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Avatar

水那边的

疫情前4月公干去了台北,短短2天半除了酒店和公司没有多余的时间四处看看,然而眼睛密集地在机场、酒店、街边看到了很多圆润的传统汉字,文字跟台北人待客的感觉类似。

机场出口和候机大厅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3114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3340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酒店会议厅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3313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有天工作结束后Marie约我一起去外面走走,换好运动鞋我们围着酒店急走了几公里。街面上没有绚丽的灯具招牌,更多的是汉字灯箱。应接不暇地走得。尽管有些照片拍很匆忙而且很模糊,回头看却是最喜欢的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3308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3331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3120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东京和北海道也有一些文字,不像台北随处都可以看到,不在中国传统的二王体系之下,但是辨识度高

六花亭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2811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饭店招牌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2801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2745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这户人家 三崎 喜欢那个信箱 尽管在数据时代它会逐渐失去功能

[img]WeChat Image_20191116072709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陆陆续续地试了一些纸 笔触感最喜欢的还是刚开始写字时试的一张餐厅纸

[img]IMG_4274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五阶临创进阶

2021.1.31-2021.5.28写字进入五阶临创,没有写太多的新帖,是相对自由的阶段

2月
分析45份名家小样,选了一些做A4小样稿,每幅作品看似偶得,其实布局精微
1 by Zhu Kathy, on Flickr

3月
名家作品临写,打草稿,选纸,写到背临时定稿
google by Zhu Kathy, on Flickr

4/5月
写自己的内容 (构思定稿、练习、选纸练习、定稿)
3 by Zhu Kathy, on Flickr


日课兰亭序的练习
4 by Zhu Kathy, on Flickr

今年完成写字入门三年的Circle

夏日六课

白露过去,就秋凉了,小记一下。

7月上了颜大人的专题课,自己时间上刚好有点空余,就报了夏令营。一个月6堂课内容涉及颜大人的生平、练习颜大人的7种字帖,对他的取法、风格的变化和古意有了手写的体会。基于二阶和五阶的练习,颜大人的形象更丰富了。

2018年4月-6月第一次接触颜大人写的是他70岁的《颜勤礼碑》和72岁的《告身贴》,当时刚从篆隶转入楷书入门,现在回头看,1.5个月的练习时间更像从篆籀风格作为篆隶到楷书的过渡,快步走过楷书刚开始的阶段,形成颜大人的大致手写印象。当时人在国外学习,大部分时间不是在路上就是在酒店,行李空间有限,很多作业都留在住的地方。再写颜大人已过去2年,学完楷书、小楷、行草和五阶的篆隶,从5月开始到8月底练习颜大人63岁时的《麻姑仙坛记》和44岁时的《多宝塔》,从拙写到秀,说到偏好,对比练习过的字帖,还是喜欢颜大人晚期的拙。

夏日六课练习颜大人40岁到70岁之间的《王琳墓志》、《李玄靖碑》、《元次山碑》、《竹山堂连句》、《八关斋会报德记》、《放生池碑》和《千禄字碑》,从秀到拙,跟着走了一遍颜大人生平、风格的演变、他的承上启下和特有的古意,最喜《八关斋会报德记》和《竹山堂连句》,颜大人也不再是《告身帖》那样标签化的脸谱,好似一支梅花。

[img]1_1635914500115_14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img]3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img]4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五阶行草进阶

[img]行书_1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2020.10.28-2021.1.31完成了五阶行草进阶,临写24帖,算上之前练习过的60帖,累计84帖。回头看2019年3-9月的行草入门,临写的13帖围绕着王羲之《兰亭序》为中心的千江有月千江月的练习,从智永入手后《兰亭序》再到怀仁圣教序,之后杨凝式、宋四家和赵孟頫,对《兰亭序》也有了不同的体会。去年夏天借着颜真卿《祭侄文稿》看《兰亭序》觉得情感上缺了什么,现在回头看王羲之退休至会稽山阴到了人书俱老时, 且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去创造这一幅传世作品,在内容上看似是文人贵族聚会但后面却有王羲之人生哲理上的思考,也反应了当时晋人审美上重自然主义以及基于老庄哲学的宇宙观。王大人完成了中国书法从古体到今体的过渡,也指向“雅正”的方向,是规矩完备的书法。如此总总,就不难理解《兰亭序》的特殊地位了。晋人风度下的书法规矩是完备的,唐朝自由开放氛围下发展出来的楷书法度严苛,且将书法納入考核范围。《兰亭序》看似闲情逸致应景而作,王大人应该有不少腹稿构思。

行草进阶里喜欢颜大人的《争座位帖》,更喜欢何绍基的舒缓感,依旧偏爱孙过庭大人的《书谱》。后来的大人们还是喜欢杨凝式的《韭花帖》,细看蔡襄的字也是耐看。


[img]行书_2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img]IMG_3762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五阶楷书进阶

[img]1 by Zhu Kathy, on Flickr[/img]

2020.4.15-2020.10.28 完成五阶楷书进阶学习,临写8帖。2018年5-11月二阶楷书入门,在碑帖互换中练习法度中的变化,从颜体和欧体的肥劲力、骨力进入褚遂良的变化最后以《三门记》的稳定收尾。二阶是对楷书整体有个平面的认知,五阶更像是在眼力、取法和楷书技术高峰上的练习。《张猛龙碑》和《麻姑仙坛记》气质高古,《多宝塔》和《汲黯传》是正楷和小楷的高峰,期间8月还穿梭了颜大人的专题夏日课,对楷书的认知在横向和竖向上都有了坐标。在练习过的60帖当中,楷书占了32帖,超过一半,也会是以后练习的重点。

五阶楷书进阶结束,学书法快满了950+天,仍然没有以写好字为目标,写着写着有了一块书法地图,大概就是老师说的蒙养和钥匙,看展时更能明白策展的意图,于是写字不单单是写字而开始变得好玩起来。写字是无边际的运动,非岁月不可。一到四阶先放下写好字的目标,把书写看成是专注力练习,日复一日,不去想手上功夫是否长进,手上也就能写出意想不到的字,渐渐也就能与以前距离很远的各位书家大人走得近一些。

刚开始只是觉得写字更多是面对自己的练习,有幼功的需要克服手上既有的棘手弱点,一张白纸的如履薄冰地开始积累一段时间后也会面对类似问题,各人都需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安排学习,互相参照帮助有限。开学之初大致在心里立了三个写字 Scenario

- 日常专注力练习时间
- 专注力练习 + 长在手上的书法地图(钥匙)
- 专注力练习+长在手上的书法地图(钥匙)+好字

曾在课上听到俞剑华在《书法指南》提到写字日常安排:“每日时间,不必太多,最多两小时,最少半小时,只要日日如此,年年如此,毫不间断,其进步自有出人意料之外者。“时日过去,出人意外之处常有,但对什么是好字越来越敬畏。一是对于有些书家,经典几乎是肉搏的对象,井上有一在临终前仍然在奋力临写颜真卿,说以血肉养帖不为过;二是好字的内涵不仅于字本身。刚开始练习时,不如放下写好的目标,先练坐定开写,写着写着就有了收获。
习过的帖中,偏爱《张猛龙碑》和《玄秘塔》,故宫600年大展中也偏爱苏轼的《醉翁亭记》。


五阶篆隶

2019.11.20-2020.3.25完成五阶篆隶学习,临写10贴。对比2018年2月刚开始学书法以篆隶为起点,一阶8周的练习主要围绕《峄山刻石》和《张迁碑》写出稳定的中锋一笔,两年后的五阶练习更多侧重线条变化,对篆书的印象不再拘泥于稳定一笔。

四阶学完篆隶草行书35帖之后觉得应该是书法入门了,经过五阶篆隶觉得还在入门阶段。一到四阶算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大致描绘出了书法地图的边缘,五阶是手上已经有了一些自由,有意识地初步深入。从大书家和历代经典贴来看,开门学的“人书俱老”,三十年不为过。现在也颇为庆幸两年前就开始了学习,若放到现在开始未必有那么灵活。

习过的10帖中,偏爱《谦卦铭》、《王莽嘉量铭》、《礼器碑》和《曹全碑》,喜欢《王莽嘉量铭》的金文质感和《曹全碑》的秀美典雅,篆书偏向于大段时间练习更容易入贴些。

1 by Zhu Kathy, on Flickr


2 by Zhu Kathy, on Flickr

3 by Zhu Kathy, on Flickr

行草六月

2019.3.20-2019.9.25 历经四阶的行草学习,依旧是每天1-2小时的专注时间。四阶行草是近两年学习时间里浓度最高的阶段,不仅涉及众多书帖的临写,而且涉及到书法经典书籍的阅读,老师试图给我们架起知其然还须知其所以然的框架。

通临13帖,还有一些额外添的练习帖。13帖当中,当属杨凝式的《韭花帖》最喜欢,虽然很喜欢临写《兰亭序》但还是觉得多妍丽少了些清丽,其次喜欢蔡襄的《澄心堂纸》和孙过庭的《书谱》。

回看3月份前三阶学习的总结文章,当时觉得前三阶学习获得了一些手上相对自由,四阶应是《箭术与禅心》中的考试过程。练完《书谱》后,觉得四阶仍然在射箭阶段,需要解决的还是眼手心合和不合的问题。《书谱》中能读到的最多的意思也是“入帖”两字,眼睛精度进步的速度需要比手快。需要更多的静定帮助眼睛读出更多细节,眼睛入了帖,手才能跟上,才能谈后来的合与不合。


说起这六个月的收获是:13种字帖,大致建立了书法的框架,书法的框架以及经典读物大概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再反复咀嚼的。愿后来的五阶日日有好日。

1 by Zhu Kathy, on Flickr

2 by Zhu Kathy, on Flickr

3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加不加点砂糖

上次逗留在巴黎还是1年3个月之前,但记忆的温度却留在了初次站在凡尔赛公寓楼下那个清冷的初秋早晨。尽管巴黎交通十分不便,比起巴黎的魅力总是微不足道。很多次友人常跟我抱怨巴黎如何脏乱差,我好像带了记忆筛选器一样一笑而过。事实上,比起法国其他很多城市小镇,巴黎的确谈不上整齐干净,甚至一年中连绵的雨季让人觉得阴沉沉的,顽皮的是在十月十一月某个阳光灿烂的一周,你又不得不把收好的夏天无袖短裙再次穿起来,任阳光在裸露的肌肤上补偿雨季里烦闷感。很难说全喜欢巴黎的理由,只能罗列些文字。

随处可见的花店,回家时买束花放在书桌上,熄灯前看上两眼能一夜好眠。
不用特意寻找的餐食,饿了只需附近找家看起来不错的餐厅坐下来即可,大概率不会让人失望。
往返于如意小镇和凡尔赛的火车,尽管工会一罢工或者错过一趟火车一天的计划就会被严重打扰,在Paul买早餐时总能碰到同学,于是上学路上变得有趣。
丰富多面的城市,海明威说巴黎是场流动的盛宴,刚刚抵达巴黎时同学驾车载着我们放着Walk off the earth的 Champs Elysees开过凯旋门时,玫瑰色的灯光几乎都要让我误会巴黎是座飘在半空的海市蜃楼。然而时间一久却又觉得海明威这句话着实写实,满街的咖啡屋,不尽相同,可以在太阳下一场场流动在城市里直到午夜。

“一叶薄荷
应该再要一颗方形软巧克力
和一杯咖啡
然后再准备些青草味的鲜奶
再问问要不要加点砂糖”

这大概是餐宴上的流动巴黎

那些市场

凡尔赛家附近的市场,喜欢这家肉店,每天店主都会放上鲜花,买肉也整整齐齐地用牛皮纸装好
凡尔赛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巴黎市中心不起眼的小市场
WeChat Image_20190511063212 by Zhu Kathy, on Flickr
[url=https://flic.kr/p/2gb1uEz]
[/url]WeChat Image_20190511063218 by Zhu Kathy, on Flickr

早上5点,巴黎市中心准备开门的鱼店
WeChat Image_20190511063324 by Zhu Kathy, on Flickr

佛罗伦萨 中央市场
佛罗伦萨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圣米盖尔市场,可以遇到各种好吃的小吃和饮料。Sangría +绿橄榄 5颗星
马德里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巴塞罗那果蔬超市,新鲜度和价格都让人印象深刻
WeChat Image_20190511063300 by Zhu Kathy, on Flickr

雅典路边的小吃摊,一个0.5欧,作为一个面圈爱好者,心满意足地买了3个
WeChat Image_20190511063233 by Zhu Kathy, on Flickr

耶路撒冷 马哈耐.耶胡达市场
WeChat Image_20190511063248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北海道 一条市场
北海道 by Zhu Kathy, on Flickr

那些花

前一阵子关于花的话题,想起来2018年一直都挺奔波,其实在家供花的时间很少,人在路上却也是没有忘记看花,积累了不少照片,算是对2018年路上一些小细节的留念。

最近开的花
2018 Flower_6 by Zhu Kathy, on Flickr

路过的花店
2018 Flower_5 by Zhu Kathy, on Flickr

花和墙
2018 Flower_3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小花小草也是可以很可爱的
2018 Flower_4 by Zhu Kathy, on Flickr

花丛的花
2018 Flower_2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在花丛里坐会
WeChat Image_20190415214816 by Zhu Kathy, on Flickr

寝室楼下
WeChat Image_20190415214604 by Zhu Kathy, on Flickr

今春楼下
WeChat Image_20190415214930 by Zhu Kathy, on Flickr

WeChat Image_20190415214936 by Zhu Kathy, on Flickr


read_more

更多网志请见归档分类