅等,刘钧田经常和江煤的领导们一起在这里打打球,但是桑拿等活动就都是在外面找地方了。

        开了门,孔胖子径直走进卧室,把自己往床上一丢。刘钧田把拎着的东西都放到地上,然后把啤酒放到冰箱里,同时打电话给客房“
        “喂,您好,刘先生”
            ”哦,LIsa吧,请帮我送一桶冰块上来“
            “好的,马上送上去”
            在江煤宾馆住了一年多了,刘钧田为人又比较随和,和酒店的大部分服务人员都很熟悉了,和半个家的感觉差不多。
            “胖子,你吃胖子面还是酱油面?”
            “随你了,多放些麻油就好了”
            这个行政套间有一个小厨房,电磁炉和锅碗瓢盆等设备很全,对于刘钧田来讲,能自己做些家常菜饭吃,甚至自己煮面条吃也比在外面吃大餐然后喝酒吐出来强。
           
            “胖子,你来帮我摘菜把”
            “我累死了,你自己摘把,我看会电视,好了叫我”
            “操,你嫁给我得了,然后我给你做饭,你养我,哈哈”
            “别啊,我这么年轻貌美,怎么能在你这个老棒子上吊死呢”
            两个人贫了几句,刘钧田自己把油菜洗了洗,煮了点面条。两个特大号的碗里放了一些麻油,老干妈,葱花等,又打了两个蛋花绞碎,然后把面条油菜往里一冲,两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酱油面就好了。
            “哎呦我的妈呀,真香啊”胖子闻着味立刻从卧室里冲了出来,自己主动的把张黄鸭拆了出来,拿个盘子装上,然后开了几瓶啤酒,“怎么冰块还没上来”
            刚说着门铃响了,服务生把冰块送过来了。
            两个人就把两个沙发一对,开开大液晶电视,先吃面条,然后就这张黄鸭喝啤酒。
            “哎,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被陈主任放鸽子了?”
            “你来之前,你上午打电话给陈主任的时候我正好路过听到他和你说话,你刚打完电话,肖芳就拿着中煤的一个什么文件来找陈主任了,”
            “哦,肖芳到底和总部关系有多深啊?他和刘主任真的有那么熟么?”
            “狗屁,她也就是认识的关系,只不过她敢吹就是了,反正别人也不能专程去核实,真的关系深的,才不会成天挂在嘴上呢,避嫌都来不及”孔胖子又往杯子里加了几个冰块“不过,老陈认这个,你别看老陈成天道貌岸然,一本正经,其实心野着呢”
            “呵呵,还是你胖子牛啊,世外高人啊,哈哈”
            “我是真的不在乎这个工作,但是既然拿了这份钱,该做的我也会做,但是别指望我有多么的在意,你看我们这边大部分心态都是我这样的,你看工会的欧阳主席,成天拿着长枪短炮拍照,写大字,没什么事情,高兴了就下到矿上去转转,拉两车特产上来分分,在这种单位,没有一个好的心态是活不好的。如果没有什么野心,那就活的相当滋润了,反正在集团总部,就算不干什么活,钱也一分不少,而且也没人会开除你,只不过脾气好点,大不了让领导说说,反正说说也死不了人”
                “是,欧阳主席多大年纪,你多大年纪,还不是你小子有资本,才这么牛,你看生技处的覃科,年龄比你还大把,但是现在每天不是忙的和孙子一样,跑上跑下,加班加点?”
                “这不是资本的问题,这时心态的问题,那你说招标公司的仇副总,你知道他两年前是啥样子么?”
                “仇主任?是哪个ERP启动会晚宴上给大家讲笑话,逗得全场哈哈大笑的活宝老哥?”
                “对啊,你别看他现在和欧阳主席似的每天乐呵呵的,人缘特别好,连供应商背地里喝醉了都不说他好话,你说这样的招标公司主任哪里找?”孔胖子点了一颗至尊龙,“他四年前比信息中心的常勇还彪悍,还能干,想当年他那个风头正劲啊,酒量大的出奇,有一次河西煤炭的人来春江游玩,他被拉去陪酒,一个人干倒一桌!而且他业务能力还强,那时还是招标中心,他还是个副主任,可是前任正主任看见他都发抖,虽然人们都恨他怕他,但是他是胡总的人,谁敢惹他。可是自从得了一场大病,住了半年医院后,就完全换了一个人,所以,活着就是个心态。“
                ”其实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心态却调整不好呢“
                “废话,人一辈子就是在塑造自己,如果能够那么早大彻大悟,那还要一辈子的过程干嘛,早死了不算了”
                “操,你这是什么逻辑啊”
                “对了,今天肖芳给陈主任的是什么文件啊,你知道么”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明天让涛涛帮你打探打探”
                “好的”
                两人边聊边吃,然后又去楼下打了几局台球,端着红酒穿着浴袍去泡了个桑拿,        到了十一点多,孔胖子就下去了,说是要回家陪妈妈,这一点来讲孔胖子还真是个孝子,虽然三十多的人了也没结婚,但是一直以来对他妈妈非常好,恨不得挂在裤腰带上那种。
                刘钧田送走了孔云翔,回到房间,电视里正在放《家的N次方》,这是舒洁前段时间最喜欢的电视剧了,说里面 那个酷酷的主人公特别帅,刘钧田就看了两集,就再也没有兴趣看下去了。是啊,巨商之家的公子遭遇大起大落,从天堂到人间,然后寻找到了生活的真谛,真是电视剧啊。刘钧田自从大学打第一份工开始,逐渐的对电视剧就失去平时了的兴趣,不是他觉得电视剧不好看,如果陪着李舒洁一起,李舒洁看什么他都会在旁边看着,看着看着,就会觉得挺好看的,然后还会自己去追,但是如果一个人的时候,看十几分钟他就会去拖进度条,要么一下子看完结局,如果碰到特别好看的,他就会一个通宵看完。这好像和玩游戏一样,大一的时候,他还和同学们一起拿着软盘偷偷的拷贝银河英雄传说到当时的386机器上去玩,那时候真是疯狂啊,一个破吞食天地,让大家茶饭不思。但是自从大二找到编程序的兼职工作,开始做起了C语言开发,他就很少能坚持经常的玩一个游戏,后来出了文字联网游戏MUD,他才偶尔和同学们玩玩,但是逐渐的也改成修改MUD脚本了。有时候,刘钧田觉得自己是个很没趣的人,现在除了打羽毛球的时候能够让自己全身心的忘掉工作的事情,其他的时候,他总是在思考着什么。
                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啤酒,站在20层的大飘窗前,远处的东湖,霓虹的倒影微微荡漾着,楼下前方一片漆黑,这里不知道是要建什么,从刘钧田来这里就已经空出来了,并且围了一圈蓝色的施工屏障,但是两年多了,这里还没有任何动静,但是这附近的房价已经从3000多直接涨到了8000多,斜对面的临湖轩主推50万经济小户型公寓,才60多平米,但是据说由于精装修,而且位置好,所以开盘前一天就有人开始排队了。刘钧田很好奇,这一片黑暗中的土地是何方神圣权力的体现,怎么两年多了还没有施工,不过如果早知道这样,他们项目刚来的时候如果能租房子,然后把节省下来的房费买房子,现在陡增至一倍多了,这比作咨询要强多少啊。
                冰镇的百威让刘钧田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啊,还没有做完预测表呢。他赶紧写字台前,打开WorkTable,BJT公司和FCN公司是直接的竞争对手,所以过去虽然多年来WorkTable是所有商务人士首选的笔记本,但是BJT公司却就是死活不用,直到FCN的电脑业务出售给了遐想公司。
                刘钧田收了下邮件,看到一个陌生的地址发来的邮件,"刘总,您要的表格见附件,有需要请联系我,Lily_Pingguo@hotmail.com.",哦,是刘莉莉发过来的,打开附件看了一下,竟然分了几个标签页,挨个看过去,刘钧田有些吃惊。自己跟这个小姑娘说的比较模糊,只是需要一个假期的统计,这个表有几个常用纬度的统计表和图表,分组统计的,分人统计的,按总数和单次的排序的,呵呵,考虑的还真是周到,刘钧田不由的有些赞赏,而且有些技巧是自己没有教过的,看来这个女生做了不少功课。
                “Well Done!", 刘钧田习惯性的回了一个两个字的邮件,然后在MSN里加了一下刘莉莉。
发布于 7/19/2012 20:58:51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345
  • 评论数: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