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时间感慨的感慨 @ 11/1/2018

DailyLife
从上周开始出差瑞士呆在伯尔尼,原本想找点时间去转转曾经熟悉的地方,但却忙忙碌碌无法成形。周日一大早就出门赶去瑞典斯德哥尔摩也是匆忙两天昨晚连夜赶回苏黎世参加今天的客户会议。同事间闲聊和朋友圈里,这两天感觉大家一边在为”李咏的英年早逝而叹息”,一边又因金庸的逝世“而感慨逝去的青春一去不复返。

这几年,死亡一直是我经常诉诸笔尖的话题之一,也从年少时不知愁滋味地问父亲“人活那么久干什么”的轻率,慢慢懂得了“不知死焉知生”的厚重。但有时候也会感觉到人生的戏剧性在于“死亡带来的无意义感”和“选择带来的意义感”。

没看过卡卡夫的做品,上回听书偶尔听到“媚俗”这个词的解释,在昆德拉看来,媚俗的特征是平庸,并且动辄诉诸于感情。这一点让我联想到今天颖子在朋友圈的一段话:“多少年过去,相比前一代而言,赢得更多机会的女性们,却仍是遇到前辈们相同的事业,婚姻,家庭问题,在爱的缺失中煎熬着”。女性,对于感情这个特定的情景,已经产生了如同机器反射般被设定好的反应。高尚的情感以广为人知的方式高尚,卑劣的情感回以广为人知的方式卑劣,而风景也会以广为人知的方式令人愉悦,这种稳固地、不变的、明确的关系,就是媚俗发生的机制。

到底是谁限制了我们?又是谁让我们彷徨失措?
发布于 11/1/2018 7:34:10 | 评论:1

曾有多少快乐,就能承受多少痛苦 @ 10/13/2018

DailyLife
一个人曾有多快乐,就能承受多少痛苦,真的是如存折一般,存进去多少便能取用多少。
一段关系,总有好坏,总有善恶。一个人,也如此。时而好,时而坏。对此人好,对彼者坏,但若善意多于恶意,就能安心立命在这时好时坏的生活里,不至于绝望。
能持久的爱即接纳,能接纳好,又能接纳坏,能接纳自我,也能接纳他人。
发布于 10/13/2018 0:04:31 | 评论:1

我的第一个人生隐喻 @ 8/28/2018

You are mine!
最近在学习武志红的《拥有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每一个主题开始和结束时,武志红都会问一些基本问题或调查,因为自己平时的时间有限,几乎是每天早晚开车的路上才有空听这些课程,一到办公室中便马上得投入到当下的工作中,因此我几乎对这些问题没有太多深入的思考和分享 ,但今天在洗澡的时候,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人生隐喻。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而背后的原因非常复杂,经过自我的觉察,我发现根本上的原因在于我的家族和父母都不曾完整地看到我的能力,而且我的家族,特别是外公、外婆家有明显的重男轻女思想。在我的记忆中,有几段非常深刻的儿时记忆在我的头脑和心里,有些我曾跟人分享过,有些还从未分享过。

最早的两份记忆,哪个在先,哪个在后,我已经记不清楚了。那我就先分享一下记忆中情绪最饱满和强烈的一个吧。我印象中小学2-3年级的时候,我们家搬到了外公外婆修建的一栋3层楼四户人家的房子里,这是外公退休前就策划好的,他买了一块地,因为有四个儿女,因此他修了3层楼各四套2房2厅的套间,希望一大家子人能住在一起。但我小时候是跟爸爸妈妈住在爸爸工作的坪村镇上的宿舍楼,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跟外公外婆长时间的生活过,只是过年过节的时候会去做客串门。但印象中,我的表弟,也就是我舅舅的儿子是外公外婆的绝对中心。很小的时候,我就明显的感受到了他们对待我和表弟是有差别的,而这种差别虽然称不上对他好,对我坏,但至少让我明显感受到了“不被重视和不被关注”,我感觉我的生命就像一株野草一般,是没人真正关心的。

有一次,爸爸好不容易回家,他很会包饺子,那天他带着我和表弟包饺子,但过程中我感觉爸爸总是刻意在照顾表弟,明显对表弟更客气,更有耐心,而对我却不闻不问的。这让我很生气,由于我无事生非地挑起了跟表弟的争吵,具体的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仍然记得当时的情绪,那是一种极度的愤怒,最后我非常愤怒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并且重重地关上房门以表示我的不满。

印象中,我和表弟共同生活的过程中,我们还有过一次非常激烈的争吵。表弟非常愤怒,竟然用一块竹块做的凉席跑到我的后面,狠狠地拍打在我的后背上。但这次争吵中我的反应,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那种“震惊”的感觉仍然留下了强烈的印象。我的感受就是:“你竟然用凉席这么重的打我。”而我们之间的这次争吵并没有引起大人们的关注,而我也没有通过告状来报复或惩罚表弟。

接下来这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小学三年级期末考试排队领取成绩单,我在小学三年级以前对学习这件事完全没有开窍,而我的父母也没有教过我任何东西,甚至连基本的算数我都数不清楚,我没有清晰数字概念,我需要借助小木棍才能做最简单的加法。自然我的小学成绩也不怎么样,三年级的期末考试我的分数在全班排名倒数第十,我有一个好朋友,她考的也很不好,我们在排队的时候她非常焦虑不安。
她跟我说:“回家我一定会被爸爸妈妈骂死。”
我问她:“为什么他们要骂你?”
她说:“因为考的太差了。”
我说:“原来如此,考试考的差原来是要被骂的。”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认识到考试成绩单拿回家有被骂的风险,于是我有点期待,也有点好奇我的这份成绩单拿回家,我的外公外婆和爸爸妈妈会有什么反应。我记得那天回到家,爸爸妈妈还没回来,我把成绩单拿给外公外婆看,他们看了一眼,说:“哦,还好是个女孩子。”然后就把成绩单还给我了,晚上爸妈回到家,他们看了白天的成绩单,印象中似乎没有任何评价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这件事,我家人的反应既给了我不被干扰的自由,但也让我体会到了一种“不被在意”的感觉。因为无论我做的好,还是不好,都没有评价。

而我的第一个人生隐喻也许就是渴望被看到,希望通过证明自己而被看到。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人生的事,就是在一次体育课上,我被县城体校的老师挑选进入了体校,也遇到了对我影响最大的第一位人生导师陈老师。陈老师其实是带着他的徒弟李凯军来挑选弟子的,而我应该是李老师大学毕业后年龄最小的第一个学生。我记得刚开始小学生们都是早上6点去县城唯一的体育场训练,刚开始的训练非常简单,教练让我们学习认识自己的身体,讲解每个部位的名字和意思。我听的很认真,记忆力也不错,但我一旦听懂了就会开小差。我记得当时的教练,对着队伍中的我点名说:“谁谁谁,你记住了吗?你重复一遍给我听一听。”于是我很得意地复述了一遍教练讲的内容,教练看我确实理解了,也就没有批评我。而我为自己的表现有种“暗自得意”的感觉。今天想来,也许我的开小差是一种本能想吸引注意力的表现,是因为我想让教练注意我,因此我采用了开小差这个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从而获得被关注的感觉。

在此之后,我还有过几次类似的体验,其中比较有屈辱感的体验是小学5-6年级有一次《自然课》考试。我很顺利地做完了试卷,早早地交卷了,等所有人都交卷后,我主动跑到讲台上围着老师看正确答案。看完答案后,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好像我全部做对了,是100分。”这个时候老师听到了我这句话,非常轻蔑地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你怎么可能考一百分。”这是一种非常屈辱的感觉,但对于老师的权威我没有争辩,但事实是这次考试我真的考了一百分。很明显的是,在我所生活的小县城,像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孩子几乎是得不到老师和家人足够的关注的。

小学4年级时因为妈妈要去学习三个月,而爸爸在镇里工作,没人照顾我。妈妈把我委托给在小学里当老师的表姐照顾了三个月。这三个月的生活应该说对我的人生也是一个重大的转折。我小学三年级以前的班主任是一位老太太,很古板,而四年级的时候来了一位刚毕业的年轻女老师,而恰好她跟我的表姐是同年毕业后在一完小教书的同事。在表姐宿舍生活的3个月里,表姐不仅拜托新班主任多多照顾我这个小妹妹,还拜托当时的数学老师多关注我。更重要的是,表姐作为小学老师的身份,给了我一种亲近其他老师的特殊身份。每天表姐会给我从食堂打饭拿到教师办公室,让我去那里吃午餐,自然所有的老师都认识并熟悉了我。虽然我印象中,他们并没有给我们什么特殊待遇,但我的学习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记得,晚上的时候表姐让我一个人呆在宿舍旁边的教师里面,我一个人在讲台上坐着写作业,遇到不会解的题目会在黑板上画画,印象中也是表姐教会了我如何解方程式。那段时间,我生活的非常愉快,虽然我的父母对我很宽容,但我仍然渴望更多的关注。在4年级的期末,我记得数学老师居然破天荒的叫我去参加心算比赛,这对于一个三年成绩还倒数前十的人来说确实有点不可思议,但确实她给我这个机会,这应该是一份特殊的照顾。

小学的时候,我有几个玩的好的朋友,其中一个女孩叫余霞,她家住在酒厂,她是一个心智比较早熟的女孩。我记得有一次她跟我说:“我觉得你的变化很大,从前你一点都不起眼,我觉得自从你参加了体校以后,你就变得自信起来了。”也许,她说对了一个方面,体校的训练也让我获得了足够的关注,在家里缺失的关注在外部世界中给予了我很多温暖和力量。李老师对待我就像哥哥和朋友一样,可以耍赖、可以撒娇,但事实上多年过去了他和陈老师都认为我是他们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之一。而我印象最深的是大学里遇到的两个体育老师以及女老师的恋人,跟他们相处的经历于我而言是一段宝贵的经历,让我始终相信人性的善良与美好。

再往后,我很顺利的考上了重点初中、重点高中,然后是上大学。用我父母的话说,他们从来没有操心过我,似乎我总是能自己管好自己的事情,而从初中开始,我在学校里也一直获得了非常充分的关注,我最幸运的地方就是曾经遇到过非常多对我持有善意,帮助我和关心我的老师们,特别是体育老师们的偏爱,但这里面也有两个例外。

一个是我的初中班主任梁老师,我印象最深且经常会戏虐自己的一个故事就是初一中考结束后,班主任走访了每个孩子的家,也包括走访我家。我和颖子、颂爷住在洋火冲,班主任先去了颖子家,然后颂爷家,因为我家不好找,是颖子妈妈陪班主任来的我家。我记不清楚班主任和我父母说了什么,但我记得那种感觉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感觉。”也就是说我的班主任既看不到我的优点,也看不到我的缺点。为了避免尴尬,颖子妈妈很巧妙的补充了一句话:“江萍很会做家务,我经常加班不在家,她还会自己做饭菜,几个孩子一起吃。”于是,我中学的第一次家访就这么结束了,但我再次有了不被看见的感觉。

另一个就是我的高三的班主任。其实他是一位特别慈爱的老师,甚至可以说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的看到了我的潜力,他认为我应该走的更高、更远,但他用有点极端的方式帮助我,导致了我的叛逆和反抗。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高二暑假在小县城是要补课复习的,但我因为要代表怀化市参加湖南省的青少年田径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省级的比赛,我的教练很重视,我也很珍惜。但这次比赛要在去怀化市集训1个月,于是我不能参加补课复习。在我集训的第二周,我爸爸赶到了市里找教练沟通说:“班主任不同意我请假,否则按照旷课处理开除学籍。”这让我感觉很不好,因为这是明显的威胁,而我的父亲也感受不好,而我的教练则直接回绝了这个无理的要求,答复说:“参加省级比赛是教育局批准的,班主任无权如此处理。”于是,我非常愉快地完成了为期1个月的集训,这也是我人生中一次非常有意思的集体生活。最搞笑的事情是我们住的宿舍就像是无人居住的“鬼屋”一样,我们第一天刚抵达的时候,教练带我们去宿舍,那栋楼不仅破,还很脏,而且简陋到了就像垃圾房一样。但一群孩子们并不在意这些,每人发了一幅蚊帐我们就住下了,而集训的强度也非常大,过去十年我们的训练强度最多是每天一次、每周七次不间断,但集训的强度是每天三次,在这种完全聚焦训练的生活中,我原本有点贫血的体质在教练的饮食搭配下红细胞提高了很多,而我们每天的生活也是简单而快乐的。至今,我仍能回想起陈老师每次出门都会带上针线包,我的鞋带掉了会教我如何系鞋带,晚上等孩子们睡着了会给我们盖被子,有时候我们都觉得他对我们的爱似乎更宽容,而对他的亲生儿子,也是我的队友更苛刻。而他严肃和活泼的双面性让我们即怕他,又爱他。

在之后的人生中,我并没有明显的被忽视感觉的存在,至少在外部世界中我是满足的。但这并不代表在我的家族中也一样。可以说,虽然家人都觉得我很不错,但他们似乎对我的“野心”毫无感知,也毫无期待。这份感觉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再次体会到了,刚上大学我就遇到几位对我影响颇深的师兄师姐,无一例外他们当时基本都选择了申请国外的大学继续读研究生,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在我准备托福、GRE以及申请的过程中,我再次体会到了不被看到的痛苦。因为在我准备的过程中,我父母不断地跟我说:“你的想法很好,但会不会太高了?我们对你并没有这么高的要求,你是不是不要这么辛苦的去追求出国深造这个目标。”虽然我很坚持自己的选择,但坦率得说他们的想法让我再一次产生了不被理解和支持的感觉。我觉得因为没有得到他们的祝福,我学习和准备过程中第一次出现了“学习不顺利”的感觉,自从小学四年级之后,我学什么东西都不费劲,但大学准备托福和GRE的感觉却不太好,包括大学的课程学习也不算好,我感觉这里面是有一些关系的,因为我无法专注的投入学习中,无法完全沉侵在学习的快乐中,而是带着一份隐喻的压力。

想通了自己的第一个人生隐喻,便也能够理解为什么我的惯性“忙碌”,包括当下我工作的状态,以及追求更高更强的源动力所在了。

我记得今年立夏之日,5月5日,桃桃跟我的一番对话。
妈妈说:你看动画片是什么感觉?
桃桃说:就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被实现的感觉。
妈妈说:你最想成为猪猪侠的哪一个角色?
桃桃说:我一个都不想成为。
桃桃补充说:脑袋好用的人才能成为毛主席,刘老师说我的脑袋好用。
妈妈说:哦。
桃桃说:我们国家的毛主席是男的还是女的?
妈妈说:男的,但别的国家也有女的主席,比如德国。
桃桃说:为什么我们国家的主席一直是男的?
妈妈说:这是一个好问题。

我想这便是我的第一个人生隐喻,我很高兴桃桃已经意识到了男女的平等性,也意识到真实与想象的空间感,也有一个隐隐发芽的自我在形成,只想成为真实的自己,而不是成为其他人期待的角色。

尾记:其实我原本不想公开这篇帖子,因为这是一份深度的自我剖析。但写完后我改变了主意,想起了今天回家路上听《做真实的自己》的感受:“直言快语真性情,人性通达乃真人。”最后我想说,我并不怨恨我的父母和家人,他们给予了我极大的空间成为自己,而没有干扰我,让我充分的伸展过自己,这也是这世上最大的尊重和爱了。
发布于 8/28/2018 1:40:40 | 评论:1

散记 @ 8/26/2018

练习写作
今晚找信纸的时候偶发发现多年前学习心流写作的一些散记,今日读起来仍觉得不错就记录下来,免得年纪越来越大,心也越来越麻木,难以写出当时的感觉。

静思我心
但观其变
困极欢余
其心自昭

自然 花

坐亦禅
行亦禅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春来花自红
秋至叶飘零
无穷般若心
自在语默静
动静体自然
花亦飘零人自漂
发布于 8/26/2018 1:28:13 | 评论:0

直到孤独尽头 @ 8/19/2018

You are mine!
死本为大
我们受其节制
张口大笑
若我们在生命中相爱
它就敢在我们中央
放声哭泣

父亲当时说:“尤勒斯,最重要的是要交到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你必须找到她,这比一切都重要,甚至大过爱情。因为爱情有可能消逝。”

昨晚跟颖子看了午夜场的《一出好戏》,不由的感慨一部好的作品乃是生命被反复锤炼的结晶,而时间又是最好的发酵剂。记忆起十年前,在北京的那个冬天,我和颖子看的那场下午场的《非诚勿扰》,颖子说还记得那天出电影院后的夕阳,特别美。一晃十年,赶在颖子生日的前一晚两个人静静地闲聊。今晚赶着回深,飞机上读了颖子刚看过的这本书,看的我泪流满面。颖子说:“得友如此,夫复何求”,这又何尝不是我的感受。

我们的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交到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即使沉默也不觉得尴尬,婚姻与爱情是否能走的远,也莫过如此。

发布于 8/19/2018 2:05:52 | 评论:0

无题 @ 8/16/2018

DailyLife
因为不确定这篇日记的主题会是什么,所以选了无题。脑子里面很多个分离的想法在冒泡,南辕北辙的事情可能会让这篇日记很散漫。

自从外公去世后,死亡一直是过去几年中吸引我注意力的一个主题,无论看到什么内容,但凡牵扯死亡都会格外引起我的关注和兴趣,今天读了一遍关于董卿的《朗读者》的文章,提到马尔克斯形容他和故乡和父母之间关系的一句话。

马尔克斯说:“父母健在,我们和死亡之间隔着一层垫子。父母不在了,我们就直接坐在了死亡上面。”寥寥数语却直击人心,而贾樟柯讲到故乡这个主题时,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在45岁那边有回到汾阳去。他说:“当初哭着喊着从汾阳逃出来的一个孩子。2006年父亲去世了,北京的合伙人陪她一起回老家去料理后事。虽然关系很好,可他能感觉那种生疏,合伙人有点害怕。他就说乡俗太多让对方回北京吧。在守灵的一个又一个很冷的夜里,那些他曾经觉得最不重要、失去联系的儿时的小伙伴全都来了,有话没话的聊着,那么自然从容,陪着他面对生死。”

贾樟柯的描述让我回想起外公去世赶回老家守灵的那2个夜晚,真的很害怕,最害怕的时候甚至趴在爸爸身上才能睡着一小会,带着恐惧我没敢看外公最后的遗容,但这些恐惧的回忆伴随着我在欧洲度过了很多夜晚。而马尔克斯的描述则让我回想起公公去世时料理后事的心情,那种始料不及的仓促感,这次我终于鼓起勇气看了公公的遗容,但我仍有一丝恐惧,特别是护送骨灰回家的那晚。今年老公家外婆高寿也去世了,带着小桃子回衡阳给老人送终,总算是能自然从容的面对生死。巧的是在衡阳守灵的下午看到董卿描述自己40岁转折的一段话,她说:“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它提醒我,你敢不敢停下来,你敢不敢放下现在别人看起来很完美的生活,你敢不敢跟过去的自己做一个了断。”看着外婆下葬立好墓碑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名字作为外孙媳竟然永远都刻在了这墓碑上时,我突然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悲凉感,因为这似乎在嘲讽:“过往生活的一切都在这里,哪能说断就断呢!”

看白岩松在一刻talks的演讲“30岁做减法,40岁很困惑,50岁很好奇”,看完他的演讲视频惊奇的发现,我的36岁一边做着减法,一边很困惑什么是幸福,神奇的是仍然保持着对生活极大的好奇,于是这大半年来,我一直在尝试探索自我的疆界。也不记得是那一日,脑子里又冒出了“劳动锤炼灵魂”的想法,董卿说:“语言和任何艺术一样,追求的都是走向人心。做一行做到很后来,才发现把话说好听,是一件没底的事。那个话还能说得更好,能瞬间让人泪目,或者瞬间热血沸腾。刚开始我也只认为语言是工具,后来才知道语言是艺术。”其实再小的事情,再平凡的工作或爱好,都是没底的事,生活到底是粗糙的像工具,还是精致的如艺术品一般,终究是个人的选择而已。
发布于 8/16/2018 22:35:56 | 评论:0

清理 @ 8/5/2018

DailyLife
继上周末把妈妈和桃桃送回家后,这个周末虽然有不少工作需要在家处理,但好在不用去公司加班,于是今天一早就起来把一天安排的满满当当,拖延了好久的2个事情终于跑了一趟,最难得的是与两位有趣的姑娘聊天聊的很愉快。

其实春节前后就想去一趟《鲸生》给自己挑一件古法旗袍,第一次看到古法旗袍的照片就觉得这是自己喜欢的衣裳,特别是宽大的一片式裁剪的袖子,光看着就觉得极舒适。从家开车去到荔山工业区,穿过月亮湾大道的隧道,两旁的树木就变得茂密且自然起来,有种不修边幅的美,是一种有别于深圳这个现代化都市的别样感觉。荔山工业区处于大小南山中间的夹拗地带,元源姑娘跟我说:“我喜欢乡下的感觉,这里就是向下的感觉。”第一次近距离的了解古法旗袍,了解老祖宗传承下来的技法,听元源姑娘讲她如何让身体跟每一件衣裳谈恋爱的感觉,第一次了解什么叫绫罗绸缎、两滚边、三滚边等等。元源告诉我,古法旗袍之美在于完美的融合了东西方的审美,东方之美在于隐,在意境和情怀,而西方之美在于真,讲究透视和骨架。而元姑娘说起:“看到今日之中国,商人制旗袍往往抄袭60年代港式旗袍满足西方长官的性暗示,而造成今日市面上的很多旗袍都让人联想到轻浮的形象,而真正的古法旗袍乃为实用之美,上至国母、达官贵人,下至平常百姓,均可穿着古法旗袍,女人无论是闲暇劳作,古法旗袍都非常舒适和实用。”说到动情之处,元姑娘眼泪都下来了,让我很是感动。

更有意思的是试穿古法旗袍的感觉,第一件是月牙袖的妃色旗袍草叶清浅,元姑娘跟我解释这件衣裳的灵感来自于樱花飘落美人肩膀的感觉。第二件是踏雪痕的中袖旗袍雪痕枚罗,这个枚色我很喜欢。第三件和第四件是一件冰蓝色的小粉犹妆和浅绿色的若芽,这两件都是7分袖的古法旗袍,古法一片式裁剪的袖子穿着起来非常舒适,活动的空间感极其宽裕,与西式裁剪完全不同的穿着体验,没有束缚、没有紧张感。第五件是元姑娘最近尝试的新作品,一件黑色旗袍,这让我想起上个月在南京参观美龄居时国母的装着,宋美龄很小便在美国受西方教育长大,但她穿西式衣服和旗袍的感觉完全不同,而随着她回到中国直到终老,旗袍都是她最具特色的着装。第六件是水波纹的正红色旗袍秋酿,特别喜欢这款织物的感觉,水波纹的流动感非常好,让隆重的正红色看起来不再僵硬和过于正式。第七件是元姑娘上周刚完成的别处心裁的新作,很适合喜欢清新婉约又多花的姑娘。第八件是一件非常极美的白色底紫色木槿花的六分袖旗袍,我特别喜欢可惜现在织物没货,也不知道还得等上多久才能等到一匹新的木槿花罗。最后试的是古法宽腰旗袍春野,穿着更为舒适,非常适合跟桃桃来一套亲子装。最后,我选择了踏雪枚罗的织物搭配上秋酿的款式,希望能找到我自己的感觉。

跟元姑娘聊不仅让我涨知识,更让我开心的是看到她坚持自己的初心,有所坚持和喜爱的做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情。最近常常在反思自己的生活,过于忙碌的工作基本让我无心顾及日常的生活,用元姑娘的话说就是过的很粗糙。而离开《鲸生》又碰到了一位有趣的家装设计师张雨姑娘,这是一个典型的“想法多、控制力强”的女设计师,我们谈到了“通过装修,如何重新规划家的感觉,树立新的规则,养成更好的生活习惯”的想法。我们彼此很认可彼此的想法,因为设计师试图在用她对美和实用的感受帮助顾客找到适合自己的装修风格,而顾客通过这个过程重新反思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家,设计师与顾客之间的生活理念、哲学和方式的交流也会让彼此好到更适合自己的风格。

今天的两场谈话似乎打开了生活中两个尘封已久的盒子,而近期生活与工作的变化也让我得以重新思考生活的选择与态度。随着桃桃临近明年上学,我们计划明年搬家到南山。回想起11年前装修的糟糕经历,看来又会来一场耗尽心力体力的折腾,但相比10年前的幼稚简单,这一次我想仔细的整理一下自己失落的东西,捡起想要的、丢掉不喜欢的、坚持想要改变的,动态往后看、往前看自己与家人的需求变化,这应该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思考过程,而最近对“拆掉思维里的墙”这句话颇有同感,过去不再对我是一个禁锢,而是重生后的突破与创新。
发布于 8/5/2018 1:24:16 | 评论:1

生命的脆弱 @ 7/30/2018

DailyLife
周日清晨送妈妈和桃桃回老家过暑假,难得一个人在家清闲。一直想去看《我不是药神》却没空,于是一个人定了中午12:40的场次总算看了这部电影。因为事前看过一些影评和朋友圈的文章,虽然中间好几次落泪,但看完后自己的情绪还比较稳定,至少相比上次看《马其顿教授和他的神奇女侠》的感觉好多了。

活着,当我们没有生存危险的时候,会想要的更多,会觉得没有意义、没有意思。其实与活着相比,这些烦恼都算得上是幸福的烦恼。当吕受益说得知自己得了这个病的时候,老婆刚怀孕5个月,自己都不想活了。但当孩子出生以后,吕受益说自己想活着,再也不想死了。可最后,因为没钱吃药,病情发展到了变异期,吕受益最终还是受不了病痛的折腾,在半夜看了一眼妻子孩子后自杀了。

昨晚得知部门一位女同事,刚产下一对双胞胎后突发急性妊娠期脂肪肝,她进入了昏迷状态,情况非常危急,直到现在还在ICU中没有脱离危险。这位同事的丈夫也是我的老同事、老下属。想着家里刚读小学1年级的女儿和刚出生1天的一对双胞胎,感觉生命真的很脆弱,生老病死原来离我们很近。

其实看完《我不是药神》的感受很复杂。影片中那位年长的老人握着刑侦的手说:“能不能别查了?自从我得了这个病,吃了三年的格列宁,房子被我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光了,可我还是想活着。没有这个药,我就只能等死。谁家没有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永远不得病吗?”巧的是,周日下午朋友圈一位朋友也发了一篇关于这部电影的贴子,他说:“当看到老吕夫人一口喝下敬勇哥的酒立刻沁然泪下,之后基本在眼泪中度过,出来的时候还抽泣不止,基本无法说话。”我曾问过他:“为何要来华为?”他说:“因为我需要钱,我跟父亲的癌症做了10年斗争,已经快成半个专家了,但现在他的情况控制不来了,需要更昂贵的药才行。”那一刻,我突然特别理解他的选择,而今年他父亲走了,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就在想,曾经被人帮助从印度带药的他看到这部片子会不会特别感慨。

活着,也许本无太多意义,而人生的终点也都是一样的,但活着就挺好,这也许是最接近事实的人生真谛。成勇一开始并不算得上多么高大无私的人,但人只需要最朴素的感情,谁都有亲人朋友,希望他们能健康的活着,为此我们愿意作出一些牺牲都是值得的,因为我们受不了生命的脆弱,需要彼此的扶持才能走的更远,才能看到希望。

今天晚上得知同事情况进一步恶化,不太乐观的时候,回想起这半年工作中她与另外一位同事的不愉快,以及我在期间不够仔细的关怀,我感觉挺难受的。希望老天保佑,不要让年少的孩子失去母亲,不要让丈夫失去亲爱的妻子,不要让我们失去一位可爱的同事。

发布于 7/30/2018 23:50:22 | 评论:2

给予和接受 @ 7/24/2018

DailyLife
给予和接受是人生中需要学习的课题,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给予的人更快乐,更愿意去给予而不是接受。因为给予会让人产生主动、积极和可控的感觉,而接受往往会让人联想到弱小、被动和等待的感觉。给予的一方让人感觉更具备神性,而接受的一方则是被怜悯的对象。

比方说在亲子关系中,父母往往是给予的一方,而孩子是接受的一方,父母总是觉得孩子什么都不懂,想要帮孩子做主,替孩子承担本该孩子承担的责任,并且还始终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对孩子好,是一种神圣而伟大的给予。但事实上,父母的给予有时候是在剥夺孩子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权利和责任,进而让他们丧失为自己的行为承担结果的能力。在这种的亲子关系中,我们会发现给予并非总是比接受更好。而在成人的亲密关系中也常常会发生类似的情况,一方总是喜欢把自己喜欢、自己认为对的东西强加给另外一方,如果对方不接受我们还会抱怨对方不领情。而真实的情况却是过度给予的一方只关注自己,而不关注他人,缺乏共情和理解的能力。

而回到工作中,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觉得一个价值的创造者和给予者更受到同事的欢迎,但事实上是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承认自己需要通过与他人协作才能达成目标才是真正的成熟。当我们不再自以为是的给予,而是更加清楚自己的局限时,我们会主动的寻求帮助,寻求合作,并坦然的接受他人的给予,也乐于分享自己的给予,通过互相的支持我们更加亲近,更加高效,更加满意。

最后以一位好友跟我分享的完美婚姻的诠释结尾:“理想的关系 = 心甘情愿的付出(给予) + 理所应当的索取(接受)。”
发布于 7/24/2018 0:32:23 | 评论:1

保密网志 @ 6/3/2018

N/A

本篇网志内容保密,请用 Blog 主人设定的好友密码登录后查看。

发布于 6/3/2018 13:09:14 | 评论:N/A
Tag 云图 旅游 旅行 莫斯科
跳舞,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唱歌,像无人聆听一样
热恋,像从未受过伤
活着,即把人间当做天堂
categories
recent comment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588
  • 评论数:2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