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agement. @ 4/25/2012

未分类
Scheduled on May 2nd, 2012, just for the record.
发布于 4/25/2012 18:58:33 | 评论:5

第8章 天吾 去陌生的地方见陌生的人 @ 2/3/2010

1Q84
对大多数人来说,星期天早晨就意味着休息。但是在天吾的少年时代,他从来没有感觉过星期天早晨的欢乐。星期天总会让他心情沉重。一到周末,他就全身无力,茶饭不思,全身酸痛。对天吾来说,星期天就像是扭曲的月亮,只把最黑暗的一面对着他。那时的他经常会想,要是星期天永远不会到来该多好。每天都去上学,永远不用放假,那该多好。他甚至还专门做了祈祷,祈求星期天不会到来——当然,该听到的人并没有听到。即使现在早已经长大成人,星期天已经对他不再构成现实上的威胁,每当星期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仍然会莫名地觉得阴郁,全身的关节咯吱吱乱响,甚至还有点想吐。这种条件反射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里,或者说更深的地方,直到超越意识的某个领域。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2/3/2010 23:37:56 | 评论:0

第7章 青豆 安静得连蝴蝶都没有察觉 @ 1/27/2010

1Q84
周六下午一点刚过,青豆来到了“柳树大院”。院子里有几棵多年的巨柳在茂盛地生长着,树梢从石头院墙上探出头来,每当有风吹过时,就像一群无家可归的游魂一样静静地摇动。所以从很久以前,附近的人们就自然地把这间古老的西式庭院称为柳树大院。庭院坐落在麻布陡峭的上坡路尽头。柳枝顶端落着几只轻飘飘的小鸟。向阳的屋顶上,一只大猫眯着眼睛在晒太阳。附近的街道狭窄曲折,几乎没有什么车辆来往。路旁许多高大的树木,白天在这里也会感觉有些昏暗。漫步到这里的时候,时间仿佛都慢了下来。附近有几座使馆,但出入人员并不多。平时相当寂静,只是一到夏天就满是蝉鸣,吵得耳朵直痛。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1/27/2010 8:41:14 | 评论:0

第6章 天吾 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 1/22/2010

1Q84
礼拜五早上五点刚过,小松来电话了,把天吾从梦境中唤醒。他走过长长的石板桥,正要去对岸拿什么重要的文件。过桥的只是他孤身一人,下面是一条美丽宽广的河流,水中点缀着几处沙洲。河水缓缓地流着,沙洲上生长着柳树,水里有鳟鱼优雅地游过。嫩绿色的柳叶轻轻垂在水面上。中国产的器皿上经常会有类似的风景。他醒过来,在黑暗中看了看枕边的钟。当然,在拿起听筒之前,他就可以猜想得到是谁在这种时候打电话。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1/22/2010 22:52:27 | 评论:0

[ZT]克林顿国务卿关于互联网自由的讲话 官方译文 @ 1/22/2010

未分类
克林顿国务卿2009年1月21日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新闻博物馆(Newseum)发表讲话,阐述互联网自由对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宣布将把增进“连接自由”作为一项基本外交目标。以下是讲话全文,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翻译。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国务卿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新闻博物馆(Newseum)
2009年1月21日(星期四)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1/22/2010 15:14:19 | 评论:2

第5章 青豆 需要专业技能与训练的职业 @ 1/17/2010

1Q84
工作完成后,青豆走了一阵,打了辆出租车,进了赤坂的一家酒店。回家睡觉之前,她需要一点酒精来解除神经的亢奋感觉。毕竟她刚刚把一个大男人送到了那边的世界去。虽然是个死有余辜的混蛋,说到底还是一个人。她的手上还残留着生命消逝的感觉。灵魂随着最后一口气的呼出飘离身体。这家酒店的酒吧青豆来过几次,在高层建筑的顶层,视野开阔,吧台也很舒适。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1/17/2010 10:52:20 | 评论:0

第4章 天吾 如果你希望这样 @ 1/17/2010

1Q84
天吾被电话铃声吵醒。时钟的夜光针刚刚爬过一点钟。当然,周围一片漆黑。天吾很清楚是小松打来的。半夜一点钟打电话来的朋友只有小松一个。而且会顽固地拿着听筒听着铃响等到对方接电话为止的人,也只有小松一个。小松这个人没有时间的概念。一旦想到了什么,就会立即打电话,根本不去想几点钟的问题。不管是半夜还是清晨,也不管对方是在洞房花烛还是正躺在床上等着咽气。“打电话会给人添麻烦”这么有情调的想法,是不会在他那颗鸭蛋脑袋出现的。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1/17/2010 10:45:17 | 评论:0

第3章 青豆 几处被改变的事实 @ 1/17/2010

1Q84
青豆脚上只穿着丝袜,沿着狭窄的紧急楼梯爬了下去。风呼啸着从光秃秃的梯子间吹过。虽然她的迷你裙是紧身的,偶而还是会有强风从下往上吹进来,像帆一样掀起,推着她的身体晃来晃去。她空手紧紧抓住充当扶手的钢管,面向后方一步步地向下走。有时她停下来把遮在脸上的头发拨开,调整一下身上背包的位置。下面是国道二四六号线。发动机的声音,车喇叭的声音,防盗器的声音,右翼的流动宣传车播放的古老军歌的声音,不知哪里有人用大锤砸碎混凝土的声音,各种各样城市的噪音笼罩在她的周围,从上到下,三百六十度的各种方向袭来,随风飞舞。听着这些声音(虽然不想听,但实在没有心思去捂耳朵),她渐渐有点晕船的感觉。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1/17/2010 10:43:45 | 评论:0

第2章 天吾 另有一点主意 @ 1/17/2010

1Q84
天吾最初的记忆,是在一岁半的时候。他的母亲脱掉了衬衫,解开了白色的肩带,让一个不是他父亲的男人吮着乳头。婴儿床里有个婴儿,多半是天吾。他以第三者的身份望着自己。或许是他的双胞胎兄弟?不,不会。直觉告诉他,那个应该就是一岁半时的天吾自己。婴儿闭着眼睛熟睡着,带着轻轻的呼吸声。这就是天吾人生中最早的记忆。那一秒钟左右的情景,鲜明地刻在意识的墙壁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像洪水肆虐过的城市中的一座尖塔,那段记忆孤零零地耸立在浑浊的水面上。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1/17/2010 10:42:45 | 评论:0

第1章 青豆 别被表面现象迷惑 @ 1/17/2010

1Q84
出租车的收音机里流淌着调频广播的古典音乐节目,正在播放的是扬纳切克的《小交响曲》。坐在出租车里,望着堵车的长龙,实在不太适合听这种曲子。司机似乎也并没有很专心地在听。就像一位多年打渔的老人站在船头辨别潮水的凶吉一样,中年司机一言不发地凝望着一望无际的车阵。青豆紧紧靠在后排座位上,微闭着眼睛,听着音乐。
听到扬纳切克的《小交响曲》响起一个开头,就能马上说出这是扬纳切克的《小交响曲》的人,在这世界上会有多少呢?大概介于“非常少”和“几乎没有”之间吧。然而不知为何,青豆是可以做到的。
点此阅读全文...
发布于 1/17/2010 10:40:29 | 评论:1
Tag 云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