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很奇怪
后一篇:该死该死 »

原本我该过这样的生活 @ 6/18/2005

笑笑说
                题记
-----------------------------------------
很早以前,我就有一个愿望,能重温一遍儿时的时光,因为自己时常就会失落在那段在水泥马路上狂奔,在山间摘野菜,在水里钓鱼嬉戏的日子里面,而不能自拔。

那个时候伸手就是天空,闭上眼就是梦乡,仿佛世界就在掌间。多少年了,想起来总是觉得那才是生活,才是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时光。

PS:想起些这些是因为前天看到一个老友的照片,看到跑道就会感动的我还有不吐不快的坏习惯,所以也就有了这些记忆的碎片。

-------------------------------------------
                迷
-------------------------------------------
风琴与雨天是我5岁以前记忆里面最深刻的东西之一。
小时候出生在一个小镇上,镇子很小,记得除了一条柏油马路通到外面的世界之外,满目都是农田和小山丘。不过那个时候的稻子对我矮小的身躯而言仍然是个庞然大物。我常常会迷路,即使当时摆在面前的其实只有一条路,但旁边的空野却显得尤为的让我困惑。我总是企图走进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而今那种感觉仍然能够浮上心头,像是梦魇一般。

不到4岁我就被送到了小镇上的一个学前班,说是学前班,但其实设施极其落后。连板凳都得自己从家带着去上学,那个时候总是有一帮哥哥姐姐帮忙扛着那东西,所以自己倒也不觉得辛苦。只是肩膀上的书包总是不听话,据妈妈给我回忆,那个时候我丢了不下3-4个书包,书也总是不知所踪。后来想起来的时候,我总是很奇怪放在肩膀上绑着的东西为什么会不翼而飞呢?而我唯一有印象的书包是一个像是蛇皮花纹有着黑白条纹的书包,但是当时觉得那个书包很怪异,真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会给我挑在那个年代看起来奇怪的东西?想不通......

因为爸爸是小镇的镇长,小时候还是有点优越感的,不过那毫不起眼的优越感却在学前班的风琴面前露馅了。那个时候学校里面的音乐课就是老师弹风琴教孩子唱歌。记忆中的风琴很是破旧,也远高于我的身高。但就是有那么一天,我好像突然疯了一般的走上了讲台,坐上了那个木凳。固执的跟老师说我要弹,那个时候老师还是挺和蔼的,不停地跟我说:“你不会弹阿。”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一股子劲,掀开琴盖就不由分说地说了一句:“我会!”那语气还真是斩钉截铁,接下来当然就是一阵乱弹,那气势差不多就是《命运》乐章的前五个音,当然除了响度以外几乎就不具备可比性。但是那一幕却长长久久的在我脑海中,不能抹去。

夏天的时候,小时候的夏天我记得是很纯粹的,似乎知了的叫声也不同如今。天空总是蔚蓝蔚蓝的,能够看透过去的样子。不似北京的天空,厚重而凝重,大一的时候还常常会联想到鲁迅的那句话:这奇怪而高的天空!夏天的雨常常是说下就下的,小时候下雨妈妈就会给我去送伞,还有雨鞋。在我的印象中总是有一张图:雨似不断线的珠子哗啦哗啦向下掉,我站在教师的门前,看着空空旷旷的操场,等着妈妈来接我。那个时候空气里也全是泥草的味道,当妈妈的身影隐隐约约的出现在雨帘子里面的时候,我总是很木然的感觉,还是一如既往的看着雨不停的下,任由妈妈给我换鞋,然后再拉着我的小手回家。

在小镇上的生活已经慢慢有些模糊了,依稀记得跳舞跳得很好的燕子姐姐,还有酒瓶子哥哥,但如今早已不知道他们身在何方了。五岁之后,我就离开小镇来到了县城。从小镇去县城的路其实不太远,记得小时候爸爸常骑着自行车带我跟妈妈去外公家,我就坐在龙头前的横杆上,印象中屁股总是很疼,而且脚总是得勾着,免得把鞋掉下去,因为曾经就掉过一只绿色的拖鞋,这让我很是难受,直到读大学前,我仍然觉得坐在单车后面是不甚舒服的事情。

发布于 6/18/2005 23:09:54 | 评论:5
gai @ 6/20/2005 0:26:38
又浮现你描绘这些的热情

sofa ......

and holding......
w @ 6/20/2005 1:08:32
to be continue......
花与琴的流星 @ 6/20/2005 23:38:13
仿佛嗅到泥土的芬芳...
易 @ 6/21/2005 9:25:22
--直到读大学前,我仍然觉得坐在单车后面是不甚舒服的事情。

想起一些往事,hoho。有没有留下什么记忆阿~~
w @ 6/21/2005 21:37:22
嘻嘻
还是痛苦的经历啊!你差点没把欧摔死!

看帖要回帖...

跳舞,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唱歌,像无人聆听一样
热恋,像从未受过伤
活着,即把人间当做天堂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596
  • 评论数:2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