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野战医院> Meatball surgery @ 6/8/2017

[转贴·推荐]
来自医疗版/r/Medicine的问题:

在美剧《陆军野战医院》(M*A*S*H)中,我们听到了用来形容前线医生在情况不好的情况下实施手术的“肉丸手术”(meatball surgery)一词。

这个比喻还是蛮好理解,但真实战场上的“肉丸手术”是什么样的?有哪些费时费力的治疗是可以运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来替代的?

如果哪位医生能举个具体的例子就好了。先谢谢你的回答。

来自用户“美军骨科”/u/ArmyOrtho的回答: 8919 points 5 gold

假设你,我们敬爱的手术医生,率领一伙精英FST前线医疗队,深入阿富汗“捧猪上天艹羊入地”斯坦国。一行20人其中3个是医生(加一个成天在掰指关节的骨科)。你们有的一切,仅是2个OR手术台,4个ER急诊床位,以及4个ICU加护床位。再重的伤员也得在24小时内被推走以给下一位腾出空间。不止如此,你的头顶是战地帐篷,不远处是安拉时常轰隆来的轰隆隆。

广播通知,一枚IED炸弹干掉了几个没在车里的步兵。6名伤者将在7分钟后送达。

你娘都来不及被你骂就要开始忙了。“如何能让这些英雄再战五十年”个毛?你只想着“如何能让他们再活30分钟。”

30分钟,是黑鹰能把他们运到巴格拉姆空军基地(附近最近的医院)所需的时间。

菜篮被摆在了你们面前,里面盛有六团肉。有个两支腿没了但被止血带包着。有个CPR进行中。有个挂了。有个内脏外翻。剩下两个胸部损伤和腹部损伤,看得到射入口但看不到射出口。

此刻,你女娲附体。

挂了的那个连帐篷也不用进就直接被丧葬事务部领走。CPR进行中的被摊上了ATLS高级外伤生命维持床位。你一眼看出这种心脏骤停的有没有得救。如果能救,转到手术床位。如果救不了(头部创伤或严重的胸腔创伤),把他登记为“快了”,然后让负责杂事的Charlie Med安排瞑目。(我就接过两个心脏中弹的士兵,都死在ATLS上。)

围观群众聚集在了两支腿都没了的士兵身边,但你,和所有稍微有经验的医生一样,不会多鸟他一眼。他的血已被止血带止住,30分钟死不了。你扔给他几瓶止痛药,插上静脉注射,下令他hold在原地。

内脏外翻的和胸部腹部损伤的可能马上会死。所以得先解决那些脏层胸膜破裂/心脏压塞/肠系膜出血什么的问题。他们直接被搬上手术台。X光,胸管,剖腹探查。

理一理肠子看看有没有穿孔。看见这段坏了?剪下来,但千千万万别接回去。(肠吻合不是在帐篷里能完成的任务。)该咔嚓的都咔嚓了之后,有条件的就用负压治疗器和聚乙烯片临时关腹,没条件的随便找点胶管和3L的输液袋扎起来完事。然后再打巴格拉姆的大大的电话,喂直升机来了没有啊。

终于可以轮到没腿了的那位。移除止血带,清理截掉的部位,判断出血的动脉。FST是没办法缝合手术切口的。把流血的地方重新绑起来,垫多几层布袋,准备送上前往Level III医院的直升机。

你知道FST遇到血管损伤时是做不了血管修复的。(某在国内的时候是医院首席心血管修复师的曾满脸委屈:“我一定能修复好…为什么不让我修复…”)你的敌人是时间,6个伤员等着这两个手术台。再说飞机经过空气中氯化绿浓度比较低的高空时候,刚修的血管也会重新爆开。直接阻断的话能给清洁工省点事。

我们这些骨科医生则一般不在FST任务里进行截肢。我喜欢做点外固定,然后把锯子活儿留给有正规医疗环境的巴格拉姆或者德国骨科(断手断脚的不出例外会在24小时内被送到德国)。必须当场截肢的任务现在碰得不多了。我一般不上钢板不钻螺钉,稍微清洗和外固定就交差。

最后铭记,忘记教授教过你的防止感染的过度操作!你的任务只是让他们撑到巴格拉姆。别管他们会不会被感染。他们每个人必定已被感染。

如果这些士兵进到我帐篷的时候还有脉搏(CPR进行中也算),那他有97.2%的机会活到巴格拉姆。

这,就是[肉丸]手术。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zzjeff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发布于 6/8/2017 16:30:11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American TOP 40
UK TOP 40
UK TOP 40 DANCE SINGLES

纽伯格林实时图


有一个名字,全世界所有的僭主听到都会惊慌。
有一个名字,一切热爱自由的人民听到都要赞扬。
有一个名字,躲在阴暗中谋杀百姓的歹徒对她咬牙切齿。
有一个名字,阳光下渴望和平的人们对她寄予厚望。
是她一次又一次的把世界从恶魔手中拯救,
是她一次又一次的给予恐惧中的人类希望。
是谁挡住了纳粹的铁蹄?
是谁支援了远东的战场?
是谁把集中营解放?
是谁迫使日寇投降?
是谁将那隔开同胞的高墙推倒?
是谁击毙了伊阿独裁流氓?
是谁推倒了中东强人的多米诺骨牌?
是谁施加压力让突尼斯、埃及、也门的独裁主动下台?
是谁爆了卡扎菲的菊花?
她高举着火炬,在黑暗中指引我们方向!
她宣言的真理,时时回响在我们耳旁!
虚伪者越是污蔑她虚伪,正直者越是坚定对她的信仰!
她的伟大我们一刻不忘!
你问 我她长的什么模样?
她是炙热通红的火焰,
她是宽广蔚蓝的大海,
她是纯洁耀眼的白光!
你问我她的名?
正告你!
美利坚,人类的希望!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235
  • 评论数:4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