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登黑坨山 @ 9/4/2012

未分类
    年纪逐步迈入三十大关,听说那是个新陈代谢为负的年纪,吃了啥东西不小心没以热量消耗完,就会瞬间转化成脂肪,最近又开始爬爬山。六月底爬心中长草已久的小海坨,认识了一个靠谱的领队,真正的AA制出游,每次只要A车费就够了;每次队伍也不大,都是二十多人,大部分都是老驴,不用在路程上照顾肥妹大妈之类的,爬个爽。
    那次之后没有啥爬山项目,只有七月二十一号的(北京暴雨之夜)的太仆寺旗草原休闲游。这次终于出了周日黑坨山穿越游,我早早周二就报了名。谁知道周四就看见说周日要下雨,周六就呼溜溜滴下了起来。
    心想是去不成了,不过领导在周六晚上还是发来明天出发的确认通知。有心想,也许周六下雨就能下透了,周日说不定就没雨了,领队说明天出发是合理的。谁承想周六下了一夜啊,周六六点多起床的时候依然超大。既然答应了今天出发,只能安心上路了,山上被洪水冲死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坐425到大屯东路换五号线的时候,大屯东是425终点站啊,无良的公交司机直接把车开进站了,出来的时候车站门口全是水,淌过这点水,我就鞋就已经全湿了。尼玛,出师未捷鞋先湿啊。。。。
    在天通苑北站集合,一共26个人报名,虽然车站外至少是中雨,竟然凑够了20个人啊,领队的小秘说“我们队伍是风雨无阻的”,还有啥好说的,安心上路了。路上还经过了中巴车发动机进水,检修一次,终于在10点半左右到了黑坨山。
    剩下的爬山过程就不写啦,应该也没有人能看到这里。。。本来不想写这篇blog的,但是看见有同行的人拍了照片,确实值得我拿出来替人家显摆一番,好歹上了绿野的头条呢。就随便写点,好把那个URL提出来:
[url=http://bbs.lvye.cn/thread-576574-1-1.html]
http://bbs.lvye.cn/thread-576574-1-1.html



PS:这次爬山也很苦啊,不知是不是下过雨,灌木茂密到不行。我这种人身高比中国人评价身高高个四五厘米,再加上这四五公分又全长在脸上了,脸真是巨大无比。一路上各种各样的被树枝打脸啊,啪,左边的树枝打过来,啪,右边的树枝打过来,哗,上面的树枝有撞了头。一路上尽捡帽子了。
发布于 9/4/2012 23:10:45 | 评论:2

搜索信息工程学院,竟然冒出来个假网站 @ 10/20/2011

未分类
http://www.bjxxgc.com/
这种是典型的钓鱼网站吧,利用旧的北信信息,然后拼接自己的骗子电话。这种情况怎么举报啊,不举报不行啊,坏我北信名誉。
发布于 10/20/2011 9:10:02 | 评论:5

[一部塞尔维亚电影].A.Serbian.Film @ 3/2/2011

未分类
这是我看过的最黄最暴力的电影,套用那句俗话,没有之一。黄到前半部分几乎可以当A片看(向我抱怨没看过A片的朋友注意了,看过这个片后你们也能A片半小时入门了(套用常常用计算机教材命名法则,应该叫《A片半小时深入浅出》));暴力到后半部可以当恐怖片看,不是某港常出《开心鬼救开心鬼》之类的恐怖片,是我大二第一次看《生化危机》那种恐怖片。

这片是有政治隐喻的,这个国家才是被fucked那个嘛,越是荒诞不羁越是说明美帝对这个国家玩弄虐待之深。

我就不讲啥大道理了,唯一的大道理就是:如果某人非要给你一大笔钱又要让你爽,那背后一定有阴谋,不能心安理得的钱咱们不能要。主要是向承受力比较强又具有一定恶趣味的志同道合的男士推荐这部电影,以后看啥片都有免疫力了。(女士勿进)。

而且主要因为是西方人的片子,由于他们毛发太多,俺常常当他们半人半兽,出了这种片子也能忍受。东方人搞这种片子我也会崩溃的。

PS:我前段时间还看了部算是比较黄有点暴力的片,叫《颐和园》,由女神级人物郝蕾担任女主角。该片以很黄又以八九年学潮为背景,很有卖点。不过,黄吧又不知道你这些露骨镜头是为了讲啥吧,而且这片冷暴力得很,让人压抑到不行。从我的电影观来看,该片在电影上完全是失败的。可能只有四十岁左右的人才体会得出它到底表诉个啥,不过好奇心重的人可以看看此片,女主角不会让你们失望滴。

发布于 3/2/2011 23:13:03 | 评论:0

保密网志 @ 1/28/2011

N/A

本篇网志内容保密,请用 Blog 主人设定的好友密码登录后查看。

发布于 1/28/2011 16:16:13 | 评论:N/A

被动升级 @ 12/8/2010

未分类
前不久回了趟家,弟妹在家里生小孩了。(春节结婚,冬天生小孩很正常,不要八卦的说是奉子成婚。。。)。我就算是当伯伯了,正式升级为2.0,不是在家里的小字辈了。

早早的就知道11月底要生,但是预产期这个东西,说是农历十月二十那天,鬼知道小孩到底是哪天出来。正好新版本发布了,项目组不太忙,到了11月低的某天,是不是该回去了,我一盘算,是该赶紧休倒休假了。周一买的票,周二(11月23号)上得卧铺,上车后给我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要回家看小孩了。我妈问我在哪儿,我说已经在火车上了。我妈就骂我愚蠢,应该等生了再回来。我只好装乖的说,回家看看能不能帮啥忙。

隐隐担忧小孩要是不配合,未来一周都不呱呱落地,我这趟家就算是白回了。到了凌晨五点多,收到俺弟的短信,寥寥几个字“在中心人民医院”,因为生孩子要好几个小时或者好几十个小时,我就想这未来的大侄子真是配合,不是伯伯欢迎他就是他欢迎伯伯了。

早上七点多到武汉,再坐三个小时长途汽车,我在火车上洗了脸,所以不算脏兮兮的到了医院。弟妹腆着个大肚子躺在病床上,我妈妈和我弟弟环绕而坐,我回来的真是及时,不一会儿大夫进来了,告诉我们小孩头太大,别人小孩都是九十多毫米,他的是一百多毫米,建议破腹产。我们说我们商量商量,都知道医生是喜欢忽悠病人破腹产的,收费高些出事故的风险也小些。在家我们都听我妈的,老人家要显大度问弟妹的意见,弟妹说想自己再试试,旁边两个床的产妇女家属都在喊:安全第一、安全第一。于是我们家就基本决定破腹产了,我妈赶紧让我回家取点生活必备品好让她们陪床。(我们家在乡下,回去还得再坐一个多小时的汽车),可怜我啊,饭都没吃,又屁颠屁颠的回家了。

再会的医院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正好见弟妹破腹产出来了要推到病床,我表姐也在。她就跟我说,你还赶回来的真是及时呀。是呀,一分钟都没有等,一分钟也耽误,正好看到我新鲜出炉的八斤八两的大侄子。没多看几眼小孩,妈妈又要我出去买奶粉奶瓶什么的(折腾的命啊),买奶粉的时候跟短信,才发现光顾着高兴,都没问是男孩还是女孩,有可能大侄子是摆叫。(以此表明我没有重男轻女,实际上我妈倒希望是个女孩,家里已经有我跟弟弟两个男孩了,她老人家怕也是生男方知女孩好,身边一个贴心窝的人都没有。)

随后,又是折腾的瞎买的东西,因为她们俩要陪床七八天的,要买一堆生活用品,小孩的浴巾之类的也得买。怕卖东西太贵了遭妈妈唠叨,特地跑远些去超市,她老人家又嫌超市买脸盆衣架之类的不如摆摊的那些便宜。儿子不好当,虽然是自己花自己的钱,买了东西一点把价格便宜点报给她。

当晚我在医院对面找了一个宾馆住下了,我竟然还价,一百零八还成六十开了个房间,房东领我到四楼的传说中的特价房(其实超大....县城就是地便宜,在北京我都能把它改成一个小两居了),收了一百元,一不留押金条二不留钥匙,让我明早下楼收回四十就行了,口口声声说是因为我长得跟他儿子差不多大才给我这么便宜的房间(其实我目测她不过四十岁,属于风韵犹存的少妇系列的,天黑,她怕是把我目测年轻了些),又口口声声跟我说二十四小时热水。我勒个去,太阳能烧的那点热水,早就被人洗光了,我这半夜才入住的洗澡人,乖乖洗了个冷水澡(衣服都脱了不洗不行,身体把冷水加热了,全身冒白气),跟我弟说声开了个标间,想睡就过来,然后就睡了。我弟和我妈都在看通宵看大人和小孩,当夜没有过来。

第二天我早早的买了早点上医院,算了算我妈已经近四十八小时没合眼,小孩在睡觉,弟妹病怏怏的躺在床上,弟弟困怏怏的趴在床沿上。苦了我妈了,下午她打会儿盹,大夫过来给小孩干啥的时候,我怎么叫她老人家都叫不醒。我只好自己来,没搞成,是小孩把我妈哭醒。

然后几天都是那样了,除了两天待在家里无聊的翻书看电视,其他时间都是“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乡下路远,到了县城都快中午了,买点水果啥的上楼,抱抱小孩或者冲冲牛奶,然后带我妈或者我弟出去吃饭。下午再看看又没啥事儿可做(大部分时间都没啥事儿),到了四点就出医院,坐1路或者6路公交到第二汽车站,坐最后一般去运粮湖的bus回三才乡。期间小孩洗澡的时候大夫给量了下身高,55公分,my good,再长100公分就赶上我的身高了。

PS:小孩的名字一直取得很纠结,不能上网我也没敢取,他爸又自我感觉取名压力太大。等我回京上网了,从论语经典语句上扣些字词给他,他又嫌不好听。确实论语上一声二声的字词比较多,而取名字一个四声加一个二声才好听。实在没办法,我把上研时候一个田姓老师的名字给了他,本来不指望他用,今天他着急上户口,竟然用了,用认识的老师的名字给小孩,真是怪怪。又用一个研究生同学的小名给他做了小名,省得总是觉得在喊那个老师。

PS:国家对报道文化*大革命的要求是“宜粗不宜细”,所以很多电影文学作品之类的都被禁了,但是这个词还可以谈,最近看两个人的说,一个是我高中时在读者上看过一两篇文章就崇拜的要死的孔庆东,一个是口口声声自己不是国学大师的季羡林。孔对这段历史非常的肯定,那本书的十分之三都在骂有些人是披着民主自由的资本主义的狗,季老则是喋喋的血泪控诉。

有时候我们不知道谁说的是对的,一个是你觉得经常仗义直言的醉侠,一个是一切都看淡了的老人。后来想想,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自己下评论是不客观的,但是我们可以有自己的分析:一,孔的父亲是工人阶级,是当时百分百的统治阶级,他站在受益者的立场,说的话不可全信,只能证明一点,受过那段历史益处的人还不少。二,季老贵为国学大师,所以他的文章才能确保不被删的发行,其他非重要人物的血泪回忆,怕是多进入故纸堆里了,又能证明一点,受过害的应该比现在能控诉的要多得多。推荐看看《牛棚杂记》,人进入亢奋状态表现出来的一些劣性,还是挺恐怖的,就像我小时候,小学一年级前,还偶尔打打架,性本恶的部分不少,后来学习成绩好,就装好小孩,装着装着倒成了真的了。
发布于 12/8/2010 23:58:06 | 评论:8

想放泳装照 @ 8/2/2010

未分类
上上周末,产品线组织去葫芦岛,回来想贴泳装照来着。仔细放大了再看看,身材实在惨不忍睹,算鸟。我的身材现在大致是下面这个样子的:

因为要和生人同住,所以得注意公共场合,于是我要开始这辈子第一次穿背心,我的身高大概在一百八十公分左右,我第一次买了见180版的紧身背心,结果胸部和腹部都突出的厉害,简直惨不忍睹。后来我又买了件185版的宽松背心,松松垮垮的实在不显身材。(哥们,你有身材么?)再后来我就买了件185版的黑色紧身背心。这才觉得自信心又恢复了些,终于知道世人为何偏爱黑色服饰。

我其实一直都想去葫芦岛,因为我听说这个地名已经快十年了。我一直觉得女人喜欢那种稍微有点名气但是却不是广为人所知的东西,这样既满足了她们展示品味独特的虚荣心又获得了极高的性价比(因为稍微有点名的东西必然不会很贵)。我这方面跟广大女性出奇一致,比如,我一直认为ASICS是最好的鞋子。

葫芦岛是我第一次踏入东北领土(东北永远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两样东西证明了这个地方的东北性。第一样是饭菜,在葫芦岛党校食堂吃饭的时候,我被他们的尖椒炒豆腐皮给惊呆了,相当大的盘子里盛着相当大块的豆腐皮,而且都是十几层豆腐皮粘在一块的种炒法。我觉得把块切小些,再炒散些,在上海可以炒出20盘,满足100个上海人的就餐需要。

第二样是二人转。同事三十多号人,只有我一个是坚决的想去听二人转的,最后千般张罗,终于凑了四个人一起去兴城听二人转。一个跟阶梯教室差不多大的场子,很黄很黄的演出。黄不是这个地方二人转的特色,是所有二人转的特色。这个地方的特色在于:我买票的时候,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孩在卖票,等我们入场的时候,发现场子里维护秩序的也是他。等到演员登场,第一个上台表演的又是他,又是唱又是蹦还要表演各种乐器(葫芦丝、萨克斯之类的),等到他下台,发现他一个人又成了乐队。(人才啊)

他们其实不需要乐队的,因为所有的伴奏都是拿mp3放曲子,演员表演着表演着不满意还常常过去调音量。这个十八九岁小孩下去后的工作就是切换mp3,顺便在需要气氛的时刻在桌子上大声的敲敲锣,还问“是不是要C调的?”。

我这五十块钱的票钱还真是值啊。

ps:送照片一张
发布于 8/2/2010 22:45:29 | 评论:15

我搬家了 @ 7/26/2010

未分类
常言道“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是朋友之间老不联系,就是淡到没有水了。我庄重的通知大家,我搬家了,从志新村搬到了六道口。

04年本科毕业就住志新村了,从北信到志新村,又到BUAA,再到志新村。(别人说算了吧,可是我不服。anta!)中间还在北科旁边的华建上班,于是好不廉耻的封自己为“东到亚运村西到中关村,南到北航北到北信,人称北四环第一帅哥。”

在志新村的日子跨度六年,对这个地方真是很有感情。步行去biti或者buaa,以我的脚力都算是可行,小区北门是北四环,东门是太极,西门是北科大,南门是二里庄,还有个物美超市。干啥都很方便,是个适合宅男生长的好地方。而且,去地铁五号线、十号线、十三号线都很方便,再也找不到交通这么便利的地方,去北京任何一个地方似乎都可以一小时必达,恨不能自豪的宣布“俺可以跟全北京城的女孩儿约会”(当然要全北京城的女孩儿都答应才行)。

现在住的地方叫清华东路27号院,好华丽丽的小区名。小区很小,所以只有一个门,南门。南门旁边有个公交站牌,叫六道口。这个公交车站没几趟公交车,昨天晚上观察观察,貌似知道中关村还算方便(约会对象从全北京变成中关村了。。。。)。貌似离所有的招商银行或者招商银行提款机都很远。。。

今天早上试试从六道口走到五道口,活活走了二十多分钟,我一直以自己脚力而自豪(长得难看,身材又不好,优点只好往下找了),但是全程都是全速,相当于挂的四档,又给了自己三脚油。太远。

PS:这几天搬家收拾东西,得了几笔不义之财。先是在志新村卖旧书,意外的在厚运筹学里发现一百元,来到六道口将书入柜,又意外的发现了七十二元(先是从书里掉出两张二十的,后来又在箱底发现三张十块和两张一块的)。

不意之财不可得呀,必须要花掉,请人吃饭或者买彩票。想起去年春节,穿我旧牛仔裤的舅舅从兜里发现五十块,我用之进行了麻将这样的赌博活动,结果五十输了,又赔了五十进去。关键是打一块钱一盘的小麻将,我一家输三家。。。俺妈后来都批评我了,这五十不该接。







哎呀,我好虚伪。
发布于 7/26/2010 22:23:29 | 评论:13

保密网志 @ 7/18/2010

N/A

本篇网志内容保密,请用 Blog 主人设定的好友密码登录后查看。

发布于 7/18/2010 23:02:10 | 评论:N/A

我也推荐两本书吧 @ 7/3/2010

未分类
文章的主要作用就是表达观点,而不是引经据典玩弄成语这样的中学生行为,这方面我觉得韩寒做得特别好,他的博客对天朝的民主制度、政府作为登门方面都有形象的比喻、一针见血的描述或批评。

我们这样围观只能围观别人博客的屁民,不敢奢求自己有啥准确表达自己观点的能力(敏感词太多,对表达能力要求更高了),但是对别人表达的观点还是要有自己基本的思考。光知道是错的还不行,最好是知道为啥错了,为啥形成这样的错误,能不能提出更好的。

推荐的两本书玩,一本是《民主的细节》,一本是《我们台湾这些年》。

《民主的细节》讲啥我已经忘啦,似乎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支持表达观点的权力”之类的。这个社会有多种多样的人,比如在美国有同性恋有女人有少数民族,我们要尊重别人,让每类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只有尊重别类人,才让自己这类人有相当绝对的自由。

为了保障任何一方权力不受损伤,我们应该保持一种愤青般的状态,对方就算是gay,只要不侵犯我的利益,我也得保障他做gay的权力。gay的权力受到了损害,虽然我不太认同gay这种生活方式,我也要站在gay追求自己权力的那一边。

《我们台湾这些年》是本挺休闲的书,我没有一目十行的能力,要不然半天就能看完。台湾的民主进程比我们大陆要早些。他们早期也是一党*专政,直到某人认识的没有永存的专制统治;他们也经历过房价突然暴涨,而且这二十年都没有回落下来过;他们也有挺多主义,国父提出一套,中正解释出一套,经国跟进一套,登辉再来一套。作者文笔一般,难能可贵的是自己观点客观向上,表达清楚。



PS:太热太无聊了,随便说点啥。
发布于 7/3/2010 21:35:36 | 评论:4

五台山之旅 @ 6/21/2010

未分类
话说有个叫康德的哲学家,在富裕家庭做家庭教师期间,生活似乎过得不错,有机会就外出旅行。他出游最远只到过距他的出生地60英里外的安斯朵夫镇,这是他所有旅行中最远的一次。

因为有“五十步笑百步”这个成语,我一直不敢大笑这个康德的冷笑话。60英里换成公里数,也有100左右了。端午节期间我也向勇敢的康德学习了一把,随队去五台山游览了一把。

由于是在太原转的火车,第二天下午才到五台山,一共是两天半的五台山行程,头一天半是在山上进行上坡下坡的受虐游(俗称穿越),最后一天是在台怀镇逛各个寺庙的奢侈游。由于是蹭玩,把发攻略的权利留给组织者吧,直接看图说话。

某mm第一眼就指出了这张的最大败笔——兰花指。其实我对这张甚是满意,因为手完美的挡住了我的脸,只露出了牙齿,而牙齿我个人长得还算是能接近60分的地方。从影子的长度和背包后水的深度来看,这是我们在下午上山的时候,走在鸿石岩到北台的路上,刚上路我真有点情不自禁。

这是在北台的寺庙的清晨。海拔3061的寺庙,绝对的华北第一高。前一天晚上帮有东北口音的和尚择豆角错过了日落,冷冷清清浑浑噩噩的在寺庙住了一宿,在寺院里瞎拍照又错过了日出。唉,人这一辈子呀。留张寺院清晨照。

上午七八点的时候赶到了中台。中台海拔不是最高的,却是最壮丽的,这台是山顶的意思,中台这个山顶完全可以修盖N多联排别墅,足见其壮丽。中台的寺庙也是几台中最辉煌的。

由于审美疲劳,没有西台照片。自罚充分暴露长相的大半身照片一张,充满了喜感,有点像发胖版的马三立。

从西台下下来的时候,有个山坡,目测垂直上下至少500米,差点要了我这个重心偏高的长腿叔叔的小命。留中间休息照片一张,又现兰花指了。

这张照片姿势颇为不雅,让我想起了梁朝伟版《绝代双骄》,爹娘带小鱼儿上山拜师学艺,途中喝水,见水上游有一猥琐男子就是这个半蹲姿势,小鱼儿认为水源被他污染了,便与理论争吵起来。结果上山后,这猥琐男子竟然被指定为小鱼儿的师傅。真是囧呀。

我们在台怀镇游览了南山寺、显通寺、塔院寺等景点,俺发表了和尚在当地就是一个服饰、饮食习惯、宗教信仰等与汉族不同的少数民族的观点,观点不一定对,但是一定要有这个心态,这样就能与和尚和谐相处鸟。正面照我多猥琐、景物照我又多找不到精髓,不贴了。最后送小马儿照片一张,欢迎大家去五台山玩儿。
发布于 6/21/2010 23:31:27 | 评论:18
Tag 云图

msn & E_mail: tianjinshan@hotmail.com
Dict.CN 在线词典, 英语学习, 在线翻译
categories
recent comment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35
  • 评论数: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