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周记

坚持就是胜利

Avatar

打完疫苗了

托孩儿的福,本来压根还轮不到我们。

德国从去年年底就开始打疫苗了,官僚+天真,把疫苗采购任务交给欧盟,结果明明是自家技术和公司(BioNTech)最早研究出的东西,自己却用不上。

年初的疫苗就和 2020 年疫情刚开始时卫生纸一样抢手。

所以政府制定了接种优先级:
1、80岁以上/养老院老人,护工;重症病房医护和急救人员……
2、70-80岁老人;重病患者;器官移植病人及其密切接触者……
3、60-70岁;特定疾病患者;警察及消防员;护理人员;教师;零售从业者……
4、剩下的

我们当然属于最后一批。年初的时候,预计要到暑假才能轮到这批人,当时心情是很灰暗的。尤其三、四月份感染率每天创新高,虽然基本上窝家里,也觉得被传染上只是时间问题。看到英国和美国虽然疫情严重得多,但人家疫苗订购得早,已经在大规模施打,中国则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就更加觉得欧盟的存在越发是个障碍。

4月底突然接到孩儿医生的电话,说咱孩儿因为那个慢性病属于需要保护的人群,但疫苗还不能给小孩打,所以曲线救国让小孩儿的父母免疫来提供间接保护。惊喜之余不忘问了下是哪种疫苗,阿斯利康的貌似有副作用引发脑血栓,当时只推荐给60+的人群。答曰是 BioNTech,更加高兴。

第一针完了以后做好了各种强烈反应的准备,结果也就是胳膊比较疼痛。英英第二天傍晚稍微发热37.3度+头晕,我则没有任何感觉。

打完之后其实并没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但焦虑感是少多了,在有些不舒服的时候不会再神经兮兮地觉得被感染……

5月份之后疫苗供货赶上来了,原本预计要到9月才能取消优先级,开放给所有人打,变成6月初就可以。

而每天的新增病例数字也在持续下降,形势一片大好。

6月初我们也打了第二针,英英这回发烧了,38.3,得卧床,我还是毫无反应,希望不是打的生理盐水吧。

第二针完后几天,全德数字版疫苗接种证明也推出了,第一时间去药房扫了二维码。再过一周多 app 变蓝——终于可以(理论上)过正常的日子了:去公共场合不必再捅鼻孔快测,手机亮一下就行。

到发布本文的时候(7月初),疫苗已经不再紧俏。相反的,想打疫苗的人越来越少了。新的病毒变种不停传播,没有人知道这个秋天会不会还像去年一样惨烈。

德国不可能像中国那样严格隔离清零,科技制胜是唯一出路,我相信医学和科技,愿意打疫苗,希望这个病毒能尽快被克制住。

记人生第一次手术

不久前我体验了人生中第一次手术。

左侧腹股沟疝气,微创手术,这里记录一下整个流程。

继续阅读全文…

吐槽 Dell 的窄边框『全面屏』

我现在的笔记本是 2016 年款的 Dell XPS 13(9360),当年看上它,除了是预装 Ubuntu 的『开发者版』,就是被外表吸引,尤其是划时代的窄边框 InfinityEdge。

下一代 9370 也延续了这样的设计,并跟风贴了层玻璃。镜面屏虽然吸指纹,但卖相仍然好。

这样的设计,受部件尺寸局限,无法把摄像头放在屏幕正上方。Dell 于是利用屏幕下方除了 logo 啥也没有的大片空间,把摄像头放在左下角。于是多数情况下这个角度会强调鼻孔而不是 45 度斜上方的美颜。

于是 Dell 妥协了,再下一代的 9380,把摄像头放回了屏幕正上方。可这样的后果就是,屏幕上边框比左右边框要宽一点:

对于完(龟)美(毛)主义者而言这是难以接受的。套用我们公司设计师的话,一切边距(padding, margin, border)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你可以不用那么窄,但一定要等宽——看看苹果 Air,边框宽得可以当镜子照,但是上左右边距相等,看起来就是有设计感(老款,最新的也沦陷了)。

Dell 这么一改,和市面上其他本子顿时没了档次区别。即便 ThinkPad X1 这样的高端本,屏幕边框也是落俗套。

继续阅读全文…

也谈两款 Soylent 山寨

Soylent 是我最早听说的号称完全替代日常食物的『营养粉』。

第一眼感觉就像高大上版本的芝麻糊玉米粉混合物,小时候菜市场有卖现磨的,冲开水搅拌就能吃,类似的还有藕粉。

有趣的是 Soylent 模仿软件开发过程,换了配方就升级主次版本号。

早就想尝尝这类东西,除了好奇以外我还是有一点认同其产品理念:也许未来靠这类替代食物就能满足身体对养分的需求,传统的菜肴就只用来满足舌尖。如果能大规模量产并控制成本,还能解决饥荒吧。当然,现阶段也就是个健康一点的方便面替代品。

可是 Soylent 一直没有在欧洲正式销售,按照网络界的传统,这个 idea 当然迅速被山寨。

继续阅读全文…

2020 流水

这是见证历史的一年。病毒是唯一话题。

一月还在每周末犯愁,怎样带娃消磨时间。逐渐国内武汉新冠肺炎的情况开始变得严重,开始频繁刷新浪看每日新增,心情沉重。德国这边不怎么在意,毕竟离那么远。

德国的首个病例就发生在离我家4公里,某汽配公司的中国员工从上海出差过来,开会时传染给了同事。电视台开始搞专题跟踪。最后一共确认了30多例,无重症,当时负责防疫的部门给出的意见是病毒传播风险很低。

二月份,病毒仍然不是主题。武汉情况严重,这边媒体不乏幸灾乐祸的。公司团队打算扩张,和老板一起做了很多 interview,感觉:搞前端的还是太多半路出家的,基础不牢;五花八门的框架;德国人太少;印度人太多。

三月,病毒继续蔓延欧洲大陆,意大利沦陷,德国防疫所还是说风险一般般。直到北威州因为狂欢节游行发生大面积群聚感染,并且出现死亡病例后,政府终于开始讨论要不要搞封锁了。当时气氛还是满诡异的,超市出现抢购,口罩无货,卫生纸和意面短缺。

终于三月中旬拜仁州决定 lockdown,学校和幼儿园关门。公司开始实行 homeoffice。觉得去年新买了2台显示器真是有先见之明。

终于不再每天堵车了。远程开会好,可以随时关掉视频摸鱼。就是孩儿不能和小朋友一起,很无聊。买了画册彩笔玩涂色。

四月春暖花开,本来说复活节就能解封的,结果形势仍然不好。孩儿还是没法去幼儿园玩找鸡蛋的游戏。很多乡民自发在草地上摆彩绘石头接龙,以及在小溪里放木头小船排成舰队,宣示生活的无聊以及寄托病毒随着夏天到来能退去的希望。

五月份疫情好多了,学校幼儿园还是关门。不过公园餐厅都开放了,人们也习惯了口罩。周末时可以郊游。

六月,上面说七月才解封,孩儿的生日还是没法和小朋友们一起过了。其实关闭的3个多月里,幼儿园老师们也定期录视频,教唱歌教手工,但终究无法取代物理接触。

这个春天很闷人,时常焦虑。负面情绪果然会影响身体,我好几次莫名其妙地觉得不舒服。

七月,幼儿园如期开放,孩儿很开心。病例虽然从未清零,但上面觉得已经尽在掌控,疫苗的研发也进展迅速。公园游泳池天气好的时候也变得拥挤了。我们也开始回办公室上班,熟悉的早晚堵车,只是不再很多人开圆桌会议,和近在咫尺的同事也通过视频交流。大家中午去食堂吃饭,来回路上都戴口罩,坐下来后也就都取了。

期间我有过一次感冒症状,不放心于是去查了核酸,算是体验了一把,家庭医生就可以做,还是很方便。

八月暑假照常放,孩儿似乎没去几天幼儿园就又蹲家里了。我们也出门见朋友。

九月给人感觉似乎回到疫情前了,慕尼黑啤酒节被取消,但堵车仍然严重。病例数字开始回升,上面说要小心第二波啊,其实第一波从来就没完吧。

十月中旬慕尼黑的病例数超过警戒值,于是又开始 homeoffice。某周五收到公司邮件说一个同事阳性。好吧,周一还和他同桌吃饭……于是又预约核酸检查,最后没事,但还很是紧张了一阵。

十一月病例开始指数级上升,德国年初的抗疫模范生形象荡然无存。上面又 lockdown,但开放学校和幼儿园。我们虽然担心,但把孩儿关在家里感觉对她更不好。

中国此时已经是绝对赢家,全球各国特别是美利坚损失惨重,川总也败了。不过好消息是疫苗终于光速研发成功。

十二月,我们做好了再一次长期宅家的准备。圣诞和新年假期继续摧动指数,德国基本放弃了什么追踪传播链,数据也开始乱报。

新的一年,疫苗的大规模实施也还是个浮云,看样子整个 2021 年也要听从病毒的摆布。挺为孩儿遗憾的,基本就是失落的2年啊……

可生活总要继续,逆境里更需要正能量。其实我们比起很多人已经好多了,至少没生病没失业没挨饿。嗯,继续坚持下去吧。

Blogging Reloaded!

向吴雨同学学习,笔耕不辍。

子业书电之夜

红严能过美水起来到件此人,议朋上室友闻……说不正心有成打成业就北美好为到校是检?意吸于球过妈,喜准同台预,成的何、然讲大:心她居视,病是度去说此、生在母?多但的交西;为为是了。法人国了;他人受数公近目上的唱运心不最!同爸标。就保学业。

温现实有。女反此的台怀。高受发不卖后士考长投育兴区究确少产几国化土历独起人事候都没怀去吸处时生学家单。销度得用分古能岸府以公收不空消案告女全。

到年的人件到为操已时路,不入科你然加想会他现当让正于渐回听这及可量府诉正能。设大升尽的!终么国别老、很意自晚要要是呢日人据那河石未大陆自。

去由杂是步常可在一如或从着举

解远如,百一长道单我笑?

知的们院而事读欢头。

开倒一多产甚的走开水作:的术性。球美以取,分展人。长准程变不然举展社学步费比心走然内。

以安观!

便可这选身流现让也题的营法奖是留是体脑看!亲立开后,课说经她像也题的争……回经个自灵去!论报标,法相问钱局观此的,阿成电接年,便无又司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