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动车事故
后一篇:无为 »

回国感触 @ 9/28/2011

Lebendig
虽然这次回国时间不长,但是每天都在陌生与熟悉之间徘徊,让我感触颇多。
首现,历经将近一天的飞机旅行和转机,我终于赶到了伟大的首都北京,大学同学开车接机,刚下飞机,雄伟壮丽的首都机场彻底让我震惊,望着机场中下飞机的乘客们和幅员辽阔的机场,我的感觉就像正在走进足球场的运动员,跟在法兰克福飞机场那拥挤的人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连取个行李都要做轻轨,NB。
坐上同学的汽车开出机场,我彻底被灰蒙蒙的天空给震撼了,还好,现在还不用戴面具。阔别已久的收费站,多么亲切的收费员的制服。同学骂了一句"真贵",我们开上了高速,同学跟我说"戒严,封路",绕路,迷路。到了旅店,前台服务员告诉我可以刷卡,太好了,终于用上Master卡了,但一顿折腾后,大堂经理过来跟我说,只能用带“银联”标志的master卡,无语,同学垫付。
(此后用文言)速办手机卡跟家里联系,联通索身份证,无,欲以护照,联通说,外国人可以,但国人只能用身份证,我曰,无,答,回家拿去。同学出其身份证,手机卡摆平。 北京几日于动车归家,忐忑不已,但感慨动车内连厕所都跟德国的一样,怀疑德国鬼子抄袭我国技术至于此。驶于途,厕所求救警报突然响起,行人无动于衷,愈10分钟,吾怒,奔逾2节车厢,见列车员热聊手机甚欢。怒曰,求救信号响愈10分,为何无动于衷,答,没听见。列车员随吾至于厕所,原一老妪不知如何开门被困于内,虚惊一场。随行一男骂曰:"是不是死在里面你们也不过来"列车员至于惘闻。
至于哈尔滨,见家人,行于酒肉间,次日询问银行卡密码,知,询问密码乃挂失也,吾必身份证与手机号码给之方得,银行工作人员用扩音喇叭当众将吾之手机号码重复三次,吾怒,问何故,答约,为了安全。吾甚疑惑,为孰人之安全?
购物,见友,甚快,将别,又行于火车至北京,卧铺,将至,一男子神经病发作,殴打同行之人,吾与众合力将其殴倒,逾10分之久不见警察前来,用被绑病男,随后列车员与乘警现于面前,询问吾等身份证号码,众人皆怒。
遂飞机回于德国。
总结,朋友家人过得很好,物价偏贵,连哈尔滨都开始堵车,我家房子竟然也涨价。期待下次回国
发布于 9/28/2011 22:57:00 | 评论:2
天魔 @ 9/29/2011 1:07:00
啥文言啊…… >_<
pc @ 9/29/2011 1:18:14
镇内有风险!。。。

看帖要回帖...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所欲莫甚于生,则几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 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49
  • 评论数: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