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好学校都被关门了。。。
后一篇:看着熟悉吗 »

超级大本营:在美常住网友对川普禁绿令一些分析 @ 2/9/2017

[转贴·推荐]
先前发的一个帖子 “实在忍受不了,给那些说民调准确,希拉里普选票领先川普的人普及一下基本知识“,被版主移到了”讨论畅谈“版块,估计也每多少人看了。特意注册了一个ID,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还希望版主能手下留情,尽量把这个帖子留在”军事畅谈“版块。

从明天开始,一楼的帖子和标题都无法再更新,下次更新在421楼吧

2月8日更新:
今天第九上诉法院对西雅图联邦法官判决川普禁穆令违宪的上诉进行了听证,但没有做出判决,简单更新一下:

1. 联邦地方法院是一个法官判决,联邦上诉法院是3个法官判决,最高法院一般是九个法官判决

2. 此次参与判决的三位第九上诉法院的法官中,两个偏左,一个偏右,从听证会的情形,有人分析出,偏右的法官支持禁穆令,偏左的老太太法官反对,偏左的老大爷(85岁)法官犹豫,但输的一方应该会继续上诉到最高法院。

3. 第九上诉法院过去10年中有约75%的裁决后来被美国最高法院 纠正,其中三次是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一致做出的。前辩护律师、福克斯新闻主播贾勒特(Gregg Jarrett)在做深度分析的时候甚至称, 加州律师中有一句玩笑话:如果你在第九巡回法院输了官司,你在最高法院那里保证能胜诉。

另外在421楼贴出曹长青先生对于第九上诉法院背景的介绍,和福克斯新闻主播贾勒特的深度分析。

《华盛顿邮报》援引一些法律专家的意见,认为川普的禁穆令不应该被推翻,理由转发如下 (懒得翻译了,直接转发MITBBS上某坛友Scania88 的介绍):

1. 首先,总统在禁止哪些人进入美国境内这方面有很大的权力。当前法律规定 ,如果总统发现任何外国人进入美国将危害美国的利益,他有广泛的权力对此加以限制 。比如,当一个特定国家出现能致死的传染病,那么总统就可以下令对个国家关闭国门。

2. 其次,对于起诉书上说的这一移民禁令是对穆斯林群体的歧视,损害了州的利益,也违反了公民的宪法权利。法律专家表示,很多判例(虽然不是全部判例)已经暗示美国境 外的非美国公民并不享有这样的权利。并且任何移民法本质上都是歧视性的。比如,美国允许法国公民可以免签进入美国,但是类似的权利并没有给予波兰。

3. 最后,即使法院要求川普政府解释这一行政令是否有合理基础(rational basis),这一证明标准也比较低,并且政府已经有一些证据。比如去年11月份,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确实有一个索马里学生驾车闯入人群并刺伤多人,因此川普政府可以证明将索马里列入名单是防止此类恐怖袭击再次发生。此外,川普政府还可以证明在这些国家确实有一 些反美组织在活动。

俺的短评:

1. 美国宪法的边界 无容置疑,美国宪法是不适合在美国本土以外的非美国公民的,否则美国宪法就成了世界宪法。即使川普的禁穆令真有歧视某一宗教的嫌弃,但也只影响了美国以外的非美国公民的这一宗教人员,而对美国国内没有影响,只能从道义上谴责,而没法判定它违宪。

2. 西雅图法官的判决不够严谨 JAMES ROBART法官自信的宣布自911以来没有一起恐怖事件与受限制的7国有关,但实际的数据是至少有60位来自这7国的人员被指控与恐怖行动的策划有关。他判决川普的行政命令会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但又没有列出具体实际的伤害,这在法律判决上是无法接受的。

3. 民意 CNN做民调是58%支持禁穆令,昨天康州某大学做的民调是48%支持(42%反对),考虑到这他们的自由派背景和沉默的大多数,保守的可以认为60%以上的民众支持禁穆令——在美国60%以上的支持就算是绝对民意了,如果这个判决再发酵,或许很难影响两年后的中期选举(毕竟还太远),但对自由派不会是加分。

4. 第九上诉法院的判决 做为裁定被最高法院否定最多的上诉法院,很难指望第九上诉法院会推翻西雅图地区法院的判决和维持禁穆令,案子应该会继续上诉到最高法院。如上次所说,现在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法官比例是4:4,这可能会坚定川普和共和党快速通过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决心。

我本人绝对相信美国法官的独立性,专业素质,和法律智慧,但在价值观念冲突如此激烈的现在,法官受个人成长经历,背景和家庭等方面的影响,也难免自己本身卷入其中,所以基于同一部法律也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理解,第九上诉法院成为被最高法院纠正裁定最多的上诉法院应该不是偶然的。另外,美国社会对职业道德的约束多,比如前些天因拒绝为川普禁穆令辩护的代理司法部长Sally Yates,在被川普免职后,还要接受美国律师协会的调查,如果被律师协会确认行为不妥,她的律师执照将被吊销(克林顿总统就因为在莱温斯基案中撒谎,而被吊销律师执照)。但怎么来约束终身制的联邦法官?完全靠他们的职业道德,良知,和对自己名望的珍惜?这会是美国司法界一个有趣的问题。

再次更新:美国最著名的大律师之一,曾代理辛普森杀妻案、克林顿弹劾案等一系列经典案子,并长期担任哈佛法学院教授的Alan Dershowitz周六撰文称赞川普在麻省联邦地区法院和西雅图联邦地区法院判决相反的时候,不是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麻省法官判决,而是尊重西雅图联邦法官判决,上诉到第九联邦巡回法院,避免了一次宪法危机。的确,在价值观激烈冲突的时代,同级别的联邦法院判决完全不一样,是现在美国司法制度的一个漏洞。

最新消息,第九巡回法院驳回了司法部关于暂不执行的西雅图联邦地区法院判决的紧急请求,简单短评如下:

1. 司法部提交了两个请求,第一个是上诉本身,也就是请求撤销西雅图法院的判决,第二个是紧急申请,司法部希望上诉法庭在最后判决之前,因为国家安全事关重大,希望能够先恢复执行穆斯林禁令,并紧急给出判决,第九巡回法院驳回的是第二个请求,即判决之前不恢复执行禁穆令,不紧急判决,而是常规程序判决。
2. 第一个请求也应该会很快判决,如果巡回法院继续驳回川普的请求也在情理之中,因为第九巡回法院是在自由派大本营旧金山,在这种“大是大非”的议题上支持川普,几乎是难以想象的。
3. 美国现在价值观碰撞激烈,如果是身处保守州的第五或第六巡回法院可能完全是不同的判决,也许这就是自由派为什么选择在西雅图地方法院先判决的原因,因为它的上诉法院是第九巡回法院。当年设置联邦法院制度的时候,美国地域的价值观差别还没有如此之大,现在则成了一个联邦司法制度的漏洞。
4. 这个案子可能会继续上诉到最高法院。现在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席位是4:4,这个案子也许会加速川普迅速通过大法官人选的过程,不排除直接动用核选项。
5. 过去两年,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刻意延缓了奥巴马政府提名的联邦地区法院和巡回法院的法官提名过程,造成了这两级联邦法院法官出现了大量空缺,现在提名权到了川普手里,所以有人说川普有机会重塑美国的联邦司法制度,这个案子也许会让川普加快这两级联邦法官的任命过程。
6. 感觉民主党在这件事上的折腾,有可能最后是赢了局部战术,输了大战略。

 说了很多次写一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那些事儿,但其实在帖子里零零碎碎和大家谈论得也差不多了,就加点背景知识,整理一下,没想着写了这么多,又臭又长,如果大家觉得臭,可以直接关掉帖子,但如果承蒙看完本帖,还请不吝留个言,否则真没有写下去的动力了。

 川普和希拉里做为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两位总统候选人,但投票率这么高,主要的原因除了讨厌甚至害怕另外一个人当选外(如有些人害怕川普当选取投希拉里,反之亦然),还有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因素。在生活中或网络论坛上不只一次听到“我不喜欢希拉里,但大法官太重要了”,或是“如果这次川普不当选,在未来二十年内再也看不到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据优势席位了”之类的言论,仿佛总统选举只是小事,真正的重点在于当选总统所带来的最高法院的优势,或者说这次选举的真正职位不是总统而是大法官。那最高法院究竟多重要呢?它究竟能怎么决定和改变美国民众的生活呢?

 1. 权威:美国的联邦法院分为地方法院,巡回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其中,每个州都有若干地方法院,全美有十三个巡回上诉法院(全美分为十一个区,再加上哥伦比亚特区和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超过3000名联邦法官。而最高法院做为美国宪法的最后解释者,不只是行政权(总统)和立法(国会)之间的仲裁者,也是几乎所有美国重大社会议题的最终判决者。一旦最高法院判决,所有的争论都必须结束,理解的要接受,不理解的也要接受。更关键的是,英美法律体系遵循“判例法”,如果法院的判决没有被上级法院推翻,就会做为以后类似议题的判决依据,而无法被推翻的最高法庭的判决无疑是未来的最高标准。

 2. 议题:最高法院只接受涉及到宪法的重大社会议题 (每年收到数千case的申请,但接受听证的一般也就两百左右),最近有名的判决应该是**婚姻的合法化。如果按照惯例,**者应该一个个州去争取,等在大多数州(超过30个州)合法化,再由最高法院判决,这样尊重了大多数州的民意。但奥巴马政府在仅仅十来个州立法通过后就上诉到最高法院,而且居然历史性的以5:4得到了通过。投下反对票的首席大法官罗伯特写下了29页纸来解释他反对的理由,可最高法院的判决是单纯的以票数决定的。判决过后,那些保守州简直痛不欲生,也必须要执行(这点要赞红脖子们,不像自由派们一言不合就上街游行甚至打砸抢,但奥巴马的执意推动和最高法院的判决无疑极大的撕裂了美国社会)。另外,奥巴马的医保法律最后也是最高法院判决才得以执行,其中大部分条款得到了大法官们的支持。未来与华人相关的重大议题可能是AA平权,即民主党提出的每个族裔在上学,工作等方面的机会比例应该与该族裔占总人口的比例相同,如华裔占全美人口的1%,但在大学和高科技公司中的比例达到了10%,民主党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应该降低到人口比例相配的1%,把空出来的名额让给黑人和拉丁裔。AA平权和大赦非法移民已经成了民主党最基本的价值理念之一,而且已经在某些深蓝州有了基本雏形,如在亚裔强烈抗议下暂时夭折的加州SCA5法案和已经通过的纽约亚裔细化分。这些价值理念是否能成为稳定的法律,无疑需要最高法院的判决。毫无疑问,未来二十年,最高法院会在价值观激烈碰撞的美国社会中有着更为重要的作用,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决定美国社会的将来。

 3. 现状:最高法院由9名大法官组成,九十年代以来,保守派就以5:4略微领先于自由派,但因为里根提名的大法官肯尼迪,在很多社会议题上也支持自由派(如上文中的**婚姻法案,他就投下了关键的一票支持),所以大致上过去二十多年最高法院保持了一种微弱的平衡。去年2月坚定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尼亚度假时意外离世,但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取消了奥巴马总统提名大法官候选人的权利,因为在1992年,拜登参议员(对,就是奥巴马的副总统拜登)代表的民主党取消了老布什总统的提名大法官权利,称选举之年理应由更代表民意的下任总统来提名。所以最高法院在过去一年中只有八个大法官。更为重要的是,现任八个大法官中,自由派的金斯伯格已经83岁,身患两种癌症,很大的概率熬不过下一个四年,保守派的肯尼迪随时准备退休,坚持到现在就是想等到一个共和党总统来提名他的继任人选,还有另外一个自由派大法官布雷尔也已经78岁,加上斯卡尼亚离世的空缺,这任总统将有机会提名3到4个大法官,这也是为什么这次总统选举这么重要的原因。

 4. 候选人:川普提名顶替斯卡尼亚空缺的候选大法官是49岁的拥有着完美简历的戈萨奇(Neil Gorsuch)。戈萨奇本科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23岁即获得哈佛大学法律博士(和奥巴马是同学),后来又获得牛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在最高法院做过大法官肯尼迪的助手,2006年仅39岁的戈萨奇即被小布什总统提名为联邦第十上诉法院的大法官,并在参议院得到近乎全票的通过(现在民主党攻击戈萨奇太年轻,可人家已经在仅次于最高法院的上诉法院担任法官十年了)。戈萨奇对宪法的理解极像斯卡尼亚,他本人也尊称斯卡尼亚是“法律之狮(lion of law)”,如果这次能得到参议院的通过,戈萨奇可能会在最高法院为“美利坚人民”服务长达30年。顺便说一句,这次川普选择的另外一个大法官候选人,第3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哈迪曼(Thomas Hardiman)也才51岁。事实上,川普为未来可能的大法官空缺人选准备了一个21人的“接班团队”,平均年龄53岁,这是要让保守派控制最高法院30年的节奏啊。

 5. 任命:大法官的任命程序有四步:1. 总统提名后,大法官填写自己的详细材料,由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和联邦调查局进行详细的背景调查, 2 与参议员会面增进相互了解,3参议院 公开听证,4参议院表决。表决时100名全体参议员中51名投票通过即可,共和党现在52名参议员,似乎问题不大,但美国参议院奇葩的议事制度允许民主党在第三步听证时用filibuster来狙击川普的提名人选。所谓filibuster,就是任何民主党参议员均可以发表无休止的“冗长辩论”来拖延辩论议程,阻碍投票的进行,最终使得大法官候选人的任命胎死腹中。在filibuster时,发言人必须滔滔不绝的演讲,不能进餐,不能上厕所,演讲的主题可以是任何方面的话题,甚至 历史上有参议员拿着圣经朗读。1957年,参议员瑟蒙德创下了连续演说24小时18分钟的记录。在此情况下,如果共和党在参议院有决定性多数(60席或以上),就可以强制中断filibuster,直接进入表决程序,但现在共和党只有52席,差距甚远,这就给了民主党一些狙击的希望。

 6. 核选项(nuclear option):所谓核选项,就是参议院多数党修改规则,让强制中断filibuster的要求票数从60票降低到51票,直接进入表决程序,换句话说,只要简单多数的51票就能完成整个任命程序。但修改规则后,如果在以后的选举中失去多数党的地位,那也同样无法用filibuster来约束对方,所以这种规则的改变是一把双刃剑,就像核武器一样是最后选项。本来强制中断filibuster的票数要求都是60票,但2013年民主党动用了核选项让奥巴马提名的诸多联邦巡回法官和内阁成员通过表决,其后果就是现阶段所有联邦政府官员和法官(除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程序都只要51票的简单多数就可以强制中断filibuster,所以这次民主党非常不喜欢川普提名的国务卿蒂勒申,也没法用filibuster来狙击。

 7. 共和党:共和党已经放言采用一切方式来让戈萨奇通过参议院的任命,因为尽快恢复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优势席位至关重要,太多重要的议题,如取代奥巴马的共和党版本的医保等,可能都需要最高法院的判决,可共和党又不想轻易动用核选项,毕竟有着将来潜在的风险。但如果民主党拼死狙击,共和党最终也会选择核选项,因为如上文所说,川普可能有着提名3到4个大法官候选人的机会,至少在川普任内是获利极大,至于以后的风险以后再说。而且有民主党首先动用核选项的先例,共和党也没有多少政治道德压力。一句话,共和党希望用最小的代价让戈萨奇通过,但不放弃核选项的最终选择(有点如我们对台湾,希望和平统一,但也不放弃武统的选项)

 8. 民主党:民主党知道是在根本上无法阻止参议院对戈萨奇的任命,可在这么重大的议题上又不能简单的投降,尽量要争取最大的利益交换。但第一,对方已知道你无法阻止,还会愿意让步多少利益来交换?第二,希望争取到什么样的目标利益,估计民主党现在也 不一定想清楚了。感觉民主党整体上还没有从大选失败中走出来,党内没有重量级的领袖来重新凝聚这个党。也许现实一些的目标,就是能和共和党建制派达成一些共识,让川普在以后的大法官候选人提名时,尽量选择中间偏保守的(如肯尼迪),而不是极端的保守派,可关键强势的川普会愿意吗?而且和共和党建制派不能轻易谈崩,否则碰上简单粗暴的川普,那就没有得谈了。事实上,川普已经向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喊话:别和民主党罗嗦了,直接核选项吧 —–如果共和党动用核选项,川普在未来数年中再提名2到3个极端年轻的保守派大法官候选人,那民主党的参议员们可以排着队到杰弗逊纪念堂前上吊了,估计绳子还要向川普买。

 9. 中期选举:两年后的国会中期选举中,共和党需要改选的参议员8席,民主党需要改选的参议员23席,亲民主党的独立参议员2席,所以正常情况下2020年,共和党在参议院都会占据多数席位。而且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有数名参议员需要在红州(共和党支持者占多数)竞选连任,他们在连任竞选的压力下,能出多大力气狙击川普提出的大法官候选人,也是值得观察的。

 现阶段的民主党值得同情吗?如果希拉里获胜,民主党可能会同样的雷厉风行推行本党政策。希拉里竞选的时候许诺扩大接受叙利亚难民5倍,在任职的前100天拿出大赦非法移民的方案——数以千万计的非法移民在合法化后拥有投票权,成为民主党的票仓,那共和党同样现在是万劫不复,这也是为什么小布什在选举前一个月曾经悲观的说“我可能是共和党最后一任总统了”。何况,从历史上来看,民主党更喜欢改变规则来达到目的,比如前文所说的民主党首先取消在任总统在大选之年的大法官提名权,和首先动用核选项。所以没有什么可值得同情的,在一次至关重要的选举中失败了,这就是失败的代价而已。

 说过美国政坛的大戏才开始,看看民主党如何在“极力狙击”川普的大法官候选人的表象下,如何半推半就羞羞答答的顺从,将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呵呵。

 2月3日, 关于川普的禁穆令的最新动向:

1. 2月3日上午,麻省联邦法官认为川普的禁穆令合法(刚开始决定禁止执行禁穆令七天,七天到期后不再延长禁令,即执行禁穆令)
2. 2月3日下午,西雅图联邦法官认为川普的禁穆令不合法 (据说是在听到麻省联邦法官不再延长禁令的数小时后判决)
3. 白宫新闻发言人斯派塞在一份声明中说“司法部打算尽早提出紧急动议,要求暂停实施法庭命令,维护总统行政命令,我们认为这是合法的和恰当的”
4. 暂时未经证实的消息,海关边防局拒绝执行西雅图联邦法官的判决。

 某位大咖紧急短评:

1. 西雅图联邦法官的决定能否到全美生效还不清楚
2. 麻省联邦法官稍早时候的相反决定造成东西两边法官意见相互冲突
3. 预计:十天之内两方意见提到最高法院
4. 进一步预计: 川普政府可能赢

 俺的补充:
1. 美国的联邦法院分为地方法院,巡回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其中,每个州都有若干地方法院,全美有十三个巡回上诉法院(全美分为十一个区,再加上哥伦比亚特区和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超过3000名联邦法官。这次判决的两个法院都是最低级别的地方法院。
2. 联邦地方法院的判决仍然有全国效力,所以原则上来说,西雅图联邦地方法院法官的判决,川普政府必须服从。
3. 川普如果上诉到巡回法院,继而到最高法院(或者对方在巡回法院败诉,继续上诉到最高法院),考虑到最高法院现在只有8个法官,而且保守派对自由派4:4平局,这样事实上巡回法院的判决会是最终判决
4. 每个法官都会有着自己的价值理念倾向,所以基于同样的法律,不同的法院也许会做出完全不同的判决,尤其现在左右派价值观激烈碰撞,深蓝州的西雅图联邦地方法官判禁穆令违宪属于正常,但奇怪的是同样深蓝州的麻省联邦地方法官判为合法。
5. 这个判决会让川普更急迫的通过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让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中占据5:4的多数席位。
6. 正如我前面所说,美国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先转发一个言论(美国第二代华人,哈佛大学法律本科,哥伦比亚大学博士,纽约大律师)”邪恶的西方宪政成就了川普,也限制了川普:川普伊斯兰七国公民90天美国入境禁制令,的确给一些人带来了旅行的不变,甚至造成了歧视某一个宗教,种族的印象。但也有几点要说清楚:

 1. 川普在竞选的时候就已经摆明了态度:美国的安全和极端穆斯林有关,他提议禁制穆斯林入境,即使这样,美国人还是把他选到总统位置上。他现在不过是在执行他竞选的承诺,这个结果选民首先要诚实面对。

 2. 是奥巴马政府将这七国定为极端宗教高发国家,这是建立在统计数据上的结论,承认吧,这不需要假装政治正确(注:这是沙特为什么这次没有入选的原因,是奥巴马的没有列入)。另外,当时的国土安全部也承认美国入境审查程序存在问题,让部分有问题的南美和恐怖分子进入美国,国会当时也质疑过这事。

 3. 川普对这个禁令的解释是:原来的背景调查和筛选程序有待完善,他需要90天时间莱重新制定一个新的更科学的程序,以防止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人进入美国,90天后重新开放所有国家签证,从保护美国国家安全角度出发,这个可以有吗?90天时间是否如某些媒体特写镜头报道的那样,给某些人和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而无法克服”?不排除这样的案例,但数量应该很有限

 4. 最近民调显示有半数美国人,为了避免美国出现欧洲那样的局面,公开表态支持川普的这个政策,但别忘记了“沉默的美国人”,他们为了避嫌“政治不正确”而不愿意公开表态,但正是这些人压垮了希拉里的最后一根稻草,将川普送上了总统大位,他们在暗中用选票支持川普。

 5. 最后说但不是不重要,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权力互相制衡。公民自由联盟可以起诉总统违宪,新闻媒体可以自由报道抗议人群实施舆论监督,民众可以自由评论不销号不禁言。正常公民社会自我纠偏和调节作用,会将“狂妄自大”的川普逼退到角落,在宪法的范围内治理美国。

 基本同意博主的意见,补充几点:

 1. 有人转发说纽约法官喝止川普的禁穆令:完全错误。法官只是同意已经到达美国机场的有合法入境文件(签证或绿卡)的可以入境,因为他们登机的时候,川普还没有签署禁制入境的行政命令,那些没有登机的穆斯林则仍然90天内不许入境美国。所以这是法官对川普禁穆令的补充,让它更完善,而不是取消禁穆令。

 2. 正式的法官判决应该是在二月份,个人认为判川普违宪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一来这的确是总统的权限范围内,二来奥巴马有过先例,在2011年因为查出某些恐怖分子来自于伊拉克,禁止伊拉克公民入境90天,法官应该会考虑到这些。

 3. 即使法官这次判川普违宪,但这个只是联邦巡回法庭,川普还可以上诉到联邦上诉法庭,如果继续败诉,还可以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这一般会耗去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川普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而且这不是一个多大的事情,左派们不会这么折腾。

 4. 川普撤代理司法部长的职务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第一,司法部长本来就是政府的法律代言人,任务就是帮政府辩护,这次她公开责备政府的行政命令,就好像辩护律师对被告说:我不帮你辩护了,被告说一句我解雇你,这个错了吗? 第二,更重要的是,这个代理司法部长本来就是前任奥巴马政府的副部长,只是因为川普提名的司法部长塞辛斯还在国会提名审核中,暂时代理一段时间,塞辛斯上任后,她马上就要走人,她知道这点,所以故意和川普唱反调来博取道德赞扬,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事实上她的行为,已经引起来业内人士对她职业道德的拷问,建议吊销她的律师执照。

 本来还想说一下是否川普会在任内被弹劾的可能性,和最高法院的法官提名(这是最大的事情,这届选举之所以被称为最重要的,是因为当选总统会有机会提名3到4个最高法院的打法官人选)。民主党狙击川普内阁提名是小事,如何最大限度的狙击川普的大法官人选才是大事,而共和党是否会动用“核选项”,才是美国政坛现在最大的焦点。

 附加上第一个帖子,也许有些没看到的人会感兴趣。我的帖子似乎版主不太喜欢,如果不能通过审核,这就算最后一次发言吧。

 在超大上逛了超过3年,一直没有注册,就是不想和任何人争论,但实在有些忍受不了一些缺乏最基本常识的错误。做为一个在美国生活了超过十二年,在华盛顿DC,深蓝州,深红州都呆过数年,而且这次大选一直跟踪下来的人,我想还是有点资格来纠正这些错误的。

 1. ”全国民调准,因为希拉里普选票领先,川普是靠选举人票上台的“:这个言论最基本的错误就是不知道全国民调也是考虑了选举人票的因素的,否则根本没有人会去看。主流媒体一般是从民调机构买来了原始数据,然后用自己的模型,考虑种族,年龄,每个州的选举人票等然后给出一个支持率,美国所有媒体最后公布的全国民调都是一个综合的结果,那些为全国民调辩护的人缺乏这点基本常识。

 2. 不只是全国民调,州的民调也错得离谱:美国人更关心的是摇摆州的民调,这个更直接,所以重要摇摆州几乎每周都有一个甚至数个民调。选举前,最重要的几个摇摆州,佛罗里达,密西根,宾夕法尼亚,北卡,和俄亥俄几乎都是希拉里全面领先,有的领先幅度甚至在10%以上(美国选举中如果领先在5%以上基本就是铁赢了),但最后川普全部赢下了这几个州。更远一点,在民主党初选的时候,密西根州的民调显示希拉里领先桑德斯20%以上,结果桑德斯赢下了密西根州。

 3. 民调以后是否还靠得住:结果是肯定的,但模型必须客观考虑各种因素。选举前MITBBS上有位大神(ID:TCN)一直就说川普肯定赢下最大的摇摆州佛罗里达,还有北卡,即使在川普民调最低潮的时候,也丝毫不改,要知道川普如果赢下这两个州,基本就赢了选举。版上很多人对他说,如果真如他所说,就每天供奉他。甚至在开票过程的直播中,川普在佛罗里达一度落后甚多,但大神一直安慰大家:这几个county本来就是支持希拉里的,2012年的时候奥巴马赢得更多。最后果然川普重新领先,而且幅度越来越大直到开票结束。选举后,这位大神才公布自己身份:他是民调公司的,有第一手的民调结果,主流媒体的原始数据都是从他们公司买的。原始数据中川普有着巨大的领先优势,但主流媒体故意用各种模型弄成最后的民调结果希拉里领先,帮希拉里造势——原始数据是准的,模型是错的,这就是最后民调结果不准的原因。川普内部当然也有自己的民调,所以川普阵营的朱利安尼选举前在FOX说:这次选举也许有大惊喜,某些传统的蓝州可能会投川普。主持人追问哪几个州,朱回答说比如宾州和密西根州,主持人呵呵一笑,没有当真,但选举结果果然这两个州投了川普。

 4. 如果实行普选,希拉里就会赢:答案是否定的。很简单,美国投票率最低的十个州有七个州是共和党的州,人口3000多万,只有三个州是民主党的州,人口2000多万,如果普选,他们都会去投票。而且如果实行普选,竞选策略就会不一样,川普几乎没有在加州和纽约举行集会,因为他知道赢不下这两个州,他的支持者也懒得去投票,投了也白投,但如果普选,他肯定去造势,这两个州投他的票的人会更多,尤其纽约还是他故乡。

 5. 美国会实行普选吗:不会。如果实行普选,美国前十个人口大州就可以绑架整个选举,另外四十个小州的声音就会完全被忽略,那样美国就会分解,美国国父们正因为这点才采取了选举人票和赢者通吃来保证小州的利益。或者说,美国做为一个整体能存在到今天,选举人票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顺便说了一句,希拉里普选票领先200万,是因为在加州领先了300万,换句话说,希拉里就是赢了加州而已,而且加州非法移民投票严重。

 6. 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者的分类:民主党的支持者一般是靠政府税收生活的人(包括吃福利的穷人,和依靠政府拨款经费的大学教授,政府研究机构NASA等)和全球化获利的精英阶层(华尔街和高科技公司等),共和党的支持者一般是交税的中产阶级。我不只见过一个教授本来支持民主党,自己开公司后分分钟改为支持共和党的例子,因为共和党支持小政府和减税。所以不要认为那些大学教授支持民主党是因为道德高尚,其实是利益使然。

 先说到这里,如果有人感兴趣,再普及一下最近川普政策在美国国内的影响,现在中文媒体消息鱼龙混杂,真实性太差了。
发布于 2/9/2017 21:16:14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American TOP 40
UK TOP 40
UK TOP 40 DANCE SINGLES

纽伯格林实时图


有一个名字,全世界所有的僭主听到都会惊慌。
有一个名字,一切热爱自由的人民听到都要赞扬。
有一个名字,躲在阴暗中谋杀百姓的歹徒对她咬牙切齿。
有一个名字,阳光下渴望和平的人们对她寄予厚望。
是她一次又一次的把世界从恶魔手中拯救,
是她一次又一次的给予恐惧中的人类希望。
是谁挡住了纳粹的铁蹄?
是谁支援了远东的战场?
是谁把集中营解放?
是谁迫使日寇投降?
是谁将那隔开同胞的高墙推倒?
是谁击毙了伊阿独裁流氓?
是谁推倒了中东强人的多米诺骨牌?
是谁施加压力让突尼斯、埃及、也门的独裁主动下台?
是谁爆了卡扎菲的菊花?
她高举着火炬,在黑暗中指引我们方向!
她宣言的真理,时时回响在我们耳旁!
虚伪者越是污蔑她虚伪,正直者越是坚定对她的信仰!
她的伟大我们一刻不忘!
你问 我她长的什么模样?
她是炙热通红的火焰,
她是宽广蔚蓝的大海,
她是纯洁耀眼的白光!
你问我她的名?
正告你!
美利坚,人类的希望!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235
  • 评论数:4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