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Cradle of civilization
后一篇:CHILD SONG »

移民问题 @ 4/9/2014

我的
微信圈讨论移民,根据近期学习所得发表了下意见(揉入对美国当世界警察中国人很不爽的思考),记于此。
        从历史观点看移民问题我认为简单说是这样的:古时战争败方男杀头女为奴,有国才有家之类说法的合理性正基于此,国是来保护国中人利益的组织。如果以七十年代初美国选票政治真正平等落实到全体国民头上为美国最终落实权利平等的时间起点,那时候起有国才有家的说法就可以被质疑了。
        一,一个浅显的例子,是可以想象如果南韩统一朝鲜半岛,对于失去国家的北朝鲜老百姓是福是祸;同理,如果美国侵略某国,是高级文明向低级文明的强行灌输(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生战争,此规律还没有被打破。试问如果自己可以做决定,在什么情况下你要去和别人流血拼命?),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才是老百姓的正确反应,因为美国不能乱杀平民的同时,会带给老百姓权利平等(您不想有吗?当特权阶级就那么心安理得吗?)。二来不仅没有男杀头女为奴的利益驱动,甚至打完仗什么坏事都不能干,老美除了维护世界和平的义务人家干吗要侵略别人?三来请注意美国是自己要当世界警察吗?可能更多的是世界需要美国当警察。以我国为例,老百姓对中国的官员都不放心,世界各国人民就能对中国放心?我国即使申请当警察就能当得上吗?
        总之,国和家的关系已经随历史发展发生了变化,移民也是这种变化的一个反映。老百姓有了自己的选择,不喜欢出生国可以选择移居他国,正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表现(搁以前移民可困难了,多是被生计所迫,不被卖成奴隶就不错了吧?所以那时的国家于个人更重些)。当然,最后要声明我显然是爱中国的,有生之年愿为在中国启蒙权利意识而努力。[Grin]
发布于 4/9/2014 6:04:15 | 评论:2
justmc @ 4/14/2014 0:27:44
权利啊,我觉得问题在于,只要特权阶级存在,就总有人追求特权。即使社会权力真正民主化,社会层级也依然存在,无论是官本位还是金本位,总会存在所谓的阶级斗争。追求欲望涉及人性问题,基本无解。
所以还是那句话:“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移民大概就是向更“均”一点的地方发展,追求一种更“安”的状态。“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嘛。此理自古已然。不过移民主要反映个人意愿,其难易跟国家制度和国际形势都有关吧,春秋那时都是小诸侯国,换个地儿呆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话说春秋时也有霸主国,齐桓晋文就好像当时的世界警察,各种挟周天子以令诸侯。如今则是换成了挟民主人权之口号以令各国。规模大小虽相异,道理有相似之处。当然,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也是可以有的,但历史向来是王道难行,霸道常见。
mt @ 4/24/2014 9:39:45
似乎我以前也是总看历史而忽略了今天的精彩。历史总趋势是向前发展的,所以“向来”的经验不见得适用。

看帖要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