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愛慕兩種成全 (ZT) @ 10/20/2004

读书札记
  在男尊女卑盛行的古代王朝,大長今是朝鮮歷史上醫術最精湛的醫女,也是受封為正三品堂上官階的唯一女性。她留名於朝鮮歷史,是因為當痘瘡在京城猖獗的時候,她阻止了疫病的擴散;當飢荒肆虐的時候,她讓百姓免於遭受更大的危害。她留名於朝鮮歷史,是因為她經歷磨難、執著而堅強的意志感動了週遭的百姓;她仁心仁術的品德,也在那個時代,證明了女人所應得的尊重。她留名於朝鮮歷史,還因為著,圍繞在她身旁的──她與皇帝中宗、同副承旨閔政浩,三個人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

  《大長今》這部在韓國與台灣都創下超高收視率的韓劇,是敘述十六世紀,長今七歲的時候,其父母因為捲入宮廷陰謀而遭到殺害,為了完成母親的遺願,長今努力進入宮中,並且由於天資聰明與刻苦耐勞而受到矚目,但是也在宮廷人事的傾軋裡遭遇陷害。然而長今不向命運低頭,潛心學習醫術,並且將養生之道融入宮廷膳食,最後竟然治癒了皇帝中宗的眼疾與慶源大君的痘瘡,而受到中宗的信賴。劇情前大半段描寫,宮廷下層奴婢的各種悲歡離合與喜怒哀樂,還包括長今與閔政浩之間的情投意合。劇情後段則描寫,中宗猶豫在要將長今封為後宮還是主治醫官兩者,此時中宗意外發現長今與閔政浩真心相愛而痛苦不已。最感人熱淚的劇情也由此開始,我們可以在主角的對話裡面,深深地體會出:兩種愛慕,而這愛慕也正是對愛的成全。

  畫面轉到,忠心耿耿的閔政浩求見中宗,沉重而真誠地說:「皇上,微臣斗膽稟報。其實微臣曾經與醫女長今,試圖一起逃亡過。如果不這麼做……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感覺就無法跟醫女長今長相廝守,所以微臣就這麼做了。但是,當天又返回宮中。微臣壓抑想要逃跑的念頭,強忍著必須遠離的想法,還是回到了宮中。這是因為,微臣,是真心愛慕醫女長今。我之所以愛慕她,因為她是女人,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女人,醫女長今,在學習醫術一路走來的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堅忍意志,以及她吃苦受難的精神,都讓微臣傾心,不由得對她更為尊重愛慕。皇上,在微臣的心目中,這女人的一切都是珍貴的。雖然,也許微臣無法得到這個女人,也許長今以後要面臨更大的悲傷與苦難,但是醫女長今未來要走的路,微臣是無法阻擋的。」

  閔政浩對中宗繼續說著:「醫女長今的才華,本來就該融入在長今的生活當中,那就是長今最真實的面目,正因為如此,不管多困難,長今都要成為皇上的主治醫官。微臣身為儒生學者,協助她這麼做是應該的,也是必須要做的,這也就是微臣愛慕醫女長今的方式。皇上,臣閔政浩,頓首百拜稟報皇上,拜託您,拜託您讓長今,走她自己想要走的路吧,請您命她為皇上的主治醫官吧,請讓她的名字留在朝鮮歷史上。她是這樣的人物,她是這樣的女人。還有皇上,對於微臣犯下的不忠之罪,以及微臣所引起的朝政紛亂,微臣願意承擔一切罪行。就算皇上要懲罰,下令將微臣斬首,微臣也毫無怨言。微臣心裡非常明白,臣子,不可以與君主愛上同一個女人。皇上,微臣不忠,微臣願意以死謝罪。」

  雖然中宗傾愛著長今,可是閔政浩的一番話讓中宗深受感動,並且在後苑的細雨中,長考著愛慕是什麼,愛慕該怎麼做。在巨大的掙扎之後,中宗對長今訴說:「廢除第一任夫人申氏,並且逼死她的父親之後,朕登基為一國之君,那時候,朕才學會坐在君主這個位置上,不可以有愛慕這種情感。廢妃申氏為了讓朕看,特別在仁王山的岩石上,圍上自己的裙子,但是連這朕都不忍心看,朕擔心看了之後,朝廷眾臣會奏請朕下賜死藥給她,所以朕失去了情人。過了幾年之後,朕雖然擁有不少嬪妃,但是這些人都是代表某方勢力的傀儡而已,朕過著這樣的日子,卻愛上了你,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未曾有過。但是朕不會封妳為後宮的,朕不想讓你處在各方勢力角逐的混亂中,朕不會背離妳的意思來得到妳的人。不過妳必須留在朕的身邊,妳是唯一能夠給我安慰的人,朕不得不這麼做,這也是,朕的一種愛慕方式。身為君主我命令妳,身為男人我請求妳。」

  隔天,中宗在不顧眾臣的反對下,賜與「大長今」的封號,與正三品堂上官的官階給長今,並且成為皇帝的主治醫官,其中,閔政浩是唯一支持中宗的做法的官員。眾臣的反對是因為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的觀念,眾臣無法讓中宗回心轉意,反而因此極力彈劾同副承旨閔政浩。為了平息激烈的朝廷危機,中宗不得不將閔政浩流配到異鄉。長今能夠體諒中宗的難處,卻也始終掛愛著被流配的閔政浩,長今與中宗就這樣保持著君臣之間,醫官與病人的關係,也是恩情與愛慕之間的關係。數年後,儘管有長今的悉心照顧,中宗在胃腸方面的陳年痼疾還是引發了腸閉塞,病情每況愈下,也引發朝中眾臣對於大長今的指責。中宗拖著病體對著準備彈劾大長今的眾臣說:「朕的病,醫官們很清楚,無數努力之後,醫女大長今認為我的病沒救就是沒救,如果她可以治癒朕的病,就一定可以治癒,因此眾卿全都退下吧!」

  就在中宗辭世的前幾天,長今對於中宗的病情感到抱歉,中宗說:「妳抱歉什麼呢?如果有錯是朕的錯,是歲月的錯。……這段歲月有不少恐懼,不少的孤單,還有不少的悲傷,但是因為有妳在,朕才能,忍受這一切,妳真是了不起的大夫,真是令人疼愛。」長今希望能夠用開刀手術為中宗治療,可是中宗知道此舉必定會導致軒然大波(因為當時的朝鮮完全無法接受對人體動刀的治療方式),而始終沒有答應。長今強忍悲傷地說:「皇上,小的,也經歷過很多的恐懼,很多的孤單,有您在才能忍受這一切。身為醫官,身為女人,皇上,小的求您,求您……一定要接受小的治療!」

  就在同一個晚上,中宗知道自己的生命無法挽救,也知道眾臣必定不會放過長今,於是隱密下令.讓內侍府的人將長今送到閔政浩被流配的地方,希望兩個人遠走他鄉,避免被朝廷官員追殺。長今堅持不願離去,要陪中宗走完最後一段路,直到傳來中宗駕崩的消息。在故事的結尾,在兩種愛慕的前後成全,在中宗給閔政浩的密旨裡寫著:「閔政浩帶著朕所有的錯誤與過失離開京城,朕現在告知閔政浩,帶著醫女大長今,一起到明國去吧。還有,你要替朕轉告大長今,感謝她照顧體弱多病的朕,使朕日益康健。她並沒有埋怨朕,命她愛慕的人遠離京城,並且費盡心思,忍住悲傷替朕治療,朕很感激她。也請你轉告她朕對不起她,看來朕是無法阻擋那些想要危害大長今的人。朕對不起她,因此,你們到明國去吧,在沒有人危害你們的地方,學習更精進的醫術,盡量發揮所長,安心的過日子吧。」


愛到極深,如果不能擁有,那就該給予成全
閔政浩與中宗都體現了這一點,儘管那成全的光景如此令人心悲
愛到極深,愛不是佔有,而是尊重他的歸處
发布于 10/20/2004 13:57:43 | 评论:4
w @ 10/20/2004 13:59:57
更多阅读:
http://www.dvd288.com/html/2004/10/20041014132724.shtml
w @ 10/20/2004 14:06:50
医生永远不能自满,自满造成的断定将给病人带来莫大的危害。有了对病人的敬畏,才能够更好地了解病情;有了对天地的敬畏,才能更好地了解自然。所以医术之道即是‘敬畏’!医生不是给‘聪明’的人当的,而是给‘深奥’的人当的,让自己变得深奥吧!
w @ 10/21/2004 8:54:56
医者父母心,可能就是这个意思。
<匿名人士> @ 5/2/2005 13:42:13
万般皆是命  ,半点不由人。

看帖要回帖...

跳舞,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唱歌,像无人聆听一样
热恋,像从未受过伤
活着,即把人间当做天堂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600
  • 评论数:2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