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 1/3/2018

成长之路
元旦三天与家人一起去珠海泡温泉,整整三日无所事事就是泡汤和陪孩子玩游乐场,原本装逼带了本《精益创业》想读一读,结果连手机上的小说也没看几眼,微信朋友圈的新年祝福也发的甚少,于是又完美的错过了12/31日的尾巴记录一下。

今晚半夜醒来,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个小时居然睡不着了,脑子里的想法四处游荡,于是半夜爬起来给我的2017做个了结。结果上来一看,2017立志每月一帖的宏愿从10月以后就没达成,不得不回想了一下最近这3个月都在忙啥,应该说工作确实很忙,但可能也是没有不吐不快的梗吧,于是乎积累了三个月后在今晚爆发了。

晚上的时候闺蜜群里在吐槽过去的2017对很多人都是艰难的一年,与我而言应该还称不上艰难,但我却目睹了一些好友的艰难,应该说这一年最艰难的是那个,从毫无征兆到突然面临生命的威胁,一年经历了两次大的手术,日复一日的坚持着痛苦的康复训练,应该说她所经历的艰难,我所能体会的不过万分之一二,但她真的表现的棒极了,我想说生死之结不是简单用乐观就能克服的困难,如果没有坚强和宽容很难与生死友好相处,既然命运都可以抗争,我想2017任何不开心的事、不喜欢的人都可以随风散了,只摘取那美好的回忆留在心间,像一株向日葵一般向着阳光的地方,伸出手、迈出脚让自己变得更好。

昨天是2018新年上班的第一天,所幸是不算太忙,一是晚上没加班,二是白天还找了不少时间梳理2017年未尽的事宜和2018想做的事情。半中间,共事同事跟我抱怨:“感觉我们做的事情太多了,总是在忙,但到年底总结的时候又觉得没干啥。”我看到后说:“你说的确实是我性格中的一个问题,如果有好的建议希望能直言不讳,只要能让结果更好,我非常乐于接受。”前几天因为毛毛的推荐,看了一点冯唐的新作《搜神记》,对第二节“寒山拾得的《普鲁斯特问卷》”中寒山和拾得的一段话印象深刻。

寒山问拾得:“我觉得你是个火柴。我有一次,看着你从胡同口往餐厅走,夕阳在你身后,你走的那么快,小道地面上又那么热。盛夏呀,真怕你和火柴一样。火柴头在小道上一擦,点着了,真点着了,然后就烧没了。”

拾得答寒山:“我也想消停,但是为什么有时还是觉得热闹的不够呢?我知道我需要做减法,但是总觉得好奇,这个也想干,那个也想干,干了干就都干成了。干成之后,又想设新的目标,又去干。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苦海轮回啊?你是怎么舍得的呢?你事怎么忍得住不做事儿呢?估计上辈子我是个太监,一缺百缺,这辈子补。我的大毛怪老了,我就彻底回京城,去哪儿都不带手机,没大事别找我,找我就像刘备找诸葛亮一样,到我家门口堵我。到了那个时候,咱俩每天都一起喝酒。”

寒山问拾得:“你的大毛怪在哪里?牵出来给我看看,让我也见识见识。我和你说啊,你现在已经常带两个手机了,一定不要常带三个手机啊。我认识的,常带三个手机的人,很快都进监狱了,没进监狱的都进医院了。我曾经认识好几个酷爱做事的人,停不下来。我和他们分析过,权、钱、色,一有俱有,一无俱无。但是,如果一个能干的人只要一个,必成事儿;如果要两个,很纠结;如果要三个,必死无疑,必死无疑。你的大毛怪在哪里?男人啊,不能被女人的肉身牵着走,那样很低级;也不能被自己的肉身牵着走,那样也不高级。”

应该说回顾2017,我最大的感触便是我是拾得,拾得便是我。毛毛说看搜神记看到了自己的故事,颖子说一个好的作品总是能让人人都寻得自己的影子,冯唐果然是冯唐。

回归如今惯性的我,生活中严肃居多,眼光挑剔,虽然不随便批评人,但也做不到违心的夸奖人,就如同我对自己一般,虽然谈不上不自信,但却可挑剔的可以。

2018该做减法,元旦前一日对做NCE新产品的团队说了一句话也可以送给自己:“老产品,如果如果不敢动刀子,就是不负责任。但老产品动刀子考验的是对用户需求的极致理解和老道把握!”而人的生活亦如此,老思路到不到新地方,以此自勉我的2018。
发布于 1/3/2018 2:16:14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跳舞,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唱歌,像无人聆听一样
热恋,像从未受过伤
活着,即把人间当做天堂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588
  • 评论数:2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