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你会失落吗?(ZT) @ 2/26/2011

读书札记
昨天,陈编辑给我讲解专栏文章的问题,用词用得小心翼翼,生怕伤害了我的感情。的确,我是个非常敏的人,但是陈编辑却是担心过多了。她对我提出意见,我心中当然不会欣喜若狂,但是也绝不至于影响心情。甚至,我都曾经对她说:“如果有一天你们杂志必须要砍掉一个栏目,而这个栏目不幸是我的的话,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告诉我。正因为我们是朋友,我才是你最需要无私地去裁掉的人”。


7年的美国留学生活,我学会的一句话是,“做你能做的”。在29岁这个年龄,我已经知道我自身很多的不足和缺陷。当我内心所了解的我远比外界“刺激”带来的多得多的时候,这些东西根本构不成什么伤害。有困难就补救呗。人都是小小一坨,能做的事情实在有限,不必为了不能做、做不好的事情把自己的心情给耽误了。


网络年代,我看到很多同龄人只有两种生活状态:炫耀、或者歇斯底里。很少有人心平气和地把自己的困境说出来。这让我联想到了曾经有人开的玩笑:为什么一只小狗看到一只大狗会狂吠?那是因为在大狗这个镜子前,小狗觉得他和大狗一样雄伟。这足可以解释我们的文化,尤其是当今的网络文化,总是使得我们习惯性地把自己人生中自以为的光彩展示出来,总是以自己“得到了什么”为骄傲,却很少提及失败和困难。


前几天,我收到了来自美国某研究基金会的申请结果:“你的研究项目没有被我们选中”。第几次了?我自己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没办法,你选择走了这条路,你的命就不是去研究热门的东西。曾经那个没有资助就绝不去念书的我,其实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能有机会去研究和写作音乐,已经是我人生的一个幸事。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斤斤计较着一段很短的时间、很少的金钱。比如,我们的亲戚朋友会催促我们要在几年几年内达到什么什么样的目标。那样的人生只是个竞赛,过去了也就过了,而不是对品质的追求。现在的我会想:晚一两年真的有很严重么?我不可能为了节省一段时间而伤害了身体、降低了表达知识的质量。


记得我那没有奖学金的一年里,面对着免掉我整整一年的房租的土耳其朋友,我也曾经试图“偿还”他们对我的无私帮助。但是,每次我这样做的时候,土耳其的大姐就会冷冷地骂我一顿。因为,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活得有声有色的朋友(即便是困境之中),而不是一个为物质焦虑的自负者。


困境中能看到一个人的信仰,困境中也能看出他做事情的能量。2009年,我在北京和两拨云南来的年轻音乐人共事。一拨是接受NGO资助的普米年轻人,另一拨是自觉来北京寻求音乐梦想的彝族年轻人。和他们聊天是完全两种情境。普米年轻人常得意于自己跟随NGO的这个那个成就、见过的这个那个人物;而彝族年轻人则聊的是困难,当然不是生活上的困难,而是音乐表演上的。两年后,我知道的情况是,普米族年轻人四散去打工,而彝族年轻人还在做着音乐,并且不断有音乐专业人士主动帮助他们。是呀,为了面子活着,今后可能会在短短时间里放弃曾经的追求。


小时候,我的思想品德课的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 “快乐、怜悯、愤怒、嫉妒、伤心、困惑......”等等关于心情的形容词,然后问我们:“你们希望自己常有哪种心情?” 由于谁都不想丢面子去当一个“不够好的学生”,很多同学都捡正面的形容词来回答,唯独一位同学很坦然地说:“我想我今后会体验到所有的感受。”


童年的这段记忆很珍贵,让我后来觉得没有表达出来五味的人生算不上人生。于是,现在我常对自己说:你该珍惜每一次遇到困难的心情,然后不害面子地告诉朋友:你还有明天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好。这是一首人子的歌,叫《时间是我的爱》,歌词是这样的:“时间是我的爱......我要你记住每个失败”。现在给不了的东西,时间可以给你。
发布于 2/26/2011 4:26:49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跳舞,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唱歌,像无人聆听一样
热恋,像从未受过伤
活着,即把人间当做天堂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600
  • 评论数:2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