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二、孔胖子其人
后一篇:四、兄弟情谊 »

三、江煤项目的财务危机 @ 7/21/2012

未分类
现在,刘钧田的项目面临着很严重的财务危机。BJT公司的财务核算体系非常的规范和严格。每个项目的负责人必须在每个月根据财务反馈的到目前为止本项目的财务报表和项目进度来做下个月的财务预测,并且项目的利润是首先要保证的条件。作为咨询实施项目来讲,最高就是人工成本,特别是BJT这样的高端咨询公司,是按小时进行内部核算的。咨询顾问共分为四个级别,咨询员,顾问,经理和高级经理,咨询员平均每天内部核算的单价在1500左右,顾问在2500左右,经理在4500左右,高级经理在6500左右,加上公司固定要求的最低利润率,对客户签合同的价格那就更高了,所以一般来讲基本上国内能用得起BJT公司咨询的基本上都是大型企业,即使是这样,对于实施项目来讲,也都倾向于用BJT公司作为架构,项目管理和设计咨询的服务商,而把开发测试之类的具体工作由国内合作伙伴承担从而降低成本。由于项目人天的合同价格很昂贵,并且是公开报价,所以基本上所有客户都清楚,在某种程度上,客户的项目人员都会觉得这简直就是暴利,而在项目开始之前,咨询服务还有一些外部的光环色彩,等到和顾问们在一起泡了几个月,甚至一年多,逐渐的学习和掌握了技能和方法失去了神秘感后,就更加的挑剔,所以后面的合同更加难谈,加上国内合作伙伴企业的成长,可选择余地更多,基本上空间就很小了。目前,刘钧田的项目群在江煤集团目前执行的合同是ERP系统实施,推广和一个管理咨询的软课题项目,这个项目群是中煤中部与BJT公司签署的框架协议下的子项目群,已经把人天打了很高的折扣,一共3000万左右。而当初刘钧田做的项目预算可是近4000万左右的盘子,并且当初留出的考虑到客户需求变更的预算空间也被砍没了,但是用户的变更却很多,所以一直以来刘钧田都是拆西墙补东墙,每个月勉强达到公司的财务要求。但是上个月开始,为了满足用户管理咨询软课题项目的需要,刘钧田从美国找了一个供应链的专家驻场做了两个礼拜的指导,那叫一个贵啊,刘钧田都肉疼。但是没办法,这个软课题可是刘钧田为了挖坑做的重点铺垫啊,不花血本是不行的。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江煤领导很认可,并且拿着研究成果到中煤总部汇报,成了阶段性标杆,搞得别的项目群总监一个个眼都绿了。

不过,这个月日子就难过了,刘钧田算了一下,这个月基本上差出三个顾问一个月的费用,他可以用目前在用的三个打标项目的费用来冲一个多月,同时,他自己休几天假,然后再填几天培训,即使是这些都做了,还差15个人天。不过,他目前的项目利用率已经低到60%以下了,虽然作为项目总监,这个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指标,但是对于刘钧田所在的部门而言,从数字上讲,这就意味着刘钧田在江煤项目每年只有60%是对部门有贡献的。一想到BJT公司这一系列立体化的运营体系,刘钧田骂了一声“真他妈的缺德!操,又要考核合同额,又要考核利用率,把一个人拆成两半都不够用啊!”,突然他又想到一个头疼的问题,ERP实施项目接近尾期,按照合同,第三笔款上个月就该付了,但是由于江煤的张总出国考察去了,一直没签字,按照BJT公司的财务规定,没有按合同回款,公司会从该项目费用中按天扣除利息,也不知道到现在要扣多少,公式复杂的要死,只有天天在办公室的那帮财务人员对着全球的系统才能算出来。“真王八蛋啊,收钱晚了要扣利息,但是早回款却不多给项目费用,没处讲理去。”刘钧田不由得有是一阵紧张。

按理说,偶尔一两个月财务指标没达标也不是什么特别大不了的事情,毕竟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刘钧田和他的大领导,中煤总部的Leo王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但是眼看着两个月以后就是BJT公司的年度绩效会议,而刘钧田这一年多在江煤成绩显著,在中煤全国的项目群总监中干的还算不错的,如果Leo王再给力一些,他有可能能够提前晋升到合伙人的位置。所以刘钧田从今年开年以来,基本上是标着膀子在干活。

想了半天,现在首要的是要填平这个费用的坑,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提前把人释放出去,就是把人从项目上裁走,另外一个就是让部分比较贵的人休假,用自己的假期来填项目的费用,但是他也清楚,咨询行业,虽然顾问们看起来年薪不低,但是其实累的跟孙子一样,性价比很低,一年只有10天年假,让人家贡献出来一天,真的是有点没人性。

通过刘莉莉的表格统计,刘钧田发现全项目群,经理级别中休假最多的是李迪,两个月就休了6天假了,把半年的配额都基本修完了,基本上每周五都休半天假,一天假没休的是Sheiry。而目前为止假期最多的是Sheiry和何志武,还有8天,其他人基本上都只有4-5天。除了刘钧田外,项目上最贵的人是何斌,邓虎和Sheiry。但是何斌是外包自由人,没法找他们谈,Sheiry刘钧田觉得肯定是没问题,愿意帮忙的,而邓虎,刘钧田觉得基本没什么希望,其他人就要一个个去谈了。
头疼归头疼,只要做一天苦逼的咨询,这些事情还是要面对。刘钧田打定主意,然后开始想下一个痛苦的事情,下个月的财务预测。

​下个月按照目前的估算和公司对财务的要求,江煤项目至少要释放两个顾问才行,但是目前又面临着组织机构变革带来的erp系统的调整,而一个月的时间连签合同的时间都不够,所以不可能有新的钱进来,但是组织结构变更带来的评估和分析工作却很快需要启动,不仅不能释放人,还需要加人。

刘钧田非常的恼火,要是放在下半年,不达标也就不达标了,大不了开会的时候被骂几句,然后只要后面的合同能签下来,这些都不是问题。但是这两个月却是BJT公司每年最重要的绩效评定的时候,如果这两个月不达标,会给很多人以把柄,肯定不是好事。

刘钧田觉得有必要和江威提前沟通一下,让他帮忙想想办法。

刘钧田看了看表,已经十点多了,但是像江威这样的BJT公司合伙人,白天拜访客户,到处飞, 晚上就要处理各种问题,基本上不到2点是不会休息的。但是江威毕竟也是BJT公司在中国区的高层了,一般下属到了这个点,没有特别的事情也不好打扰他。要放在过去两年,刘钧田会不管几点都会直接一个电话拨过去,毕竟他们两从FCN到BJT已经一起战斗十多年了,刘钧田还记得有一次自己项目上线成功,被用户灌酒,就是江威帮着顶住,愣生生一个人摆平了一桌客户,最后也是烂醉如泥,抱着刘钧田不放。那一次刘钧田特别感动,也是因为这些点滴,刘钧田最后才破釜沉舟和江威一起从FCN公司跳出来。

但是,近两年,自从江威升到BJT公司的合伙人,刘钧田感觉到江威来江煤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且来也就是拜访拜访客户领导,和团队一起吃个饭,单独与自己相处的时间少了很多,并且感觉慢慢的开始讲一些大道理。所以,刘钧田自己也慢慢的没以前那么的随意了,称呼也从以前的威哥变成了江总,虽然每次江威都说别这么叫,但是明显的还是有些受用。刘钧田摇了摇头,拿起电话找到江威的电话,但是却迟迟没有拨出去。

算了,先跟团队的同志们聊聊吧,预测先按照实际情况来做,这样第一关会发到江威那里去审批,江威自然会看到自己的困难,到时候再说比现在提前抱怨可能要合适一些。

想到这里,刘钧田就趴在桌子上忙了起来,大概到了2点多钟,他最后反复核对了一下各种数据,不自由的撇了撇嘴,的确,这个Forcast发出去,估计看到的人都会撇撇嘴,很难看。但是,这的确是他现在面临的实际情况。唉,管他呢,先发出去再说吧。他把鼠标放在Save按钮上,慎重的点了一下,看到进度条很快的闪过,就这样吧。刘钧田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把自己扔在床上,很快的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堆老大们都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想辩解却发现说不出话, 正纠结着急,满身的汗,这时熟悉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许巍的”蓝莲花“的声音,他立刻蹦了起来,他把重要的联系人的铃声都设置成了个性化的,这样,只要一听到铃声,他就知道是谁打过来的电话。



发布于 7/21/2012 16:55:43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345
  • 评论数: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