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组网保护形式
后一篇:过节很快乐! »

落花流水 @ 3/5/2005

读书札记
好时候,像水一半,不断地流;
春来不久,要归去也,谁也不能留……
发布于 3/5/2005 11:00:10 | 评论:9
grandriver @ 3/5/2005 13:49:27
送你一篇春天读书的讲课,太大了,

而在“寻春”和“惜春”之间该是春天本身了罢?然而在这之间却杳然无物,仿佛春天就是这“杳然无物”的“之间”本身。春天也许纯粹是过渡性本身,是时间性本身,是万物在其中得以感发兴起的杳然无物的、然而又生发万物的自由空间。

链接:
http://www.chineseren.org/bbs/showthread.php?s=67e29bccd591fefec331d9211eb46817&threadid=494

w @ 3/5/2005 23:05:35
看得不是太懂:(
理解能力有限阿
grandriver @ 3/6/2005 12:55:15
恩,感觉上你和作者的春天感受有点相似;春天的好时候,如落花流水般消逝,春天是过渡性的季节,是那“杳然无物”之物,刚刚感受到就快要过去了。

后面的“春天的心志”,就太牛了。
w @ 3/6/2005 22:00:06
后面那些几乎不知所云。。。。。
太悲哀了
grandriver @ 3/7/2005 21:05:42
你没关注过,不知道是正常的:(;
后面讲心志的那段话,涉及到儒家的汉(经学)宋(理学)之争,那段文章中的”吾与点也“,是宋的理学,特别是宋明心学大做文章,频繁引用作为自己的学说的依据的,由礼返仁、由文返约,尚内在的仁而非外在的礼,最后发展到尚良知,致良知。但是作者说:这不对,看最后孔子教育那得意的曾点,其实孔老夫子还是很重视礼的,仁礼兼综的。于是宋学和汉学都太偏执,孔子本尚中庸,汉宋还是都归入孔子这儒家的最大的一杆棋上。

这倒是非关八卦而已,而算是正统之争了。
w @ 3/7/2005 21:43:00
看你说的,我也还是不懂:(
grandriver @ 3/7/2005 22:09:46
两拨人在哪里争夺孔老大的继承权,正在混乱的当口,突然旁边跳出一位:你们不要争了,孔老大早就有遗言,一部分给甲方,一部分给乙方,你们都要归顺到孔老大的旗帜下,不要党派之争。
嗡嗡声不见,于是世界变得清净了。
grandriver @ 3/7/2005 22:32:07
这位可爱的作者详尽的分析了孔老大的遗言,这分析厉害,很厉害。于是同济的学生有福了,
w @ 5/1/2010 5:28:32
我想起来grandriver是谁啦,高兴

看帖要回帖...

跳舞,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唱歌,像无人聆听一样
热恋,像从未受过伤
活着,即把人间当做天堂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600
  • 评论数:2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