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蔚睹

喜×宁×善×悟×恩

Avatar

重拾烟火

这一趟旅行是从21年10月16日开始的,没想到兜兜转转竟到了22年1月9日还没回到家,虽说有出门在外的无奈,但也因为这段旅程重拾了人间烟火。

小时候,跟着小八去她家干活,大姐挑水,二姐洗菜,我在旁边看着很羡慕,觉得他们很厉害能变出一顿美味的饭菜给弟弟妹妹,还捎带上了我。此刻,那间木屋,昏黄的灯火,灶台的火光仍在记忆里闪着微光。说到住在洋火冲的时光,想起了爸爸给我做的酸辣牛肉,自己包的酸菜包子,记不清当时的沙发是木头的还是软的,只记得拿着一个盆,不断重复地把面团砸下去。记得那日火苗一下蹿起来烧着了妈妈挂在灶台上的一把干菜,外婆从隔壁跑来帮我灭火,一把用锅盖盖住了火苗,这才没酿成火灾。儿时记忆里的烟火、美食,还有外婆在后厨房里做的酸茄子和醪糟饼,一下子从记忆里跑了出来,流淌在心里,刺激着我的味觉。

好久没去看外婆,知道她已经不认得我们了,衰老让她丢失了大半生的记忆,回到了我不曾出生的时光里,不知道她还记得谁,是否还记得她自己。有些伤感,人走着走着,会走丢,记忆会淡忘,如果没有回忆陪伴,走向死亡的路会不会太荒缪。

此后的人生,初中、高中时每逢生日与好友成群包饺子,大学时与盖盖两人时常掏空荷包去馆子里撮一顿,还有一群人在宿舍打开各家带来的当地美食一同分享,想起了到北京跟三五好友第一次去麦当劳吃汉堡的日子,回想起坐个公交专门去五道口吃麦辣鸡腿汉堡,还有苗苗和麦克叔叔常常来北信找我改善伙食。离开北京的时候,苗苗还来送我,为了送我这一趟他得摇摇晃晃坐好久的车。今时今日,苗苗已经为人父,为人夫,常在微信群里晒他的厨艺和小确幸,时间终究是证明了我的眼光,因为从来我都相信:我们的苗苗有着有趣的灵魂和善良的心。

刚到深圳的时候,住在百草园,也曾有过自己下厨的热情,但缺了三五好友相伴,自己动手的越来越少。在欧洲的那几年,同住过的朋友同事各个厨艺了得,我大多是打打下手、洗洗盘叠就能大快朵颐一顿,如今想起来,后悔没跟郑阳和英齐两口子学几个拿手的东北菜。

清爽的文字透着满满的人间烟火味,爱家人,爱朋友,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