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ZT:为赌徒的李清照
后一篇:ZT:Perfect Journey »

ZT:不存在不通过蔑视而自我超越的命运(部分) @ 7/18/2010

hoho淘金记
加缪说:“西西弗的工作是可以在快乐中进行的,而实现这种胜利的途径,就是荒谬。”

从加缪的话里我们可以理解出几层意思:

1、幸福与荒谬互生,而“荒谬”,是站在宗教或世俗既定的世界秩序的对立面,观照这种秩序而产生的荒谬感。(当然,秩序认为反秩序也是荒谬的。)意识到了世界的荒谬,幸福可能由此产生。同样,幸福感也可能产生荒谬的感情。“幸福与荒谬是同一大地的两个产儿”,犹如硬币的正反面。所以说如果想体验这种幸福,就要经历那种荒谬,不,不仅仅是经历,而是要超越。
2、对既定命运的抗争。人们应相信,“一切都还没有被穷尽过”,在西方,他们要把上帝从世界中驱逐出去,因为上帝认为“命运是一件应该在人们之中得到安排的人的事情”。而在中国,也有“人定胜天”的说法。虽然重力让石球一次次的下滑,似乎是命运的安排,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但是,推球上山的过程是不同的,与重力做斗争的过程我想也可以看作是和命运的抗争吧
3、自由选择,把握自己的命运,做自己生活的主人。“不存在无阴影的太阳,而且必须认识黑夜。”“荒谬的人说‘是’,但他的努力永不停息。”“他的命运是他自己创造的,是在他的记忆的注视下聚合而又马上会被他的死亡固定的命运。”——“西西弗永远行进。而巨石仍在滚动着。”而“人定胜天”和自由选择理论也可以在存在主义大师萨特的理论中找到影子,他说:“ 如果存在确实是先于本质,人就永远不能参照一个已知的或特定的人性来解释自己的行动,换言之,决定论是没有的,人是自由的,人就是自由。”和幸福的西西弗一样,萨特反对任何形式的决定论,坚信人是自由的。无论面对什么环境,无论想采取什么行动,怎样采取行动,人都可以“自由选择”。选择的过程,也是一个塑造的过程,一旦终止了自由选择,也就从实质上终止了自己的存在。

存在主义让我想起了以前读过的王小波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这是一只象山羊一样敏捷;不安于命运,不向命运低头;习惯于特立独行;善于斗争,敢于斗争;对邪恶的势力有着高度的警惕性的猪,他为了逃脱成为猪肉的危险,逃进山林,磨尖了牙齿,变成了一只野猪,以前看的时候觉得有些好笑,并没有更深入的理解他的深层含义,现在看来,它也有浓厚的存在主义色彩,而这里面的猪也是有很强的拟人化的,对比暗示现在人的牢笼般的生活,我们对我们现在循规蹈矩的生活的满足,不正像是每天吃饭睡觉的猪的生活吗?而这样生活的结果的,养肥了,被宰杀,成为别人的盘中餐。时间是存在周期性的,但是生活每天都可以是新鲜的,即使在推球上山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体验荒谬的幸福,

不管你站在哪个层次追逐幸福,都应该像夸父追日一样,即使抓不住阳光,也要冲着光明奔跑。
发布于 7/18/2010 5:03:09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跳舞,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唱歌,像无人聆听一样
热恋,像从未受过伤
活着,即把人间当做天堂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600
  • 评论数:2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